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井蛙· 夏虫 · 曲士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 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 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井底的青蛙,不可能和它们谈论大海,是因为受到生活空间的限制;夏天的虫子,不可能跟它们谈论冰冻,是因为受到生活时间的限制;乡曲之土,不可能跟它们谈论大道,是因为受到教养的束缚。

以上引用的是《庄子集释》的原话和译文。

我相信做投资的人,初入行时,一定怀有七上八下的心情,担心自己可能不会熟悉并掌握这个行当的所有东西。但是,假如你用了10年的时间,阅读了尽可能找到的投资和交易的中外著作,你还是怀着谦卑的心情,那就大可不必,因为,付出就有回报,你值得拥有内心的自豪。英语常用短语,“You deserve it! 这是应得的!” 用在这里就很合适。

分享一则亲身经历,曾见到一外资投行的经理,见面时我提到的大部分投资交易的关键问题,他并不知道,他坦诚地给我说:“我就是投行的客户经理,假如,我有你那么多投资经验;假如,我有你那么多闲钱;假如,我有你那么多大块的时间去研究;我还用给这家投资银行打工吗?”

何止投资?

日常交往中,发现很多人的脑子装得最多的就是:“吃饭和女人!” 古人说:“食色性也!” 古人说得太对了!有些人一生满脑子装的就是“饭菜和女色”,到死都是这些东西,再没其它任何多余的了。

当然,有些人抱着“出名要趁早”的想法,年纪轻轻就出书,我常常爱逛书店,一看什么美女作家、帅哥作家的书,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想一想,年纪轻轻的美女和帅哥,究竟经历了多少事情?他们分享的东西有价值吗?想一想,像树一样,他们的年轮摆在那里,又能经历多少东西?

当然,阅读到此的君子,一定会说有的人、很年轻也很有见识,没错!我自己就知道有一例:王浑的同事,常常去王浑家,但并不是找王浑,而是找王戎交谈。并且还说了一句伤人的话:“与你交谈,还不如与你娃谈!”  

从这里看,王戎见识很多,我相信大部分东西都是从书中得来的,说明王戎的阅读量很大,从这推测,他是从书中得到了很多东西。假如,让王戎亲身经历,按年纪推算,他又能经历多少经验和见识呢?为啥?像树一样,他的年轮摆在那里。

看看今天的互联网世界,知识、经验、信息都是海量的,假如,你愿意学,假如,你喜欢学,海量的资料就会得到。想一想,30多年前的自己,由于家穷,想看一本书是多么难,现在,鼠标一点,书就会送到手上。海量的阅读量,怎会没见识?有时,见识是由于条件的限制而已,就像大山里的孩子,假如,一旦有海量的猎取知识的条件,智慧的开启如洪水开闸一样挡不住。因此,任何时候都不要停止阅读,这就保证了海量的经验和见识被你获得并利用,一定不会有白活的感觉,只会让你有已活了三生三世的感觉。

聪明反被聪明误

有兴趣的君子,不妨去复盘一下“识李王戎”和“让梨孔融”的人生路,聪明的俩“Rong”,用“水果”作道具来证明聪明的俩人,一个用小聪明把自己玩到变态(戎),一个用小聪明把自己玩到灭家(融),中国文化有毒啊!俩聪明的“Rong”是聪明吗?即使有,也是雕虫小技的“小聪明”表演秀,绝对不是“大智慧”的深藏,难到不是吗?

假如阅读到此的君子,认为我言过其实,那就看看历史吧:王戎有好李,卖之恐人得其种,恒钻其核。这句话翻译成白话就是:王戎家里有许多优良的李子,卖的时候怕别人把优良种子拿去了,所以在卖李子前,把所有李子核都钻坏。

假如阅读到此的君子,想一想,你家有很多李子,你弄几台钻机,从早到晚破核,即使你不做,你请一帮工人做,你站在旁边,看着工人们把好好的李子,一个个都钻个大洞,你看着舒服吗?这还叫“李子”吗?你会这么干吗?王戎一辈子就是和李子较上劲了,成也李子、败也李子,难到不是吗?

假如阅读到此的君子,想一想,那个孔融肆无忌惮地暗讽曹操,他可能错判形势了,他可能认为:一、他是孔门后代,二、他自己以聪明成名的名气太大,基于这两点,曹操能把他怎么样?这是聪明吗?他总是暗讽、招惹、能随时杀了他和他全家的那个阎王曹操,他到底想图个啥?他总是在测试曹操的智商有多高?他总是在测试曹操的容忍底线有多低?假如阅读到此的君子,假如你就是孔融,你敢不敢天天与曹操玩智商、玩脑筋急转弯?想一想!

抱歉!突然想到,我与这俩“Rong”较啥劲呢!算了,放过他们吧!噢!还不是放过他们,是放过自己吧!

对话交谈

饭要给饿了的人吃,这样才会香。话要给想听的人说,这样才会有价值。

千万不要与没有共同语言的人交谈,这会带来很多解释的麻烦。打比方说:我精通外汇领域,我对股票领域并不了解,那么,假如,别人谈股票,我根本就不懂。像我精通于“旋转脱模的”、螺纹瓶盖和模具制造,我对“强制脱模的”、矿泉水瓶盖和油类瓶盖、及模具制造并不了解,外行人以为,都是瓶盖有啥不同?其实,无论从塑料原料和模具结构上,区分都很大的。基于此,当客户问我关于“强制脱模的”矿泉水瓶盖、油类瓶盖、模具制造等方面的内容,我只能实话实说,我不精通、我甚至不了解。假如是专业人士、马上就明白我说的是真话;而对于不专业的人士来说,他们往往认为是我在敷衍他们,不就是“瓶盖”吗?实质是:“旋转脱模的”螺纹瓶盖的模具内,充满了齿轮传动系统;而“强制脱模的”矿泉水瓶盖的模具内,根本没有齿轮传动系统。

当然,误解并不是由于偏见,而是由于不精通、不专业、不了解、不深究,这也不怪别人,没有人是全知、全能、全通的,了解到这些情况,就更能理解别人,更不会计较别人的误解了。

常常被人误解正确的做法就是:真诚一笑!淡然放下!绝不解释!

骗人的高人

初入行,常常想听高人能分享一下金融知识、交易经验,有数家大投行,邀请我去听金融讲座。

第一次,一位男士讲演者开场白就是这样说的:“我是博士,我妻子是博士,我哥哥是博士…”等等这些,后来听着听着,觉得好像都在打广告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真实有用的东西,我就中途离场了。

第二次,一位女士讲演者开场白就是这样说的:“我是博士,我先生是博士,我公公是博士…”等等这些,后来听着听着,觉得好像都在打广告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真实有用的东西,我就中途离场了。

从此之后,任何金融讲座的邀请,我都会拒绝参加,为啥?这太浪费别人的时间了,也太浪费别人的感情了。假如你没有真才实学,你可以用肺腑之言打动人心,也还可以原谅。假如你任何东西都没有,还打着博士的名义,这简直是无法原谅的。从那两次之后,我一听到博士就非常反感,中国的博士就是这水平吗?我相信今天如此海量的知识,只要你用心去学习,经验与知识绝对会超过10个博士,即使你没有任何学历。

题外话

突然回想起开工厂过程中,我曾经收到中东、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客户的很多名片,至少见到10张以上,要么印着“Professor”、要么印着“Doctor”,自从被中国的一男一女俩博士忽悠后,我对中国的博士很怀疑的同时,我对国外客户、即名片上印着“Professor”和“Doctor”那群人,一一从细节上过滤了一遍了,我承认这是自己一种质疑的、偏见的过滤。发现那群人英语口语相对比较流利,还有就是徒手画模具图的功夫也很好。假如阅读到此的君子,曾开过工厂、或做过贸易公司,不妨把你曾接到的那些名片回顾一下,我相信你一定会认同我的看法。

回看自己

10岁的自己,年幼无知,可能讲的话毫无价值,我很想讲,却没有听众。

40岁的自己,日益成熟,可能讲的话有些价值,也有很多听众,我却不想讲了。

不过,我由于家庭的原因,年少无知时、口无遮拦,展示在曾见过我的人面前的、本来就是一个孤陋寡闻、瓜傻简单的少年。后来,上初中后,稍懂事了、自卑了、有分别心了,就自我“禁言”了,一生都极少说话,所以,我极少向人展示我的内心世界的,包括我为数不多的亲人。

我是在“藏拙”吗?即使有,也是一种本能!为啥?

回看过去的自己,我自己都不喜欢青春年少的自己,何况外人呢?

好吧!就此放过过去的自己吧!放过曾经的如井蛙、夏虫、曲士一样的自己吧!

仅以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