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1980 • 少 年


作弊

1975年,我来到西安户县,我7岁开始上小学时,天生就傻,总是弄不懂,为什么1+1等于2,所以,总是抄同学的数学作业。还有总是弄不明白,汉字如何才能记住,老师要考听写,我总是写不出。当然我也有傻办法,小小年纪就学会作弊,我会估计老师要听写的课文生字,然后,提前抄到一张纸上, 老师听写时,我装模作样在写,直到老师要交卷,我就把事先准备好的那张纸交上去。开始几次,老师还表扬我,说进步很快。后来,老师发现破绽, 听写提字时,打乱书上的顺序,当然,我大傻瓜一个,还是把那张纸交上去了。 当时,老师很生气的样子、场景,现在常在脑海浮动。也记得:那课文是讲关于张思德烧炭的事。也记得:老师在班上公布我的劣迹证据,那张作弊的纸,写好生字好多天了,纸有磨破、字有的已磨得变糊了。

我成绩依旧没有改观,因为,我没“开窍”。直到一年级的夏天,我要“留级”了,而我的年龄比同龄人还大,我有点着急。


开窍

1977年的夏天,忽然有一天,母亲在用棉花纺线,她问我:“你要留级有何打算。” 我说:“妈!我很急!” 我母亲说:“很难吗?” 我说:“是!” 我母亲说:“这里有一斤二两棉花,还有一斤二两线,加在一起是多少?” 我拿起笔装模作样算,但总是做不出来。我母亲用笔列了个式1.2 + 1.2 = 2.4, 然后说:“你看1+1等于2, 2加2等于4。” 我突然“开窍”

啊!原来如此!这个场面震撼我一生。

后来读英文故事,美国盲人海伦的女老师,给海伦多少个月的暗示,海伦都没反应,直到有一天,无意把“水”弄到了海伦手上后,然后,老师反复在她手上写“w-a-t-e-r”,海伦突然开窍的情节,让我再一次回忆起自己的开窍瞬间。


混噩

上小学,我很调皮、很淘气、也没什么理想,死记硬背在小学占优势,学习成绩还可以,有时选三好学生还能选上,不是我合格,那是因为老师喜欢,提前提名、并压制我的同学,记得,有一次早读,我睡过头了,根本没到校,上午去学校发现黑板上,年终三好学生有我的名字, 虽然得票数极低还是当选。自知早上旷课理亏,一个人像贼一样,偷偷摸摸地溜到自己的座位,但还是逃不过、几个气愤不平的同学指责,他们围着我,指着我的鼻子说:“早上不来学校,还被选上三好学生,凭什么?”


饥寒

童年,还有其它让无法抹去的回忆,就是贫穷得吃不上饭。 当然,那个时代大部分人过得不好。但相对我那非常贫穷的家境,尤其让人寒心。记得,能吃上玉米面已是不容易,我最不爱吃的是陕西风味“搅团”,这个饭就是把玉米面,一把一把撒进开水锅里、并且不断地搅动,使之成为如“浆糊”状后,再弄些汤水醮着吃,其实,玉米面我不是很排斥的,我最痛恨吃陕西那烈酸的醋,让人胃不能适应,因此,我经常不吃饭的,以至饿得吐酸水。不过移居广州后,我经常怀念那个饭,并且已喜欢吃了,但如今,我依然还是不吃太多醋的!

童年,还让人无法抹去的回忆,就是无穿的,我在冬天还穿着单衣、破了洞的鞋子,所以,全身总是“缩着”, 后来,直到今天,我总是有些“驮背”。


精神围猎

再加上,从陕南镇安县来到西安户县,自己属于“外来户”,经常被人“欺生”,再加人傻、无知、没眼色,可能加重了别人的嫌弃、厌恶、就故意总找碴,人家见我就喊“山娃”或“洋芋蛋”。

在2016年时,金融投资稳定后,有闲时间了,又回顾童年的遭遇时,现如今的“山娃”,开工厂,做金融,每天都过着心跳加速的玩命生活;那些喊我“山娃”的人,还在西安农村过着平静、舒适、休闲的生活。细想起来很讽刺,我如此地玩命,可能是被这些人刺激过、伤害过的缘故。

这也可能是,我非常讨厌听西安方言、甚至憎恨西安方言的原因,直到今天,我还是心存恨意。我甚至为了逃避这种精神围猎、所带来的创伤,不是万不得已,我一般不会到西安去的。

从另一方面讲,精神围猎让我远走他乡,心存勇气去打拼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来证明给那些小看我的人:我很行!因此,我永怀感恩之心,哲理说得好:永远要感谢蔑视你的人,因为,他唤醒了你的自尊! 永远要感谢给你逆境的人,因为,他唤醒了你的理想!


七毛钱 • 大海捞针


在这期间还有二件事印象比较深:

1)七毛钱

上一年级,学费是“七角”,我母亲却没有,我总被老师催交而留堂,可想有多难堪,后来,我母亲就给我一捆葱,说好只卖七角钱,让我拿到集市上去,一个傻傻的不说话的小孩,拿一捆葱站在集市上,可想而知会有什么结果,一连赶了几次“集”,后来被居住在青羊寨的“堂哥”撞见,葱才被他收购了,我的这个堂哥,好象当时帮一集体厂管灶。 

2)大海捞针

曾拥有一支钢笔,用得又好又顺,家里五亩地玉米杆,要一车车拉到村头闲置空地晾晒好,当过冬燃料,要先拉回,再一捆捆抱下车,再蹲好来。当完事后,我发现那支珍贵的钢笔没有了,面对堆积如山玉米杆,我犯难了,要找那定是“大海捞针”。我选了另一个星期天,把那玉米捆一点点抖开,一点点仔细找,用整整一天时间,最后还是没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