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藩篱 (2016)


英语Fence翻译为藩篱,算是用英汉翻译时语音模仿得较为相近的汉语词汇吧。

一个阶级、一个阶层,要突破自己的原生阶级、阶层,都是一件非常难的事。

尤其,生活在美国的黑人,情况更加严重,褪不去的肤色不是一个人的痛,而是世世代代的痛。

最早,看到美国黑人歌手迈克·杰克逊漂白自己的肤色、不想再生黑人后代时,我自己并不以为然的。当我把奥斯卡所有获奖、提名的、甚至最佳外语片,花了几年时间全部看过一遍后,我有些理解迈克·杰克逊的内心世界了,其实,有些痛是一生的、甚至是后代的,除非你不再生一个有色后代了。

何止黑人?

阅读到此的君子一定认为我言过其实,我曾看到功夫影片片段,李小龙第一次见女友家长时,站在人家的房子外面,李小龙女友的母亲问她女儿:“就是那个亚洲人吗?”

何止亚洲人

坊间有传说:南方看不起北方人,香港看不起广东人,台湾看不起大陆人。

这背后其实的实质就是:先富的人看不起待富的人。说得再直白点,就是已经赚到钱的人,看不起还没有赚到钱的人。

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算是个事

想一想,相对美国黑人来说,即使你赚到很多钱,你是亿万富翁,你依然要面对黑皮肤的问题。想一想,你想去握一个女人的手,白嫩的手,焦炭的手,你会选那个手。撇开种族关系、只论肤色,假如一个女孩挺黑,我相信大部分都会有第一观感的困惑,从这就可以看出,这好像与种族歧视关系不大,主要是观感的问题。

黑与白是美国黑人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也许是奥斯卡每年都有黑人题材电影入围的亮点,也许,再过1000年,还会存在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