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一步一步扎实前行


这个想法很简单,因为是从很小的方面开始起步的,你就会努力做一系列事情,如果够幸运的话,你会在时间、金钱和信心都耗尽前寻找到发展契机。尽管这个契机可能微不足道,但它也不是免费的晚餐。你必须积累足够的金钱将这点希望发扬光大,使其能够帮助你寻找到其他更好的契机。

我们的生意是从一份单独的时事通讯开始的。1978年,我们感觉可能即将有大批美国人会对海外机遇感兴趣……不是旅游的机会,而是更深刻、更长久的体会,因此我们开办了一个名为"国际生活"的时事通讯。

那时,作者中的长者——比尔·邦纳还在为位于华盛顿的一家名为全国纳税人联盟的小型公益组织工作。1973年,创建之初,他的周薪为100美元。然而,当他1978年离开时,作为组织的执行理事,他的年收入已达6万美元了。据此看来,这项投资是有利可图的。但是,他的勃勃雄心却不会止于此,因此,他开始了对"公共事业"的通盘考虑。他曾做过减轻税负和削减政府开支方面的工作。尽管他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但是政府开支还是在持续上涨,似乎他是在与历史潮流做斗争。

开办一个时事通讯是个投机生意,但却并非毫无理性可言。他对直邮集资领域非常熟悉,通过寄送直邮信件来争取新时事通讯的订户是他迈出的"第一步"。

即便如此,初次营销的开销仍使其负债累累。如果这一步不奏效的话,他将不得不花费数年的时间来清还债务。幸运的是,"国际生活"成功了!时至今日,这个时事通讯仍在位于爱尔兰的总部发行。

因此,在此后的30余年里,他一步步前行,陆续发行了其他出版物,进入金融领域,涉足互联网,并在国外开拓了类似生意。

出版业很适合我们,实际上我们是用"局外人"的想法来对待投资、健康和其他话题的。如此一来,我们不会有很重的压力,既不会像开卡车那样危险、沉闷、无聊,也不会像经营美联储那样没有诚信度可言。

在内心深处,我们是作家,企业给了我们写作的机会,我们每日更新的金融博客《每日清算》(The Daily Reckoning),已经连续写了12年了。

当然,企业总是存在黄金期和低谷期的。通常,当我们忽略了"一步步扎实前行"这一规则时,就会出现亏损,有时甚至亏损很大。例如,我们曾考虑在法国购买一座城堡作为会议中心来经营,当然理论上说这是行得通的,但这却需要跨越好几步来实现。我们必须进入一个截然不同的文化、政治和区域管理的环境中,我们没有会议中心方面的管理经验,不知道如何装修,也不了解如何与帮助我们做中心运营的律师搞好关系。

每一个错误对我们来说都可能是沉重一击,获得此类经验的代价太大了。除会议中心外,我们也没有在那一领域继续开拓市场的打算,因此,这个学费交的似乎太不值了。

即便是在出版领域,每次当我们一下跨出好几步时,同样必须为自己的冒进埋单。譬如,在早期,我们感觉可以开拓一下杂志领域,因此,便发行了一本名为《科学前沿》的杂志。

出发点很好,但杂志毕竟和时事通讯不同,人们对时事通讯的期望值顶多是业余水平即可,但杂志则必须是老道的、专业的。同时,杂志还需要有广告支持,不然很难运营下去,因为杂志的印刷、投递、编辑和企业一般运营费用与时事通讯相比太高了。但当时我们对广告销售、杂志报摊零售、杂志订阅销售和杂志编辑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没有任何了解。

该杂志发行了数年,每年都赔钱,最终我们不得不放弃。

另一次失败的冒险是发行了一份讽刺性报纸。广义上来讲,这是属于"出版业"的范畴,但实际与我们认为我们了解的领域相距甚远。当时的想法是以周报的形式讽刺发生在华盛顿的所有事情,将其投放至周围的城镇,办报经费通过付费广告解决。在我们的想象中,人们在办公室阅读该报纸时会笑得瘫倒在地,电台、电视台的主播会时常引用报纸内容来取悦听众或观众。我们甚至认为广告主会主动电话联系我们,要求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因为我们没有独立的广告销售部门。

不过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广告主是不会愿意在一份所有内容都是笑话的报纸上做宣传的。(回顾往事,我们发现,当时应该试着让那些没有在我们报纸上登广告的业主来作广告。)而且,我们也没有意识到华盛顿人是一群对待政坛非常严肃的人,或许取笑他们对我们来说很有意思,但他们却无法接受。

《公众盛会》如同其名字一样,在发行几周后就宣布失败了。幸好这些挫折都是在早期经历的,是值得我们付学费来吸取的重要教训:一定要坚持"一步步扎实前行"的原则。

与此规则相关的另一条规则是竞争对手教会我们的:

他说:"我始终在冒险,但我从不甘冒那种足以毁灭企业的风险。"

冒一些小风险,从中吸取教训,再去进行更多小的风险尝试。千万不要把企业本身置于风险中,因为创业太难了。而且随着你吸取的教训越来越多,你的企业也会变得越来越有价值。

如果你有能力让企业发展得足够大,你将会积累到足够的资金和经验来帮助实现真正的成功——建立起能够获得巨大收益的实体企业。

每一个新开创的企业都是一个"做什么"的企业,而不是"为什么"的许诺。你了解,只有清除掉那些不能做的方面,才是企业真正应该发展的方向。当然,尽管试图努力从每一次失败中吸取通用而非具体的教训,但你永远无法确定到底能吸取到多少。

因为你永远无法确定为什么会失败。你必须猜测,继而尝试。每次尝试都要付出时间和金钱的代价,同时,每一次尝试也会将你与真正的发展方向之间的距离拉近些,使你距离积累到真正的家族财富的目标更近。

这也是另一条规则更容易理解的原因,我们称之为"加速的失败"规则。因为你无法了解什么东西能够真正发挥作用,而且,通常在你的最初努力和最终目标之间总会存在大量的无用功。因此,技巧就是尽快地、用最小成本获得成功之道。时间和金钱都是有限的,任何人都不想在寻找到那个可持续的经营模式前将它们全部耗尽。记住,只要你开创的事业还"存在",你就没出局,就应继续考察、尝试、失败。

"加速的失败"使我们明白我们不可能知道未来的发展方向,只有经过反复试验,不断摸索,方可看清其真面目。这条规则同时强调了一个重要但总是被忽略的成功企业家特质:谦逊。投资领域和企业经营相似,那些自称无所不懂的人通常会让人失望,反而是那些承认自己不知道答案的人会更容易看清事情的本质。

你应该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开始时,你是无法了解什么东西会起作用的。事实上,经过35年的行业内摸爬滚打,我们经常会觉得自己知道的好像反而越来越少了。对于任何确定的结论,我们都会想出十几种例外情况、警示行为和反例。

那些认为不经过考察就知道答案的人会把自己和企业置于风险中,因为只有少部分规则是起作用的,而不起作用的规则却无穷无尽。因此,人们自认为了解的答案确实是有效规则的概率非常小。

最流行的企业家理念是每个人对自己开拓的事业都有一个"愿景",但是,人对自己越自信,坚持实现这一目标的时间越长,投入的越多,反倒可能越不容易奏效。正如哲学家麦克·泰森(Mike Tyson)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计划,直到他们的脸被现实给予重重的一击。"

有时,生活每天给予企业家的重创达数次之多,因此,世界上真正的企业家很少有人依然保有一个坚挺的鼻子。如果他坚持己见,承受重击——坚毅地忍受着生活给予的所有打击——很快,他就会被击倒,失去知觉。

故事里的企业家与现实中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现实中的创业者知道自己必须腾挪躲闪、迂回行进,必须避开生活的重拳,而不是迎面接住。如果他有自己的计划,则会清楚理想是无法替代现实的。一旦现实情况显示其愿景无法实现,他会迅速打住,并将该计划与其他数以百万计的不切实际的愿景一起抛入垃圾箱,否则他本人及其事业将会被无情淘汰。

与大众喜闻乐见的故事相反,无论何时,现实中的创业者都在竭力避免风险,因为他们开始创业后很快就发现,在商场上经常会遭遇出其不意的打击。所以,如果想继续经营并最终取得成功,他们必须尽量避免风险。

"加速的失败"是一种控制风险、尽快发现"奏效规则"的方法。

"一步步扎实前行"是到达目的地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