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2009 • 健康 • 禅学 • 心理学 • 哲学


颈椎病根

由于身体不适,我今年有三次去医院,起因都是连续工作、二天一夜、连轴转,操作外汇时精神太紧张、而没有休息,出现的症状:头昏,胸闷,手麻、有濒死的感觉,但都没查出病因。直到最后一次,去了广东人民医院,花了二个星期,用仪器筛选、排查、监控的方法,先从心脏病查起,最后,才得出结果:颈椎压神经。

回想起来,第二次颈椎病犯了,我根本不知那是颈椎病,以为是心脏有病。在广州华侨医院急救室输氧,医生在为一位女士做心脏起搏抢救,那种场面把我吓到了,我以为自己也不行了。我自己暗暗在想:如果有来生,如何有轮回,那还是生在一个条件不错的家庭里,不用为生计拼命。我愿碌碌无为一生,至少可以活得更长寿。因为,这个“震憾的急救场面”印在我脑里了,也让我见识了拼命、玩命是多么危险的。


关闭电话

从2008年来,我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由于我的电话,曾在黄页和互联网上投过广告,所以,每天推销电话不断;还有,每天都接到骗子电话,说你洗黑钱、说你有法院传票、说你信用卡透支、说你有邮包没有申领等等。

尤其,当我正在巨额亏损时,正煎熬得如遭受古代酷刑:请君入瓮和炮烙之刑的折磨一样,此时,接到这些电话,更讽刺、更可气!我就关闭了电话,避免被打扰。


交易中犯大错

对外汇学习的执着,让我担心自己被打扰,担心会在外汇学习过程中,放缓脚步或停下脚步!所以,天天盯着电脑上的价格图,狂热到怕看不到外汇价格走势图而不安,所以,常常在电脑屏幕前站着吃饭。有时也会下小订单测试市场,有时也会狂妄地下了很大订单,大到几千万美元的订单,为什么下如此的大仓位?只有国际大银行交易员才能下的仓位?那是因为我犯错后,并在逆势加仓,订单越下越多,多到无法一下子统计出来,并且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不忍自拔!

有时,一天亏损几万美金时,夜已经深到凌晨三点时,都无法有想睡、想休息的意愿,站在阳台无聊地看珠江、看黄埔军校、看广州塔。心中总想,自己可能就不应该跨入这个行业。因为,我自己上小学时,没有“七毛钱”的学费,而经常被老师留堂,如今的自己,却一天赌输了四万美金,换成人民币,那是二十五万左右的人民币。这种反差未免太强烈、太震撼、太不舒服了,让人有打不过自己的感觉。

逆仓交易,让巴林银行倒闭的电影《疯狂交易员》,里森开了大逆仓、而无法入睡,有一句自言自语的台词:我可能要去做一个抹灰匠了(...have to go back to England, and work as a plasterer! )。这句台词我可能终生都不会忘记,因为,在我当时亏损时看的,很能代表我当时的真实心境。还有,在西安户县那里,男子汉很多从事这个职业,户县当地叫“匠人”或“大工”,当时,高中缀学时,很多家乡人就建议我,去学做一个泥水匠,然后也好成个家。 还有,我的工厂业务和主要产品,都与“ plast ”这个英文单词有关,所以,自然而然地印象就很深刻。


禅学

后来,看到书籍提及“禅可解忧”,我开始希望在禅学中寻找帮助!2010年,搜集各种禅学故事的书,应该说中国目前的禅学故事案例应全部看完了,从最早的达摩、慧能、再到近代的虚云。风动、幡动、心动?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赵州80尤行脚,只因心中未悄然!了解很多诗人以居士自居,并且留禅诗给后世,也许他们是一群高级心理、自愈、治疗师。很多禅学故事、禅诗让人印象深刻:过江追问,一堆牛粪,磨砖成镜,背女放下,木佛烧眉,痛也不痛,盲人打灯等等。

我看禅学

禅学,应算是古代的心理学吧。想想,我的家乡那个终南山,我就出生那山附近的更里面的山里,想不到那里竟然是古代,甚至是现代禅修、隐居的好地方。尤其,唐朝的首都就在终南山附近,那时,很多人去终南山禅修,甚至,留下“终南捷径”的求官方法。为什么那么多人去终南山禅修?无非首都是高官、巨富、名士等云集的地方,他们心理上有些问题、有些困惑、自己又解不开,那时,又没有心理医生,所以,他们就到山里去隐居、去自愈、去重生而已。想一想,今天的现代社会,又有多少人会认为自己心理上有问题呢?

退一步讲,禅修、隐居在深山,目的就是不被女色、美食干扰,这本身是不符合人性的!想一想,《佛跳墙》这个菜名,想一想,《山下女人是老虎》这首歌名,想一想,袁枚的随笔《子不语·沙弥思老虎》,难到不是吗?


哲学

这段时间,我也看西方的很多心理学书与哲学书,从叔本华,罗素,培根,尼采等等,也许思维方式不同,也许这些人年代久远, 我感觉看他们的书, 只记一些精华的片断,也看了叔本华的《人生的智彗》,我感觉叔本华的人生经历、比他的书更耐人寻味,他有钱,假如他没有钱,像斯宾诺莎一样穷,那他的命运又如何呢?并且,他是老而出名,像他说的:人出名时一般比较老,从著作上的作者老人肖像,足以证明这一点。假如他活得不够老,那他的命运又如何呢?还有那个奇怪的第欧根尼,他就是一个表演哲学家。


我是苦行僧


我个人认为,能让人顿悟的,还是中国短而精的禅故事,也许这些禅故事更适合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吧。

我有时突然会蹦出一个想法:我就是一个现代“苦行僧”,电脑是我的“木鱼”,英语手艺是我化缘的“钵”, 夜以继日、不分昼夜的工作正是我的“苦修行”,我“隐居"在珠江边、百米高的“空中巢穴”之中。


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