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1993 • 1999 • 转 变


1992 • 广州

初到南方广州,在我模糊的观念里,中国是论资排辈的国度,我的低学历,让我卑微得拿不出手,根本不敢去人才市场面试,就从职介所那找了一份普通工的工作,位置在广州新市、现在的汇侨新城旁边,当时还没有建汇侨新城,只是才开始平整土地。


广州 • 山东大哥

后来,在这个厂碰到做会计的山东大哥李绍存先生,他后来应聘到从化太平镇一家企业做会计。通过这位大哥介绍,来到这家企业做技术翻译,因为,那地方很偏僻、没人愿意去,由于无人应聘,再加朋友大哥的牵线,我有幸进入这家企业,也用到英语,26个字母拼单词的手艺终于用上了。


英语 • 资料翻译

1994年,主要工作是技术资料的翻译和工程开发的跟进,该厂的主要业务是向中国雅芳(AVON)提供外包装供应,如塑料瓶,塑料盖,塑料口红壳等。直到今天,当我经过雅芳专柜时,看到那些熟悉的产品,心中很温暖。神奇的是,创业不久,竟为中国雅芳产品制造模具,更为神奇地是,后来也为菲律宾雅芳、印尼雅芳制造模具。


工作 • 读书

从1993年到1997年,在从化太平这个偏僻的工业区,我一呆就是4年,读了大量的商务英语和电脑方面的书籍,从未出去玩过。春节大年三十,我都在附近的山坡上读书。

原来上学时家里穷,在这里有薪水拿、有书读、有班上,很知足。由于家境贫寒与自卑,从小到大都没接触过异性,在从化太平那4年里,我也没谈过恋爱、没有与女性交往过。因为,考虑到自己当时成家,条件还不成熟,也负担不起一个小家庭,也好像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要成个家。

虽然生活单调无味,甚至是枯燥的青春,留下了太多遗憾。也有收获:因为,内心世界纯朴、平静,才能静下心来学到更多东西。


离开 • 从化

1997年下半年,我那山东大哥回到湖南郴州去了,我感到从化太平镇这个地方,好象在我人生里突然空了,我也想尽一切办法来逃离。


广州 • 天河

后来,我很幸运地在广州一家企业,找到了新工作,做的是与原企业相近的产品,我的化妆品包装经验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先在业务部学习锻炼,后来又去设计部,后来,又负责工程,再后来,负责采购部,跑了不少部门。

在这里,为我未来的创业,提供了很好的锻炼机会,积累了很多宝贵的工厂运作经验,我内心底一生都须感谢我的老板王先生,对我的教导、影响与耳濡目染。我在那个公司,也许只有我老板知道我的价值,我内向隐忍、沉默寡言,凡事不发表意见,不高兴的事都装在自己心里,为了多学经验不树敌。有人给我老板写报告,弹劾我没有魄力、不够经理资格。他曾开玩笑地说:“要与打你小报告的同事,好好处!” 我说:“我也不想知道是谁打我报告!狄仁杰曾对武则天说过的话: 他不想知道,因为知道了就会与同僚反目,不知反而好些。” 我老板开玩笑地说:“你以为你是狄仁杰?” 其实我清楚自己的弱点:天资差,反应慢,智商不高,不善言辞,沟通能力差,别人的报告也是有道理的。再加上沉默寡言,别人根本没有见识到、你的过人之处,所以,总是不服、总想挑战你。


呆哥的传说傻哥的测试笨哥的愤怒



在这期间也有几件难忘的事:

1)呆哥的传说

在从化的四年,我与李大哥形影不离,李大哥要走了,我也萌发离开的意愿,并且透给熟悉的同事。一次,与同事们夜间楼顶相聚聊天,记得那天的月亮很明很圆, 整个世界和白天一样地明亮!一同事的老婆突然说:“你也快离开了,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我老公这几年来,总尊称、并喊你呆哥是什么意思吗?” 我说:“不知道啊!” 同事老婆说:“他的的意思,你和猪八戒一样呆,孙悟空总喊猪八戒–呆子。”

一片哗然!

2)傻哥的测试

有一长相如仙女般的美女同事,下午五点多,让我陪她去嘉亮工厂找人,现在雅芳工厂西边那旧厂房,是做蟑螂药和地板清洁剂的制造商–美国嘉亮公司(colorex),初进中国时临时租的厂房。走到半路,碰到一高大帅气的同事,在不远处喊那美女同事的名字,她却假装着没听到,我对美女同事说:“这小伙高大帅气,也许是不错的选择。你们不妨去走走、散个步吧,我回去了!” 那美女同事说:“我是让你陪我去嘉亮厂找人!” 我又对那帅男同事说:“我们去找个人,你等着,晚些她会回来再找你。” 后来,到那工厂门口,也没有见到她找人,我们在那傻站了半天,后来,她说:“不找了,回去吧!”

这件事过去了十多年后的某一天,脑海无意中蹦出这件事,我才恍然大悟:啊!我被人测试了!我却不知道!

3)笨哥的愤怒

我因为天资差,反应慢,人有些笨,这些都是事实!但我英语、电脑、化妆品包装经验等综合知识比较丰富,我受到老板王先生的重用,不过重用的同时,他经常会指出我的缺点,有时内向的自己、面子挂不住。但我内心也很想多学东西、就一直没发作。回想起来,四年也发作了几次,不干了!老板挽留才继续干!

后来,自己当老板了,每当有重要员工辞职,我想法设法挽留时,才知道当老板有时也挺受气的、简直是低三下四。每到这个时候,就反省、检讨自己,当初,威胁老板不干了、这举动有些愚蠢。我现在回想:王先生说我这也不对、那也没干好,假如我生气了、真不干了,我就无法纠正自己的缺点,我就无法获得更多的经验,我就无法获得今天的成就!

在这里,我一生中都要感谢王先生!真诚地谢谢!后来,创业后,我老板来过我的写字楼、见过一面,我当面谢过他、感谢他的栽培!我现在还记得那场面,他很谦逊地说:“那有?(教你很多东西)。” 我说:“有啊!有啊!还有更多的是:你在做,我在看,我在学!”


19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