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待在学校?


换个更常见的例子,一个孩子如果注定要进入家族企业,他将如何选择?是花更多时间待在学校好呢还是直接去工作比较好?几乎任何家长都会说:"待在学校时间越长越好。"如果进一步问他们接受更多教育有什么好处,他们会说:"最起码无害。"

但可能还真的有害。

事实上,人们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在干什么,时刻都在学习。因此,真正的问题是,在哪里能学到更多东西?或者什么样的学习更有价值?

学习书本上的知识,特别是科学知识,很有用。但是,如果"时间会使个人努力翻倍"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么早点开始积累判断本能、经验和预测能力等在现实生活中很实用的技能可能会更有价值。此外,花在学校的时间不止缺少生产性,而且可能不利于真正有用的知识的积累。

学校教授的多数内容(因学科不同而不同)实际上根本不是知识,只不过是些流行的华而不实的知性言论而已。不久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它们有些是错误的。设想,一个穷困的家庭千方百计将孩子送进了一所常春藤盟校,孩子顺利毕业,获得了经济学或金融学位。之后,家人又设法供其进入一所商学院进修,以便更深入学习该领域知识。等孩子最终毕业时,家里已为其教育支出了差不多30万美元。

最终毕业后,他开始用最新的金融理论知识来处理家庭财富。譬如说,他毕业时是2005~2007年间,为了通过"稳妥"的投资赚取更多钱,他可能会将家庭的抵押贷款利息做个投资组合。同时,他可能利用最新的投资组合理论将一半家庭财富拿出来进行投资。

也或者他可能用自己的所学来创立一番事业。你可以想象下,一旦他告诉自己的父亲和家里的长辈,有更新、更好的方式来处理这些财产,以及他们应该尝试通过开办一家公司来"使股东利益最大化",家人会如何反应呢?

长辈们可能会大摇其头,并且说:"不不不……举债可不是好事儿……"

或者说:"嗯……这样好像不太妥当……"

但如果让他们解释为什么不同意将新知识用到实践中时,他们又很难讲出自己的理由。他们的判断依据仅仅是数十年累积的判断力、习惯和智慧,但这些东西却无法与年轻的工商管理硕士们的科学理论长时间抗衡。

最终,守旧者只能放弃:"是的,我想你是对的。我们可以通过举债来增加股权收益……我们认为这种方法应该可行。"

它确实是可行的,不过只是在很短的时间内。2006年,企业利润率可能会空前提高……甚至可能买下了一台公司喷射机,并准备开拓新的市场了。

"是的,看来孩子的想法是对的,"长辈们这样对自己说,"时代真的不同了。"

因此,已经经营得相当成功的企业在同行(如雷曼兄弟)尚未破落之前仍在不断贷款。之后,新一轮重要周期性下降出现了,公司破产了。

尤里乌斯·凯撒从没读过MBA,康内留斯·范德比尔特没有,亨利·福特没有,安德鲁·卡内基也没有。事实上,商业和金融史上的所有成功人士都没有获得过此学历。那时,MBA这个名词甚至还没有被创造出来。

凯撒的经营才能是追随父亲的脚步学到的。父亲告诉他如何才能成为一个长官、议员和统治者,凯撒从中学会了如何与人对话,如何思考,什么样的人值得信赖。父亲的启蒙为其发展奠定了基础,之后的凯撒才能够追随父亲的足迹一步步走得更远。

凯撒并非是从零起步的,也并非白手起家,父亲为他创建了一个起步平台,并给予他发展事业的资本:技能、名誉、经验、资金和可用之人。

良好的名声,作为父母给子女的一项遗产,其重要性经常被低估。建立信任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我们信任马丁先生制作的吉他质量,因为他的家族从事此行业太多太多年了;同样我们也信任福特先生制造的汽车质量以及好时公司的巧克力产品。

在一架航班上,坐在我们旁边的一位先生说:"在中国做生意,花时间建立起彼此之间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如若不然,你肯定会亏损。他们不信任你,就不会认真对待你。他们保护自己的方式就是先欺骗你。"

信任会降低生意成本,会使你更少地依赖律师和契约,甚至无须保险、债券和犹豫不决。这就是为什么同种族同文化的人喜欢跟彼此做生意的原因,他们互相了解对方,互相知道对方的期望值,也清楚什么人值得信任,值得你给予多少信任。

即使对于那些知名的公开行业,如影视制作、银行业和政界等,信任、联络人和"品牌"知名度也是非常重要的。譬如说,进入娱乐圈或政界很难,但如果父母能为你寻找到一个突破口,则要容易得多。如安吉丽娜·朱莉(父亲:乔恩·沃伊特),迈克尔·道格拉斯(父亲:柯克·道格拉斯),杰夫·布里奇斯(父亲:劳埃德·布里奇斯)和许多著名的政治人物都是如此。

当然,该规则适用于几乎每一个职业和每一项事业,不管是水管装置业还是服饰制造业,总是一代人打基础,后代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的。

这是时间使努力加倍这一规则的另一种形式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