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弊大于利

多年以前,我们便开始怀疑的慈善是否值得。我们的一个朋友在桑蒂诺统治时期曾自愿去了尼加拉瓜。

他是自费去的。在那儿,他被列为外国志愿者。他们免费搬运砖块,负责砌墙,帮忙建造房子给当地人住。

"你根本想象不到,那个国家的劳动力会如此短缺。"

"那儿的散工的日工资是多少?"

"嗯,大约一天2美元。"

"那么你在那儿工作一周的工资大概是10美元。"

"对,我想是这样的。"

"那你在美国的薪水是怎样的?"

"一小时大约10美元。"

"如果你在美国工作一周,然后把赚取的400美元送给他们,他们的生活会改善吗?"

"嗯,我觉得会……"

"会好上40倍呢。"

"确实,不过他们可能会用这些钱来购买武器,毕竟美国正在向尼加拉瓜派送武装部队。"

诚然如此,亲爱的读者,生活并非如同理想主义者所梦想的那样。相反,这些理想主义者采取的行动几乎不可能有任何益处,除非是巧合。

你有所质疑吗?思考一下给红十字会捐钱,或者捐钱拯救鲸鱼,或者出钱为穷人治好腭裂,这些善举都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吗?

并不一定。为什么每件东西都有价值呢?东西本身并没有价值,其价值产生于有购买或出售意愿的买家或卖家。如果没人想要呼啦圈,那么它就一丁点儿价值也没有。只有有人想要或需要它时,它才有价值,否则它就等于废物。

然而,很显然人们需要一个会标榜自身价值的拯救鲸鱼的团体,即使没有任何拯救鲸鱼的活动。或者即使有,你也无法知道这种活动的价值,因为拯救鲸鱼活动并不在市场价格体系内。

假设现在有一位慈善家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向人们赠送呼啦圈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那么他的行为占用了宝贵的资源,并把它变成了人们既不需要又无用的东西。他的做法让世界变得更加糟糕。

于是善行反而酿出了恶果。

正如你所知的,只有有人想要某个东西时,这个东西才具有价值。那么为什么不把人们想要的东西给他们呢,比如面包?如此这样才是确确实实在做善事,对吧?

错!

如果你决定分发面包,那么那些以种水稻谋生的人该怎么办呢?免费的面包难道不是让这些人无法生存了吗?这难道是好的结果吗?

那么你又从哪里获得面包呢?你需要购买吧?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放弃昂贵的大米和其他谷物食品,转而领取免费面包时,你就不得不买更多的面包。于是你抬高了小麦的价格,并且导致其他农民放弃他们原来的主业,转而为你生产小麦,这样你才能够继续供应免费面包。

这个世界会因为你的慷慨而出现更多的食物吗?未必!生产者仅仅是不再生产人们想要的东西——也就是他们想买的东西——转而生产你想要的东西。由于是免费的面包,人们会满心欢喜却也略带不屑地接受它。除非对领取的行为进行控制,否则人们很快便会拿它去喂猪,因为这样就能吃上免费的熏肉。把面包用来喂猪无疑会使这个世界更加糟糕,因为猪本可以吃更廉价的食物。所以你必须实施多项控制措施,以确保免费的面包不会被滥用。你需要雇用代理人和管理人,分发定量供应卡,坚持领取登记制,并努力证明领取人是真的需要面包。

这些措施当然也需要资金。你现在做的正是以一套集权主义和官僚主义的管理机制代替原有的市场机制。原来由市场供需情况决定的分配机制变成了你花钱雇人来决定谁可以得到面包,谁不能得到面包。这样的管理机制又进一步把资源从实际提供食物转移到了文案工作和管理工作中。

很快你又会需要律师和会计。最后你终于发现,你现在分发的每一片免费面包的成本比最初的成本高出了10倍。也就是说,你原本想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现在通过你的努力,却浪费了等于面包本身9倍价值的资源。

事实上,你是在弄巧成拙!

现在问题变得非常简单。你已经知道,当商品能够在自由市场上进行交易时,有购买或出售意愿的买家或卖家会每天在市场上发现商品的价值,任何免费分发商品或捐赠商品的行为都会使价格扭曲。现在你无法知道你为此付出的太多还是太少,也不知道你正在做的事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比如,你认为全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太高,便以风车取而代之。风车可以发电,但每千瓦的成本却是原来的两倍。你做的是否正确呢?当你说"成本是两倍"时,这意味着什么呢?它是不是说你实际上使用了两倍的资源?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同样消耗了两倍的能源?一些人不得不生产钢材以建造你的风车。一些人不得不往卡车上装载零部件以运送安装。一些人不得不驾车外出以安装和维护风车。如果投入的成本是正常投入的两倍,那么你便用了两倍的劳动来创造这个风车。

价格由市场自由决定。它告诉你什么时候值得做某件事情,什么时候不值得做某件事情。它还告诉你资源和劳动的价值。

失去了由市场决定的价格,你就如同在黑暗中徘徊。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慈善行为的结果是不幸和徒劳的。事实上,意识到从古至今的所有改善世界的努力不过是在耽误人类福祉这一事实后,我们丝毫不会感到惊讶。

这有些难以置信,世界上最富有、最德高望重的旷世之才们都是那么坚定地支持着慈善事业,比如,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安德鲁·卡内基和洛克菲勒家族。我们又怎敢反驳他们呢?

显然,这需要我们来论证。我们已经为您列举了一些证据。下面我们再列举一些。

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无疑是天才,至少在挣钱方面。如果同时要求他们在财产处置方面也是天才的话是否会有些苛刻?他们了解如何挣钱,好的创意、恰当的管理以及正确的投资,这实属不易。但如果你操作正确,并且运气不错的话,这也不难。你会为世界增加财富。这样越来越多的人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这就是在为世界增加财富。

如果你擅长为世界增加财富,那么你将积累大量资本。这些资本代表了资源,你可以用来投资,从而为世界增加更多的财富。

那么捐赠行为实际上意味着什么呢?资源从那些为世界增加了财富的人手中流向了……流向了什么人的手中呢?没有人知道。假设是那些心怀善念的人,或者是工作很出色的人吧。

但是,如果他们也是在为世界增加财富,他们就不会需要这些财富。以此类推,他们并非在为世界增加财富。那么他们是在为世界谋求福祉吗?谁知道呢?他们对世界的贡献没有明码标价,也不受市场经济规律的支配。就像政府一样,他们对世界的贡献可能有用,也可能无用,可能有益也可能无益,但能够确定的是,他们是在减少世界的财富,而非增加世界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