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简单观


rags to riches 是固定短语“白手起家”的意思,这个有点“思维的寓意”在里面,何以见得?因为,rags = 破布、抹布,rags to riches = 穿得像抹布一样的人、富了! = 白手起家。

假如按这个标准,我就是一个十足的穷人,为啥?当初,给人打工,有着装的要求,穿过几套西服,打过几条领带。后来,自己创业了,没人管了,风格就全变了。开始,还穿全棉的。后来,全变成莫代尔棉。这些棉的面料穿着舒服,但变形得厉害,稍穿久了,有时就像抹布一样。记得,有一次与我妻子去外资银行办事,当快走进银行大门时,她停下来了,犹豫迟疑地说:“你看你穿得像‘铺衬’一样,让我没面子!” (‘铺衬’,在西安方言就是‘破布、抹布’的意思,也就是英语的‘rags’。陕西人自制布鞋底用的!)

还有更让她苦恼的是,我上衣只喜欢棉的、黑的,裤子只喜欢蓝牛仔布的,网购衣服时一次就是5-6件一模一样的,这就给人一种现象,好像数星期、数年、都是仅穿一件衣服而没有洗过的感觉。用我妻子说的话就更刻薄:“几年都没洗过澡,几年也没换过衣服!” 开始,当她想改变我时,总拿这句话挖苦我,我沉默不言。我后来听得不耐烦了,就反劝她:“没人会注意我的,只有你才注意我!想一想,同住一栋楼的、甚至同层楼的,他们都不认识我,走在大街上的行人谁会认识我?”

在写英语邮件时,能用give up,就绝不会用abandon或forsake;能用suck,就绝不会用absorb或digest;只选最少字母的单词。

在写汉字随笔时,能用“安静”,就绝不会用“静谧”或“寂籁”;能用“细听”,就绝不会用“聆听”或“倾听”;能用“后人”,就绝不会用“后裔”;只选最常用的、最常见的字。

在英语翻译方面,也保持简单而不拘形式。如,有名的交易法则KISS: Keep It Simple Stupid! 我就翻译成:保持简单到貌似愚蠢! 这是我的独创,按语法Simple Stupid中间加个To,才能翻译成我翻译的那样。但是,交易法则能让自己记住这才是最重要的,就不要纠结那些没用的语法了。

我极少照相的,经营工厂时,从早到晚拍工厂生产过程给客户报告,这样就能让万里之外的客户放心。可能从小就自卑、害羞的原因吧。甚至,我的妻子、儿女为我照相,我都会躲闪。准备做金融广告了,想找放在网站的、最上横条上的一张生活照都找不到,勉强找到一张较清楚的,就是目前横条广告上挂的这张,还是我妻子或女儿偷偷抓拍的。

其实,入国际金融这行当后,心一直比较虚,原因很简单:金融交易是欧美白人开拓、创造的,他们一直占据这地盘,有天然的优势,像金融新闻就是用英语传播的,我即使懂英语也有缺陷的。首先,英语不是母语,就做不到一目十行。其次,没有看直播的途径、条件,像彭博 (Bloomberg) 之类的,中国一直是封锁的。再加上欧美的资金管理人,资金非常雄厚,想一想,单单“桥水”的资金规模就超过1500亿美元,相对于我自己的本金、简直少得可怜、甚至少得可笑。就像我的工厂规模,与东莞上万人的工厂相比,当初,我用了一句话,“如航空母舰和小木筏一样不能比!”来形容,那么,做金融的目前情况,用这句话还是很合适的。

后来,又从另一个角度想,“桥水”的创始人,在他的两居室里创的业,他当初创业,他的同行都当笑话看、当笑料传播。现在,我的交易室这么大,相比他初创的情况,我还不算差。再加上,我懂网站制作、网站推广,再加上开工厂用网站营销,也是掘到第一桶金了,这是摆在面前的成功先例,为啥不做金融推广呢?

当初,做广告用我的那个简单的、不清楚的图像,我妻子有点心虚并质疑,为啥?好像我的长相有点像印度、巴基斯坦人,从图像上看,不但是黄种人,而且还较黑,我认为:简单就好。我就是黄种人,怎么了?难到金融就是白人的天下吗?“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顺便提一下,现实生活中我没有那么黑,那张照片是当初在广州周围找了几个月厂房,晒黑成那样了。想换掉那张图像,但就是找不到一张比这张像素更清楚的。想弄张近照吧,觉得面相有点老,在国际金融交易赛场上,出现一位这么老的新运动员,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