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认识我自己


有两句英文名句,表达的却是同样的意思:

Every person you meet in this world has something to teach you.  你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每个人都有东西教你。

Everyone you will ever meet knows something you don't.  你将遇见的每个人都有你不知道的东西。

根据以上两句话,我改为更为简单的一句话:Everyone knows that you do not know. 每个人都知道你所不知道的。

一个“know”字很简单,这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认识自己呢?我也是在40岁后,走入金融之路,把西方哲学、中国禅学过了一遍后,才认识到自己的!

在经历巨量亏损后,我曾回西安并见到一位同学,按关系远近排列,也许肖先生算是西安与我关系最近的同学吧!我在户县县政府门口、那个花园过道,问他:“在你见过我的那段青春岁月里,我是不是一个没思维的人?”他很惊讶地看着我、一脸地不解。

当然,阅读到此的君子一定认为我说假话,为啥?

1)我自己为别人打过工,并且属于高薪经理级别的,90年代的广州,工资有近万元,那肯定也要有点料才行!

2)后来,自己开过工厂的人,专门出口并与外国人打交道,见过世界各国的客户,也还算有点小成绩,怎么自己都认为自己是没有思维的人?

但事实就是这样的,我根本没有把思维发挥到极致,甚至,根本就没有用到思维。

1)为别人打过工,我懂英语、电脑、网站制作等,这还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有很多年的化装品包装经验,这些让我当时在就职的公司显得特别重要而不可缺。很多不了解真相的同事,还向老板打小报告,投诉我的无能与不作为,老板还拿同事投诉我的事开玩笑。公司即朝廷,斗争很激烈,我不属于任何派别的,因为,我的心更高远。曾经,公司多位经理争着想搞个“副总”头衔,搞得鸡飞狗跳。老板王先生问我:“你啥想法?” 我回答说:“挺可笑的!他们在你这工厂争个‘副总’头衔有啥用,出了这个大门啥都不是!争个啥啊?”  

顺便还回忆起一件事,老板王先生为留我,甚至还想帮我买房。当我们一起在广州的祈福新村看房时,我以为是老板自己要买房,我惊讶地问:“你一大家子,这个房也未免太小了吧!” 他回答说:“是给你看的!”我当时淡然地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又能跟你多久?你不用费心了,我不会要的!” 老板当时就黑了脸,好像说了句:“你想撂挑子?”。(注,王先生是极重隐私之人,假如是王先生你自己无意看到这里,觉得有侵犯你隐私的话,请联系我,我会删除这段!)

2)开工厂,专业出口海外,全世界的面孔几乎都见过了,现在只要大约一看面孔,就知道是那个国家的人。现在只要一听电话,从英语口音就能大约猜到是那个国家的人。其实,欧美人都像大男孩一样,只要提供高质量的产品,根本就不用玩猜心游戏。工厂管理也有多位主管,我自己从来就是躲在幕后的,最怕那些推销人员,浪费我太多的时间,所以,国内有事都是找主管的,只有国外的、用英语交流的事我才管。所以,这些根本就不用什么思维的和博弈的。

假如按朋友的数量来论成败的话,我就是一个失败者。因为,我没有朋友!最近,写随笔才把自己的各种旧事爆出来,换句话说:“爆自己的黑材料!揭自己的老底!” 假如我不写出来,我离开这世界后,我把我的故事也带走了,没有人知道我曾这样活过。至少,阅读到此的、从未见过的面的君子,会想到:“这个人曾这样想过、说过、黑过自己,我也有这样的想法,终于找到同类了!” 假如是这样的,我会很欣慰的!分享让人快乐!


那么这就是我对自己的认识:由于家庭穷出身,从小就自卑,性格很内向,极少与人交流,我没有展示自己,别人不认识我,我自己也不认识自己,直到,40岁后才认识到自己。


西方有人把人际关系,分成三类:朋友、认识的人、点头之交。bosom (intimate) friend / acquaintance / nodding acquaintance。

假如按英文标准,我相信中国人所说的朋友,大部分都是熟人,何谓朋友?要有bosom,要有intimate。把这两个英文词共含的、可综合的、可浓缩成一个简句,那就是“能谈及个人隐私和秘密的关系”,才算朋友。

按这个算,我在西安只有四个朋友:肖先生、马先生、方先生、张先生。因为,这是天然的同学关系,后来走得近,彼此相知。不过,居广州后,联系极少了、甚至到几乎没有联系。这并不什么“贵易友、富易妻”,因为,他们都比我富,他们都有车,而我却连一辆车都买不起,经常骑个破自行车在珠江两岸游走。他们都比我贵,国家干部、政府职员。开始创业时,开工厂资金周转总是不够,从来就没想到买车。后来,做金融了更缺钱了,感觉这辈子都不会买车了,自己就是一个骑自行车的命。没联系的最重要原因:经常过着心跳加速的生活,昼伏夜出的不规律生活。尤其当亏损时,感觉到每天的工作是给墙上钉钉子、却总把自己的手指砸得一个个大血泡一样,天天这种心情、真地不想与任何人讲话。因此就这样,西安没朋友了。

按这个算,我在广东只有一个朋友:李大哥绍存先生。不过,他在2012年11月11日永远离开了,只能梦中见了。那么,广东也没朋友了。

其实,我极少与人沟通的,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我的妻子,我也是在2008年,东莞工厂又搬回广州后,在广州呆的时间长了,才互相了解、熟悉,她才知道我在想什么的。这个距离我们结婚12年之久了。换句话说:她在12年后才真正认识我。

关于know:我做了一个“知不言”大匾挂在办公室,这三字其实是正反都可以读的,我就是从华尔街投资术语“Knower not say”得来的,反复琢磨、推敲而来的,为啥?我不想让去我交易室的客人,为从左读、还是从右读而苦恼!因为,中国人牌匾、对联有从右读的习惯,我自己都为这事烦!

关于know:“每个人都知道你所不知道”的这句话,将会永远让我谦虚,我永远也不会在任何场合与任何人辩论,尤其,智商高的人、反应快的人。为啥?“每个人都知道你所不知道”的这个原理会证明:总会有人砸你的场子,尤其屌丝(loser)更喜欢砸场子!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就是还剩余点智商可以秀,从人性上也能理解,不砸场子,他们还有值得活下去的价值吗?

关于know:我想告诉我曾经认识的人,你曾认识的人不是我,我也不是你曾认识的人!我变了,我每天都在努力地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