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家族企业从辉煌走向迷失


也许这只是有关啤酒产业的一件事,但爱尔兰著名的吉尼斯家族在七代之后以和布施家族相同的方式失去了公司所有权。

阿瑟·吉尼斯(Arthur Guinness)于1759年在都柏林建立了家族啤酒厂。他和妻子一共有过21个孩子,其中的10个后来长大成人。

他在都柏林的圣·詹姆士门以每年45镑的租金租下了啤酒厂,租期为9000年。

吉尼斯于1778年开始酿造黑啤酒,并于1799年停产。黑啤酒在伦敦科芬园的街道搬运工中非常受欢迎。吉尼斯开发了七种黑啤酒,最终用烈性黑啤酒(stout)统称。

啤酒厂的用水来自于城市供水处的一条非法管道。吉尼斯与市政府作了20年斗争,拒绝支付水费及相应罚金。

之后继承吉尼斯啤酒厂的三代子孙均不是长子长孙,而是其中最有能力者。而且,继承人还负责管理家族财富。

吉尼斯家族属于亲英国新教徒,向天主教出售啤酒,但他们善于自我推销。他们利用任何能获取的宗教或政治关系发展家族企业,增加家族财富。

阿瑟·吉尼斯的孙子因为和啤酒厂的一名男性职员发生关系而引起非议,最终被驱逐到斯蒂洛根的一个家族庄园里。

阿瑟的重孙阿迪兰勋爵也可能是同性恋。他屈于世俗而结婚,后来离开家族企业开始从政。他将自己在啤酒厂一半的股份以6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弟弟爱德华·塞西尔。

爱德华将吉尼斯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啤酒厂。1886年,他在伦敦股票交易所将公司上市,创造了425万英镑的价值,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但他只保留了35%的股权。

爱德华虽然大赚一笔,但这件事最终导致吉尼斯家族失去了公司所有权。

爱德华迁至英国,购买了一个爵位——艾弗伯爵。当时英国还是一个全球帝国,而他是英国第二富有的人。

他的两个儿子在英国政坛非常活跃。他们在英国政坛赢得了席位,并保持了85年(1912~1997年)。在下议院里,他们被称为"海上的吉尼斯"。

在20世纪20年代,沃尔特·吉尼斯成为英国农业部部长。

吉尼斯家族成员都是活跃的慈善家。他们向爱尔兰和英国政府捐赠房产,还向慈善基金会捐赠资金。

然而,他们与商业逐渐脱离。

爱德华的三个孙女分别出生于20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她们是那个时代的帕丽斯·希尔顿。这三位女孩是恃宠而骄的富家女,身陷各种公众丑闻。她们都经历了同样的悲剧:每人都有一个孩子死于疾病或事故。

在20世纪初,董事会依然全都是吉尼斯家族成员,但他们逐渐变得思想保守,缺少足够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无法做出英明的决策。股份在每一代的子孙中分配。家族所有权因为兼并和扩大而逐渐落入人手。

鲁珀特·吉尼斯成功领导公司长达35年,《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Guinness Book of World Records)就是在他的领导下编纂的。他在1962年之前一直担任董事长职位,直到88岁才卸任。他的弟弟和儿子都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所以他一直在等待孙子本杰明·吉尼斯成长到可以掌管公司的年龄。本杰明仅在进入公司四年后就被任命为董事长,当时年仅25岁。他性格内向羞涩,一直想成为一名农民。很明显,他并不是个精明的商人。

他试图在公司发展酒精饮品之外的产品,而这是个严重的错误。

20世纪70年代,公司运营状况不佳,利润缩减。

公司上市后的100年里,管理权一直是从父亲传到儿子。然而,在1986年,本杰明聘用了一个外人任公司的CEO,他就是欧内斯特·桑德斯。桑德斯原本在雀巢任职,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管理人员。

桑德斯确实让公司形势有所好转,他开始集中销售黑啤。

他还运用了收购策略,兼并了烈酒行业。1986年,他以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Distillers公司。Distillers比吉尼斯更大,这次收购将吉尼斯家族的控股权从22%降至4.5%。

后来证明,桑德斯非法抬高吉尼斯股价,以股票加现金的形式和Distillers交易。

虽然吉尼斯家族并没有参与此事,但依然让这个家族名誉扫地。桑德斯入了狱。

为了防止公司被外人接管,吉尼斯在1997年与大都会公司合并,成立了帝亚吉欧集团。14

吉尼斯家族依然拥有都柏林啤酒厂51%的股份,但在吉尼斯公司的股份已经不到3%。董事会中已经没有吉尼斯家族成员,他们也失去了对公司的管理权。

吉尼斯家族依然拥有大量资金。据称,第四代艾弗伯爵爱德华·吉尼斯资产达30亿美元。他是个农民,也是个另类的能源投资者。

2006年,吉尼斯家族设立了家族理财室——艾弗财富基金。他们管理家族财富,并向其他家族提供家族理财室服务,他们将家族理财室做成了一份事业。

也许吉尼斯家族能将这个事业做得和啤酒业一样成功,但要想通过投资获得和做生意同样的收益,是非常困难的。

除非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否则不要削弱对家族企业的所有权。不要从外部引进管理人才,要让家人积极参与到公司的管理和掌控中来,这常常是家族身份和财富创造策略的核心。总体而言,宁愿掌控一个了解的小企业,也好过在不了解也无法掌控的大企业里拥有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