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金钱的阴影

要么死,要么交赎金五十万保命,要么宫刑,三者选其中。
家贫,无财赂法吏以自赎。
----《报任安书》
---- 因为没有钱,司马迁选择了宫刑,是比死更可怕的侮辱性的刑罚。

召平谓相国曰:“祸自此始矣。上暴露於外而君守於中,非被矢石之事而益君封置卫者,以今者淮阴侯新反於中,疑君心矣。夫置卫卫君,非以宠君也。愿君让封勿受,悉以家私财佐军,则上心说。”相国从其计,高帝乃大喜。
----《史记·萧相国世家》
---- 韩信被杀,萧何就把自己的全部家产给刘邦,以保全了自己的性命。面对进献钱财,刘邦大喜,一幅见钱眼开的样子。
---- 本人认为:司马迁对刘邦的描写非常不准确,一个皇帝见到自己的爱臣献财保命,竟然如此猴急猴急的样子,那像帝王的风度?

朱公居陶,生少子。少子及壮,而朱公中男杀人,囚于楚。朱公曰:“杀人而死,职也。然吾闻千金之子不死于市。”告其少子往视之。乃装黄金千溢,置褐器中,载以一牛车。

庄生羞为儿子所卖,乃入见楚王曰:“臣前言某星事王,言欲以脩徳报之。今臣出道路皆言陶之富人朱公之子杀人囚楚。其家多持金钱赂王左右,故王非能恤楚国而赦,乃以朱公子故也。”楚王大怒曰:“寡人虽不徳耳,奈何以朱公之子故而施恵乎。”令论杀朱公子,眀日遂下赦令。

朱公长男竟持其弟丧归。至,其母及邑人尽哀之,唯朱公独笑曰:“吾固知必杀其弟也。彼非不爱其弟,顾有所不能忍者也。是少与我俱,见苦为生难,故重弃财;至如少弟者,生而见我富,乘坚驱良,逐狡兔。岂知财所从来,故轻去之,非所惜吝。前日吾所为欲遣少子,固为其能弃财故也,而长者不能,故卒以杀其弟,事之理也。无足悲者,吾日夜固以望其丧之来也。”

----《史记·越世家》范蠡家事:长子吝金,次子被害!
---- 本人认为:司马迁对范蠡的描写违背伦理,谁会看到爱子尸体而“独笑”?谁会对爱子是“日夜固以望其丧之来”?
---- 本人认为:司马迁对庄生的描写也非常诡异”,“固穷”君子行为啊,“损人不利已”小人行为啊,庄生是君子?还是小人?

为什么这样?


为什么司马迁如此夸大了钱的神奇作用?

回到2000年前,站在司马迁留下阴影和烙印的内心世界里,就可以理解了!

他太爱钱了,他太需要钱了,司马迁选择了宫刑,就是因为交不起五十万自赎钱啊!假如司马迁有钱,想想交了罚金五十万,就自由了,就一了百了,就没有任何麻烦事了,那有多好多幸福啊。

因此,他自然而然地对钱的作用,描写也有点“夸大”了!皇帝刘邦见钱大喜,千金之子死于市,名士被钱捉弄后当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