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挥霍花钱最简易


花钱谁不会?答案:傻瓜不会!

常常听别人说:“铁公鸡!小气鬼!吝啬鬼!某某很孤寒(广东方言)!谁谁很啬皮(陕西方言)”

其实,我听到这些话,感觉很是羞愧,感觉自己就是那个人,为啥?

开工厂时还好,但相对我并没有任何挥霍,相反,非常节省。因为,每到月底,工人工资、工厂房租、供应商货款。。。。等等这些在那等着你。自己空手打天下,只有靠自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经营工厂那么多年,我只有在第一次工厂被迫拆伙时借钱了,当时,合作伙伴逼我拆伙,名为拆伙,实为独吞工厂,那段时间是我来广东后,第一次遇到的大难事,还好运气不错,工厂最后被我得到了。也许那次被逼借钱伤到我了,再后来,我小心经营工厂,再没有借过任何钱。这就是我所说的:“青年曾被钱困过”。当然,“童年被钱伤过”,那是一种常态,那是每天都如影形随的事情,这是影响我一生的痛。

再后来投资国际金融,跑到国际市场一看,我的天哪!我自己根本就是一个穷人,为啥 ?

因为,那些基金经理动不动就管上百亿美元,更有厉害的资金经理如“桥水”那位经理就管理着1700多亿美元。突然之间,感觉自己那些本金简直少得可怜,甚至少得可笑。更可怕的是,自己赚了数百万美元,由于看到人家那么多钱,自己也想赌一把,高位逆势加仓,2013年3月10日左右,一个星期就亏损超过200多万美元,把赚到的全亏损出去了不说,并且还亏到了自己的本钱,不得已止损出场了。

再后来,2014年12月19日,不同的资金池,都同时建仓,但都看错方向了,直到行文的今天(2017年10月16日),我还是处于被套之中,仅三年多的隔夜利息累积起来超过10多万美元,这不算仓位的净亏损。并且我下的仓位还并不是重仓,而是1:1的逆势仓,主要是负利差的三年多的时间堆积,出现如此不利的局面。当然,这三年中我反复学习,在外汇的监狱里没日没夜地学习,总结经验也还是有心得上的大收获的,但在金钱方面更加吝啬了,5年没有进帐、吃老本,还背负着巨大的不断堆积的隔夜息差,还有巨大的亏损。我其实都不敢登录那些交易平台。为啥 ?因为,打开那些交易平台,看到巨大的负数,心情就极为低落、负面,甚至,吃不好、睡不好,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无法为外人感知的体验,这一生都会是我个人独有的伤痛体验,任何人都无法感知的,包括我的妻子、儿女。

换句话说:我现在比开工厂时还小气了。原因就是上面所说的:童年日常生活中被钱伤过,青年开工厂过程中曾被钱困过,中年做国际金融曾巨大亏损过。并且目前所从事的事业如超级赌徒一样,是干的玩命的活,是必须拿钱赚钱的行当,钱就看得更重了。

为何写下此随笔?

因为,2017年10月15日晚上做梦,梦见自己在破败不堪的海边,竟然捡到100元破破的纸币,竟然有点意外的高兴。还梦到自己身体状况极差,身体表面出现几个小乳头一样的黑瘤,并且还渗着血,把我吓醒了,看看表是凌晨3点多,惶惶然无法入睡,直到躺了好久又才睡着。这几天一直被这个梦困扰着,也许巨大的亏损,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我不舒服,甚至已影响到我的健康,是梦在警告我不要太过忧虑了。

那么,最后我想说的是:花钱谁不会?答案:傻瓜不会!我也不会!准确地说:我不是不会,我是不敢!

因为,我是一个人孤身创广东,空手打天下,我被贫穷折磨得一身是病,这个病不单是指身体,还指心灵。我在有生之年,我一定要为子孙打下坚实的基础,为我的儿女及后代多做些事。“儿孙自有儿孙福”,这句话说来容易,想来却很沉重,为啥 ?我自己懂英语,开工厂与外国人打了近20年的交道,我也懂网站制作和推广,我也在金融行业艰苦地耕作了10年了,我有这么多常人没有的技能,我自己还是今天这种小小的成就,那么为什么要把赚钱的责任,推给还什么都不懂的儿女呢?至少我已成功了小部分,再努力再锦上添花,就会像顺风走船那么容易,我自己都这么辛苦玩命,难到还要下一代去再辛苦玩命吗?我现在的成功唾手可得,他们的成功都是未知数,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想一想,贪官们为什么贪,也是这个道理:他们目前弄钱唾手可得,靠“儿孙自有儿孙福”这句话,一切都是未知数。

真情告白:

如何有来生,愿生富人家,无忧无虑地轻轻松松过一生,

像一个傻瓜一样地活着,享尽人间美食、美味、美景、美色,极尽天年之寿,

不再像一个求财奴那样活得苦巴巴地,辛苦得如苦行僧一生奔波,惶惶不可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