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Do My Best · Try My Best · 全力以赴 · 尽力而为


我的写作思维是用普通话的,但我常常也喜欢用英语来思维,这样让我的想法从复杂变得更简单。

何以见得?下面举一例子: 全力以赴,我就翻译为“Do My Best”;尽力而为,我就翻译为“Try My Best”,当然,这些翻译按严格的英语书面语并不是最好的翻译,但从口语方面,我自己认为我的翻译是最好懂的。

想想Do My Best和Try My Best的“立体”画面

狗追兔子,正是Do My Best和Try My Best的立体画面。

想一想,狗追兔子时,“狗”的立场、处境、条件、心理定位就是“尽力而为”,因为,这只兔子没抓到,还有下只兔子,不用那么“全力以赴、全力而为”。狗追兔子时,“兔子”的立场、处境、条件、心理定位就是“全力以赴、全力而为”。原因很简单,你不奋力奔跑、你就完了、你就game over了,生命只有一次,你的生命就永远消失了,你不“全力以赴”能行吗?

想想Do My Best和Try My Best的“人生立体”画面

出生于“富贵”人家的男孩与出生于“草根”人家的男孩的命运,也正是Do My Best和Try My Best的立体画面。

想一想,人生从起跑线上奔跑时,“草根”人家的男孩可能要用30年的时间,才能追上“富贵”人家的男孩刚出生时的条件。“草根”人家的男孩可能要用50年的时间,才能追上“富贵”人家的男孩20岁时的条件。“草根”人家的男孩可能要用80年的时间,才能追上“富贵”人家的男孩80岁时的条件。此时,“草根”人家的男孩只是为后代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已,相对于自己那却是辛苦的一生、勤劳的一生,充实的一生,并没有其它东西留下。

回看自己的Do My Best“全力以赴、全力而为”的人生

闯广东,自己建立工厂,其实是辛苦的创业过程,从未享受过生活。那是,因为“狗追兔子”的立体画面常常在我脑海里浮现。

工作重心转移到外汇交易后,外汇交易的“前五年”,实打实地“亏损了”数百万美元。自己甚至过着苦行僧的生活:食素、过午不食、40岁时就满头白发,苍老如60岁的老人。外汇交易的“后五年”,实打实地“被套了”数百万美元。由于持续的浮亏,让自己更加吝啬、小器、节省而不敢花钱,事实是:被亏损的恐惧绑架着,根本不可能敢花钱,感觉随时天要塌下来的感觉,那种恐惧是外人无法体会的,只有我的妻子、儿女能稍稍感觉到,因为,消费一直限制在“必需品”的范围,任何与“奢侈品”沾边的消费都是被严格限制的。

回头看,30到40岁时受点罪,好呢?还是50岁到60岁时受点罪,好呢?

那当然是青壮年时受点罪好,因为,青壮年时身体相对来说强壮些、有耐力、能经受得起。想一想,假如50岁到60岁时,一会儿“亏损”数百万美元,一会儿又“被套”数百万美元,想都不敢想,一定是一件要人命的事。我的情况还特殊些,苦出身,亏损、被套打击对我来说太大了,40岁时就满头白发,这就是藏都藏不住的打击,我经历过了。

回头看命运:认命、不服命

环境、父亲、母亲都已决定了我的出身。我出生于“草根”人家,甚至是“草根中的草根”,为啥?出生陕西、湖北、四川交界的大山之中,环境之恶劣可想而知。父亲还早逝,退一步想,就是我父亲还健在,他也是那个大山之中,千万个没有出路、没有固定工作的、懦弱的、弱势的农民群体中的一员,他又能怎样?我没有怪他的意思,他又怪谁呢?他可能都没有怪罪别人的想法,他也可能没有反抗命运的基因。还有一位弱小的、不善于交谈的母亲,甚至我一直都怀疑我母亲的智商是否低于常人?为啥?我天生反应太慢,按常规是男孩一般都遗传于母亲基因原理来推测出的,再加上我母亲一生极少说话,我自己也是。

承认命运、理解命运、放下命运的牵绊、转变命运的奋斗,这正是我想说的:认命、不服命。

回头看命运:抗命成功

好了,我有一个不愉快的童年,我有一个辛苦的青年,我有一个奋斗的中年,积累得差不多了,下来,就是一个安稳的老年,好好享受人生吧!

因为,我Do My Best,我全力以赴,我全力而为,我全身而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