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第3章 财富从何而来


积累财富的方式多种多样,同时失去财富的方式也有很多。你必须先经历新贵族的阶段,然后才能变成老贵族,所以你不得不超越财富的逃逸速度。否则,财富将消失在华而不实、卖弄虚荣的炫耀中。

在讨论了家族这一要素后,另一个有关家族财富的基本要素便是财富本身。财富从何而来?你需要多少财富?你又如何获得财富?这些问题无不发人深思。

正如我们发现或猜测的很多其他事情一样,成功的财富家族为人处世之道往往与众不同。

第一个要考虑的问题是谁拥有"家族财富",这些财富又是如何获得的?

获得财富最可靠的方法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钱可生钱。

然而,我们从父母那里继承的另外一些东西可能比财富更为重要。这是一个充满竞争的世界,继承了家族财富的人拥有先发优势,但那些继承了进取心、抱负、活力、智慧、良好的修养、正确的人生观以及其他此类东西的人可能会在生命的旅程中将获益良多。

如果你足够幸运,现在继承了万贯家财,那么面对的唯一挑战就是如何掌控和传递这些财富,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一方面,有太多的聪明人正试图夺走你的财富;另一方面,你自己也可能迫不及待想要摆脱这些财富。

关于第一点,你必须懂得一个道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自然规律极少容许异类的存在,这也就是为什么极端值往往分布在钟形曲线的两端。从统计学的意义上来说很重要,但数量极少。也就是说,家族财富是个相对稀有的东西。正如大自然将基因进行混合然后重新分配一样,它也喜欢将财富进行混合然后重新分配。它厌恶垄断者,痛恨"独霸一方"。家族财富就像一个垄断者,将财富集中在一个家庭,独霸着其他人可能分享的财富。大自然不喜欢这种现象,所以会借助一切力量消灭它。

正如本书中常提到的那样,家族内外都有很多这样的力量。家族外的力量包括税务机构、律师、财富管理人、企业顾问、投资分析师、奢侈品销售以及很多其他人群。

家族内的力量有心存怨恨的配偶、被忽视的子女、无能的姐夫或妹夫以及居心不良的兄弟姐妹。

但家族内部最大的威胁是继承人自己。

首先,他可能无法承担管理这些财富的重任;其次,他可能因为继承这些财富而心生内疚,想要摆脱这些财富。

人类对"公平"的渴望是与生俱来的。根据等价交换的定律,我们在接受某些东西时,也应该付出某些东西。所以公平之道告诉我们,如果一个人得到了很多,那么其他人也应该得到同等的。

但是,假如你出生在一个富贵家庭,另外很多人出生在贫穷家庭。那你会有何感受?其中的公平性何在?你又能做些什么?

大多数人都能够透过不公平的表象看到隐藏在更深处的真相。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优势和劣势。我们只能接受上天赐予我们的,然后尽力而为,这就是公平。

比如,有些人有着高个子的基因,有些人却只有矮个子的基因。研究表明,高个子的人挣钱更多。这其中的公平性何在?再比如,有些人天生丽质,有些人则相反。

调查结果表明,长相较好的人更容易找到工作。以一项对律师的跟踪调查为例,这项调查显示,相貌越好的律师,他的事业发展的越快。15年后,当调查结束时,长相较好的律师比长相较差的律师工资高13%。1

这其中的公平性何在?

有些人天生聪慧而有些人天生愚钝。调查结果再次证实了你能预料的结果,和愚钝的人相比,在智商测试中得分较高的聪明人挣钱更多,离婚率更低,寿命更长,并且甚至进监狱的概率也更低。

理查德·赫恩斯坦(Richard Herrnstein)和查理斯·莫瑞(Charles Murray)就该话题撰写了一本备受争议的书——《钟形曲线》(The Bell Curve)。书中提出,相对于其他变量,智力显得更为重要。赫恩斯坦和莫瑞对12000名年轻的成年人进行了调查。他们发现智商比社会经济地位更能决定一个人未来的成功。换言之,你聪明与否(基于智商测试的结果)要比你生在富贵家庭还是贫穷家庭更重要。2

另外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赫恩斯坦和莫瑞对社会经济地位的调查太过简化,只调查了父母的收入、职业和教育状况。他们发现,如果考虑进其他社会地位指标,比如家庭成员的人数、父母在家的时间、居住的地理环境等,结果将截然相反:社会经济地位比智商更能决定一个人未来的成功。

我们不了解真相,也不关心真相。你能利用的只有你已经拥有的。也许通过社会经济地位统计结果能预测出你成功的概率,但那又如何?尽量利用手头的资源,无须介意所谓的统计结果。试想,假如统计结果显示你成功的概率比隔壁某人低,你就会停止奋斗吗?

也许能使人一生成功的并非运气。正如约翰·洛克菲勒所指出的,获得成功的途径只是:早上班;晚下班;飞黄腾达。如果有这样一位自信、积极、有抱负且天生懂得如何抓住机遇的年轻人,我们就会选择依靠他而不是依靠家族财富。

这些优秀的品质又从何而来?公平性体现在哪儿?无人知晓。但是部分人质疑这样的不公平表象——有人能够不劳而获便拥有财富。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质疑也许是对的。因为社会体制,至少美国的社会体制是有利于这些不劳而获者的。

我们所指的并非低税赋。富人们按照比例缴纳的税金已然比低收入者多得多。对富人适用的最高平均边际联邦税率是35%(以其收入为基数),而近一半公民的净税率约为零(扣除从政府获得的补助),这其中的公平性又何在?

很多人觉得内疚,认为自己并未亲手创造财富,或者社会体制让他们剥削其他数百万人,因此他们觉得自己的获利方式是不公平的。我们也许会同意他们的分析,但不会赞成他们的结论。诚然,富人从政府制定的那些愚蠢的金融政策和经济政策中受益颇丰,同时他们也享受了更低的税率,并且很多富人还从日渐腐败的政府提供的优惠政策中渔利。因此我们所面对的问题并非这些财富来自何方,而是我们如何运用这些财富?

受社会公平性或公共意识的驱动,很多富人会逃避他们传承财富的责任并剥离他们的财富。但是成功的财富家族对这一点有更深刻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