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晚熟的男人


在东莞开工厂那段日子,没有学习金融外汇之类前,主要反复看《中国人史纲》和《史记》中的名篇。

看《中国人史纲》的优势,就是作者总用三维空间描述当时情况、并替历史人物思维、评判一下当时的形势。

看《史记》名篇的优势,主要是文采极好,但人性表现上很多都矛盾,让我很困惑。为啥?

拿“千金之子,不死于市”这件事来说,历史真相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为啥?

范蠡,一开始就知道结果,就根本不应派大儿子去救。出现大儿子拉回二儿子尸体这件事,假如是真的,那么范蠡这人,根本就算不上是“曾经的英明宰相”,英明宰相咋能干出这件笨事来?还有,“唯朱公独笑曰”和“吾日夜固以望其丧之来也”这两个细节,这那是一个父亲的作为?也许司马迁很少与自己的小孩相处,对父爱理解不够深!为啥?这种情况下,正常人谁笑得出来?还有,名士“庄生”那里是名士?名士已看透并放下了,但他还在与范蠡的大儿子斗气,算什么名士?

对刘邦的很多描写绝不像一个帝王,反而,像一个没过见世面的笨蛋。韩信被杀,萧何就把自己的全部家产给刘邦,以保全自己的性命。面对进献钱财,刘邦大喜,一幅见钱眼开的样子。“高帝乃大喜”,一个皇帝见到自己的爱臣献财保命,竟然如此猴急猴急的样子,那像帝王的风度?就是我们日常生活见到的普通人,当别人还钱,还会客套地说:“急啥啊!先用着!你太见外了!” 况且一代帝王,要笼络那么多人,那是啥心机啊!一定不能表现出猴急猴急的样子,你假如对付萧何都一幅猴急猴急的样子,谁还会再跟你干?

其实,司马迁的所有名篇,只有《报任安书》是符合人性的,所有其它的都是司马迁替别人思考。换句话说:其实那些古人根本不是司马迁先生那样思考的,只是,司马迁以为别人是那样思考的,然后用语言表达出来了,仅此而已。

我那时突然想到,司马迁也许是一个晚熟的男人,思考能力可能严重滞后,所以,才造成了杀身之祸。我们再来模拟一下、当时汉武帝发火的场面,其实,汉武帝很火大,见谁骂谁,人家官场上的人都有眼色,人常说:“见官莫向前,做客莫在后”。其它官员可能都深深懂得这个人性道理,故意躲刘彻远远的,怕被雷上。司马迁可能没眼色,还在汉武帝面前晃,刘彻可能撞到司马迁了,就问:“你对那个谁谁投降的事咋看?” 司马迁为了标新立异、或根本就无心地讲了那些话。没想到,汉武帝大怒。想一想,汉武帝那个暴君,难到不明白司马迁拿不出五十万自赎钱吗?汉武帝这个双性恋、变态狂就是想看司马迁的笑话。想一想,任安写信给司马迁的主要内容就是说:“让司马迁给汉武帝推荐贤能!” 这绝对是个大坑,还好,司马迁那时变成熟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后来,我突然大醒,我自己就是一个晚熟的男人,我可能比正常人在智商上晚熟20年。当别人智商是20岁时,我可能是儿童的智商。当别人的智商40岁时,我可能是20岁的智商。后来,学习国际金融,为了提高交易能力,才把西方的哲学、中国的禅学过了一遍,智商才稍微提前了一些,但总体上还应算是弱智人士。

还好没做官,假如做了官,自己穷人家的孩子,钱总不够用,不贪钱不可能,智商低又贪钱,现在可能还在中国某座监狱呆着。不过,也许我太乐观了,我这种智商,不可能当上公务员的,那来的牢狱之灾?一个女人(妻子)都应付不了,还能做官?为啥?

据说,当官鼓掌都有学问,那里应鼓掌、那里不应鼓,都是有学问的。此处有掌声时,你没鼓不要紧,人多,你的错误被盖着。最糟糕的是,此处无掌声时,你鼓了,你就完了。仅仅这个,我就做不到。曾经,为了应付妻子,她一边讲话,我一边点头,同时,我在电脑上打字,其实,啥都没听。但是,突然,一本书就被从远外扔到脸上了,为啥?因为,那个地方应当摇头,或是不要再点头了,但我还是机械式地点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