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2012 • 扳 正


西安 • 母亲

2012年5月1日,我带母亲把西安古城旅游了一圈,为什么?因为,良心总不安。我一直忙于创业管理工厂,后来,工作重心转到外汇学习与交易,我怀有必胜的信心、破斧沉舟的勇气,我每天与我老婆、孩子都难得说上几句话,更别说与我那个沉默寡言的母亲能说上话了,所以,她很孤独,对我成见也很大。她给我妻子说: “我儿子总不理我!” 我妻子说: “你看到他从来也不理我! 你想说啥家常话就给我说吧! ” 我母亲说:“ 媳妇总是外姓人有啥好说的! ” 我妻子很惊讶,我母亲为什么给她说这莫名其妙的话。

今年短短300天,我八十岁的母亲,竟然来回西安坐了四次飞机,说起来不孝,但为了我能安心操作外汇,只能这样处理,有时冷酷不是故意的,有时冷酷却是无奈的、无助的! 

不过,退一步说,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在阅读书藉中独自成长,我甚至没有与我母亲沟通过,与一个不懂自己的母亲相遇,这是我此生的遗憾。

为什么要陪她把西安转个遍,那是担心,有一天,她离开人世时,她把北京所有重要景点都周游了一遍,离她生活最近城市的景点—西安,却一无所知。

当然,从理论说: 这也许仅仅是我的尽心尽孝的一种心安吧!因为,我母亲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人,她对看世界、旅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渴望,把北京转一圈,把西安转一圈,和把农村的村子转一圈没有什么区别,看过的景点,除了天安门和毛泽东纪念堂之外,所有的景点她都记不住的。甚至,她都记不起曾去过北京、深圳、珠海,即使把那些照片拿给她看,她也不记得曾经去过什么地方。


大哥• 走了

2012年11月1日,我最最亲密的朋友,李绍存先生突然走了!这是我人生第二次大悲伤! 为了操作外汇不被打扰,我发现李大哥联系不上,我根本就没有警惕,我后来在资兴人民医院,见到已不能说话的大哥,我问大哥的女儿: “我联系不到你爸爸,我发现异常,我在网上问你,你收到信息没有? ” 侄女说: “收到! 但没回应的原因是,我爸爸不让告诉你! ”

一切皆成追忆!

大哥突然过世,让我突然开始对心灵感应现象有兴趣了。因为2012年10月底左右,我做梦,梦见好大的雪,雪大到可怕,凌晨三点惊起后,马上跑到我母亲的房间,大声喊妈!妈!直到我八十岁的老母亲回答我,我才放心了。我给母亲说大得可怕的雪是有孝戴,不是你,那是谁呢?我正在疑惑之中,不久,大嫂就通知我大哥病危!

回到广州后,每天无法入睡,依靠安眠药,安眠药失效了,我就开始借助白酒,每天喝到微醉,才能入睡。我很后悔! 我这一生中都无法原谅自己! 我一直在追问自己: 大哥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这件事我有责任,换句话说我的大哥非常了解我, 我为了操作外汇,我惜时如金,我惜金如命,他都深深知道,所以他不想麻烦我!   我失去了很多机会, 他住院三个月, 我失去了我最少应在他身边的机会,我失去了最少和他说很多话的机会,因为,我们还有很多很多话没有说呢! 在我人生中,与别人说话最多的人,不是我母亲,不是我妻子,就是这位可敬的大哥李绍存先生, 可想他对我有多重要! 换句话说: 我为得到外汇的操作经验的同时, 我也得到了一生的痛------失去了最真诚的友情! 一生痛!   失朋友! 我永远失去了最最亲密的朋友!


去掉成见

2012年,我准备“扳正”外汇观念,因为经过五年研究,我发现我走了很多弯路,本来最初凭感觉操作是赚钱的,人脑跳出来的直觉,往往是正确的先知的,但我认为钱来得太容易,也许是那里做错了,所以,购买了几百本外汇书来研究,我发现本来我正确的观念,被这些繁杂众多的外汇书中,不同观念搞得更复杂了。我从以下禅故事得到启示有人去禅师那里去请教禅理。禅师先请他喝茶,斟茶在客茶杯里,满了,流出来了,仍然一样斟。客说杯满了,怎么再能斟得下? 禅师说: 你不把心中先入为主的观念去掉,我怎么再能教你东西?  

永远、时时、记得斫轮老人与齐桓公的对话,启示如下 A) 精华已随古人一起死去,只有古人留下的糟粕在日日传承!B) 外汇高手在外汇市场轻松赚钱,就不会浪费时间写书来赚钱! C) 别相信政府官员对市场的预测,他们可以赚大钱,就不会为政府工作! (美联储和欧央行官员除外)D)美联储和欧央行官员的喊话干预要重视,市价会经常随他们的喊话突然波动几百点。


英语学习

2012年6月开始,偶尔发现了MISTER DUNCAN的英语节目,无数个日子,18小时持续学习,让我如饥似渴地从头看到尾,直到左脑痛得如针扎般痛,才稍做休息。感谢DUNCAN先生,帮助我把自学过的英语总结了一遍。

经过五年的学习,经过二年的心态学习和思考方法学习,我端正了自己的心态。2012年7月20左右,我开始大规模下单,欧元实盘与欧元虚盘,双面下单,抄底。在10月10日,第二次大规模加仓欧元虚盘。这次是非常成功的,我也准备下长单,轻仓长单,盈利才加仓的原则!这样,一个月下一次单,而不像以前,一天下几次单的频繁交易,短仓重仓是非常可怕的和灾难性的。这是我五年实践操作的唯一心得体会,短仓就是神也看不准的!


不种地 • 不看不烦


2012年1月25日,是我43岁生日,我也在持续反思,也才第一次真正理解我的母亲

一)不种地

我曾带我母亲旅游,母亲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说广场这么大也不种地!母亲站在故宫也说这么大也不种地!母亲站在颐和园也说这么大也不种地!2012年春节,母亲站在深圳世界之窗也说这么大也不种地!我母亲一生都不爱多说话的,我少年、青年、生活清苦,以书为伴,几乎与母亲没什么交流的,2000年后,母亲也随我居住广州,但十年间几乎没有什么沟通,因为创业艰难,十年间我争分夺秒,几乎与我妻子都极少沟通。 2011年,我胫椎病不能再久坐电脑前,我骑自行车锻炼身体,顺便带着母亲一起走走,但我发现,每天我母亲总是无数次重复三句话“这么大也不种地啊!人没事干都在闲逛啊!他们也不会迷路啊!”起初一个月,我总不明白我母亲,为什么总说这三句话。后来,慢慢琢磨明白了:1)我母亲一生以种地为生,看到大片大片地不耕种,就在惊叹啊!2)我母亲一生劳作,从未停歇过,看到别人悠闲 且不干事,就在惊叹啊!3)我母亲一生都生活在小村,不用辨别方向,现在发现我与她,一天要穿越半个广州城而不迷路,就惊叹啊!4)母亲都80岁了,本身言辞缺乏,再加不爱说话,只能每天用这三句话发表她的感慨!

二)不看不烦

家是复式那种,母亲的卧室在一楼,就在我办公室的隔壁,我有时看错了方向,并且在逆势加仓,亏损得一塌胡涂,几天几夜都不能睡觉。我母亲总站在电脑前唠叨,说:“我不想呆在广州了,你几天几夜不睡觉,让我不忍心看到啊!”不过她可能不知道,她的儿子像小孩一样创了祸,正在赌博外汇,并且赌输了,正在亏损几十万美元,而无法脱身着呢!我正烦着,听我母亲这样念叨,有时更加烦!现在也理解我母亲了,她的心态很朴素,不在广州居住,就看不到我几天几夜不睡,就不用这样担心而心疼!


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