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喜赏的金钱

李鸿章与沙皇秘密会见(1896年5月7日)后,报告北京说:“(沙皇)谓我国(俄国)地广人稀,断不侵占人尺寸地,中俄交情近加亲密,东省接路实为将来调兵捷速。中国有事亦便帮助,非仅利俄,华自办恐力不足。”
----李鸿章为给孩子们收点喜钱,却把东北利益给了俄国,喜钱是数百万卢布。

送礼之学问,不外乎三点:送什么,如何送,送给谁。

给领导送礼,都会避开公务场合。只要不直接涉及钱权交易,尺度便宽松得多。
除了礼品自身实用性,政府机关住宅小区的周边,都会有若干家礼品回收店,这也提醒了广大送礼者,送的礼品便于估价与二次流通。

过节送礼太正常,文火慢炖是送礼基本路线,一种情况是例外,那就是送“名”,比如透过高校送个特聘教授或客座教授的头衔。虽然弯儿绕得大了一些,却无风险之虞,且不失风雅。“学者型官员”正是当下最受欢迎的品种,而高校也乐于将有为官员吸收为校友,实在是安全体面、一举多赢的盛事。

更省事的做法是直接送购物卡。

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人送给你相当贵重的礼物,肯定是有目的的,他要么是把送出的礼物,当作一种投资,准备收回比礼物本身的价格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润;要么就是通过礼物笼络人心,把你划入他的势力范围,这相当于收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