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前言


富人与普通人有什么本质区别?

海明威说:富人比我们有更多的钱这一事实是产生鸿沟的原因。

最近,我们驱车经过巴尔的摩的一个工人阶层社区,名叫邓多克。这里遍布着一两层的木屋,它们被集中建在一小块儿区域内。50年前,巴尔的摩的工人们就居住于此。这些居民在重工企业工作,包括伯利恒钢铁公司(Bethlethem Steel)、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B&O铁路以及繁忙的港口。

如今,当年那些薪资颇丰的行业大都不再繁荣甚至销声匿迹了,一批高耸的公寓楼林立在河边,这里已经成了巴尔的摩年轻白领们的聚居区。老一代居民的后代很多早已经搬走——有的搬到了附近的郊区,有的去了其他城市。

但是大多数的后代还依然居住在那里。虽然父辈和祖父辈曾在这里生活得很安逸,但是大多数人的经济条件非常一般,也因此,现在这些后代中也很少有人能过上富裕的日子。

穿过小镇,在富裕且"古老"的罗兰德帕克北部郊区和鲁克斯顿,那里的人则截然不同。多年以前富人们离开了那座城市,定居在这片绿树成荫的郊区。他们中的一些人变得更加富有,一些则越来越穷。但是总体来说,他们仍是那群人,那群延续着50年前父辈在这一地区生活的人。

但是人们不禁要问,经过世代相传之后,为什么有的家族依然富有,而有的家族仍然一贫如洗?

秘密很简单:富裕的家族懂得从长计议。

我来问你一些问题吧。假如能长生不老,你会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吗?你对金钱的态度会不会有所改变?如果认识到不用匆匆忙忙地去挣钱,你会不会放慢生活节奏?当知道现有的钱不会让你维持很长时间,你也不会减少开支吗?

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继承财产的秘密都能追溯到同一个源头——长期规划的理念。真正富有的人在花钱的时候总是谨小慎微,他们会把钱花在那些能长久维持其价值的东西上。

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不急于参与或者撤离投资。相反,当发现了一些新领域,他们会持续坚持下去,甚至几十年。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对家族进行长期的规划,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应对管理的挑战并扩大家族的财富。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投资教育和培训,以及为什么家族成员要加入集体的财富中,而不是将财富分离。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引导孩子们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伴侣,因为他们知道一个烂苹果会侵蚀整箱苹果。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律师和会计师身上花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以确保他们的安排是正确的,能传递他们的财富并对其进行保护。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喜欢具有深层价值的资产,胜于动能投资法。随着时间推移,其价值会上升至顶峰,而动能投资法则会慢慢降低。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等待许多年——为的是以合理的价格进行正确的投资。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喜欢有长期回报的投资,例如木材、矿山和基础设施。而且这也是他们从复合增长中获益的原因:让相对弱小的收益在几代人的时期内都实现增长。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对消除成本近乎狂热,如税费、投资成本以及没有回报的生活消费。因为他们知道,时间消逝会蚕食掉他们的家族财产。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与专业人士保持长期的合伙关系,因为他们需要这些专业人士的帮助,确保他们的利益得到保护和他们的计划得以实施。

这全都是时间问题。他们有钱,而且希望长期拥有。因此他们非常努力地工作,投资教育和专业建议,以确保他们拥有他们所需要的个人资源。

在接下来的内容中,你将看到"远见"在所有事情中所起的作用。但是,谈论"远见"是一回事,具备有"远见"的眼光又是另外一回事。它的意义通常体现在大多数人做不到的事情上:为了明天的事业而放弃今天的利益。

针对这个问题,心理学家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他们的研究结果正是你所期待的。为使长远目标更加成功,人们能放弃眼前的利益。

例如,有一项研究,给孩子们棉花糖吃。但是这些孩子面临一种选择,他们可以马上就获得一颗棉花糖,但是如果他们愿意等待,他们晚些时候就能获得两颗棉花糖。孩子们非常踌躇,他们烦躁不安,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拿糖果,因为他们知道,两颗糖果比一颗更诱人。

在这项研究中,大多数孩子能自我控制3分钟。有30%的孩子能控制15分钟,然后得到了两颗糖果。1

这项研究中的主要研究者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对他小女儿的朋友做过测试,因此多年以来他对此研究课题一直很关注。这些孩子长大以后,他开始注意到他的棉花糖测试与女孩们在学校里的表现之间的联系。怀着好奇的想法,他继续做了一项严肃的调查,以探讨他的棉花糖测试在其他领域的体现。结果发现,一般来说,那些不能等待第二颗糖果的女孩在以后的行为习惯和学习上通常会存在一定的问题。她们的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1]分数都很低,专注力很差,甚至和朋友之间的友谊也很脆弱。

通常来说,那些可以等待15分钟的孩子,他们的SAT分数比那些只能等待30秒钟的孩子的分数要高出200分。

在另外一项研究中,研究者要么立即就给10来岁的青少年1美元,要么一周以后给2美元。他们发现学业成功的指数测试比IQ智商测试要好很多。

但是研究者并没有就此停止。孩子们长大后,心理学家回过头来看,令人惊讶的是,那些自律性差的孩子,事业上没有显著成就,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体重。

在试验中,米歇尔发现了一些有趣但有些恼人的事情。19个月大的孩子都可以用于做测试,看看他们能否延迟满足。如果他们能够做到,他们似乎注定会成功;如果他们不能做到,他们会在监狱中或者救济院中终老一生。这看起来似乎是遗传的问题,要么你是天生"精于此道",要么你没有这种先天的本事。但是米歇尔认为实际情况远远比这种非此即彼的假设更为复杂。就好比学习电脑,如果你没有接触电脑的机会,你就学不会电脑。2

总而言之,我们的观点是,你是不会刻意开发你自己的忍耐力的,除非你有这样做的原因。

如果谈到那些家族长期以来一直富有的秘诀的话,那就是:延迟享受。

不同文化的表现都能在很大程度上解释这一点,很多心理学家都相信这一事实。那些展望未来的人,那些规划未来的人——奇迹,奇迹!——他们必然会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甚至有一些地缘理论学家认为,某些族群的优秀表现同样可以用这个理论来加以解释。为什么欧洲更加富裕,而非洲却更加贫穷呢?为什么北美洲相对富裕,而南美洲却相对贫穷呢?(在多年前,差异越发明显时,这个问题更有意义。)一般来说,为什么地处寒冷地带的国家比温暖地带的国家更加成功呢?

他们认为,寒冷的气候更能迫使人们有一个长远生存的观点。

无论你相信与否,如今在非洲的热带大草原上,仍然存在着原始的狩猎采集者部落。人类学家经过研究发现,他们对于未来没有多少感知。他们不用为未来做什么准备,因为他们不需要这样做。第一天的狩猎和第二天的狩猎结果相差无几,隔天的坚果和野莓与前天的基本相同。没有必要去想象未来或者规划未来。

据推测,与这些原始部落很相似的人们迁徙到了欧洲和亚洲,在新的地方他们遇到了新的挑战。大约3万年前,有一些人类部落跟随驯鹿沿着欧洲大陆冰川的冰面迁徙。

我在法国居住的房子附近有一个洞穴,它可以提供证据。几千年以前,一群猎人在这里开凿了一个洞穴,作为滞留地。但那仅仅是一个滞留地,当时他们跟随鹿群走遍了欧洲。由于天气变化,他们的生活方式也随之而改变。为了适应气候的变化,他们不得不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的居住场所。

在寒冷的气候里,你需要储存食物、衣物……准备遮风挡雨的地方,以抵御恶劣的天气。在某些地方,植物的生长期限只有几个月。为了储存足够的生活必需品,以抵御漫长而寒冷的季节,人们不得不夜以继日地工作。是否是这种现实情况引起人们思维的变化,引发人们思考未来,或者是否是这种恶劣的气候淘汰了那些毫无准备的人,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种想法悄然诞生,伴随更多想法的出现,发展成一种文化规则。

毋容置疑,在农作物减少的情况下,坚定了未来设想得以成功的理念。收集野生粮食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是要种植它们则难上加难。在温暖而干燥的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种植粮食不仅需要准备好土地和种子,更重要的是灌溉。所有这些情况都引发人们思考未来。为了将来能生存下去,他们需要现在做出牺牲。

有多少家族在饥肠辘辘中辗转入睡,而不愿"吃掉他们的玉米种子"?他们不得不做出牺牲……忍耐……自律,不能吃掉他们保存的用来播种的玉米,否则他们第二年就没有玉米种子可供种植了。人们不仅要学会储存一些玉米,而且务必是最好的,因为这些才是最好的种子。因此一个家族必须舍弃自己最好的食物……只为明年能收获更多。

快速浏览一下地图,也能揭示另外一个令人好奇的现象。看看那些富裕的国家处于什么地理位置?然后看看那些贫困的人们又处于什么地理位置?以海地为例,这是地球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但也是最易种植粮食的地方之一。回想一下,你还能想到其他哪些地方容易种植粮食呢?那就看看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的国家:刚果民主共和国、布隆迪以及利比亚。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瑞士。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但也是世界上最难种植粮食的地方之一。再次回想一下,看看其他一些相对富裕的国家:瑞典、挪威、丹麦、德国和英国。

这些都是很难种植粮食的地方,难道它们只是巧合吗?在那些地方,几千年来,为了不忍饥挨饿,人们不得不为将来而考虑、计划和准备。

当然,情况远远不止这些。以美国的西弗吉尼亚州为例,表面上看,西弗吉利尼亚和瑞士几乎是一对孪生兄弟。它们都是多山的地区,都是位于强大的经济实体之间的内陆区域,都是由欧洲血统的人组成了当地大部分居民。

但是它们的相似点仅此而已。就资源方面而言,瑞士很匮乏,西弗吉尼亚很富有。瑞士只有极少的木材、少量的可垦地以及稀少的矿产资源,西弗吉尼亚几乎有取之不尽的资源。例如,它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足以让整个美国使用100年;它没有宽广的平坦土地,但是和瑞士相比,西弗吉尼亚却有更加实用的、肥沃的农田,它的山脉也不太高或太陡峭,还有丰富的木材资源和淡水资源。

但奇怪的是,就其收入和资产净值而言,二者之间大相径庭,表现与上述条件相反。瑞士人是世界上最富裕的,然而西弗吉尼亚州人却是美国最穷的一部分。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不知道,但是二者之间的文化差异很大。瑞士人从一种向前看的、耐心的、自我牺牲的文化中发展而来,可能正是"漫长而寒冷"的冬季夸张了这种"准备、准备、再准备"的文化。瑞士人按照建世界上最坚固建筑物的信条使用混凝土、石头和坚硬的木头修筑房子。他们甚至不得不修建地下栖身处……带上储存的食物和用品以抵御灾难。瑞士人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人均代际财富转移量。

我们对西弗吉尼亚州很了解,它可能是我们最喜欢的州,但是也有一个关于它的困惑。这个州到处都有岩石和树木,与法国普瓦图柔软而形状有趣的岩石相比——我们在那花费了数年的时间修建石墙,西弗吉尼亚州的岩石是石匠们梦寐以求的,这些岩石很坚硬,通常是方形的。实际上,它们自己都能恰到好处地安放。

至于木材,想象一下瑞士木工看到西弗吉尼亚州的木材资源时的艳羡目光吧!瑞士古老的硬木森林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被砍伐掉了,剩下的只能是受到抑制生长的,大多数是针叶树。虽然针叶树也有自己好的特质,但绝对不能和西弗吉尼亚州山上密布的绿色茵茵的橡树、山毛榉和山核桃树相提并论。

最初的定居者使用树木修建他们的小木屋,在石头地基上进行建造,之后加上2×4米的铝制外墙板和干式墙。更不用提厕所和移动式房屋了。甚至在如今的21世纪,你在西弗吉尼亚州看到的许多房屋都是棚户结构的——建筑上看起来不雅观、不舒适、不好看,都是临时的。与坚固的瑞士房子相比,普通的西弗吉尼亚州的房子只能算是简陋的棚舍。

而且,当着眼于瑞士大多房屋时,你能看到房屋表象背后生动和久远的故事。透过双眼,你看到的是设计建造超过几个世纪的漂亮房屋,看不到任何像西弗吉尼亚州那样典型的草坪装饰。没有引擎盖翘起、轮子卸掉、锈迹斑斑的汽车;没有躺着的冰箱——它们好似在战争中被杀死、遗留在倒下的地方;你也看不到割草机、拖拉机、水泥搅拌机、小孩的玩具……以及任何在西弗吉尼亚州用来填满公园和花园空地的其他大量物品。没人知道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我们提出了一种假设:他们是富足的牺牲品。

在瑞士,冬天的来临意味着人们好几个月很少见到食物。这要求他们提前考虑,为几个月的匮乏做好准备。你也可以想象由相同现象构筑的西弗吉尼亚州山区人的文化。但是这个山岳之州是一个相对富足的地方,至少有欧洲人在发明了高效的狩猎步枪后定居于此。首批欧洲定居者,是坚韧的斯科特-爱尔兰人,他们发现这个地方有很多猎物,甚至是在冬天。他们拥有比之前的"印第安人"更精良的装备,而且发现在这里谋生还是相对容易的。

事实上,根据一些报告所述,西弗吉尼亚本地部落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习惯。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努力工作。当第一批白人向本地人学习时,他们不仅学会了印第安人的生存技巧,也领会了无忧无虑的生活态度。

甚至时至今日,山里人似乎不会特别关注于未来的计划。当形势变得艰难时,不善于规划未来的阿巴拉契亚人就去打猎,正如印第安人一样。

至于简陋的寄宿房屋,定居者们仅仅学会了之前迁徙到这里的印第安猎人的习惯。没必要修建持久的房屋结构,反正他们很快会迁到下个山谷……下个空洞……下个县城……那为什么不把电冰箱扔在门外呢?到处一片混乱。一切如此充裕,尤其是土地。把垃圾扔出去,然后搬到其他地方。他们的态度非常适合这片土地。为什么要顶着各种麻烦建造合适的停车库、适宜的房子,反正你很快要迁到其他地方。

但这绝非是鼓励传承和积累财富的态度。我们必须效仿瑞士人和荷兰人的品质,而不能步西弗吉尼亚人和海地人的后尘。考虑到未来收益,我们必须现在做出牺牲。

不幸的是,未来是我们个人无法预料到的,因为它是我们谈论的遥远的未来,20年或50年以后。

只有通过展望未来我们才能建立持久的财富,仅用双眼看是无法达到的。顺便说一下,除了金钱,财富还有多种存在形式。

有件事是你亲眼所见:罗马并非一天建成(伟业非一日之功)。卢森堡公园亦如此。欧洲的建筑财富是几百年来投资和保护的结晶。棚屋和茅舍消失了,卢浮宫和凡尔赛宫依然巍然屹立,风采依旧,它们是欧洲公众财富的一部分。

也有大量私有财富。你可以有一栋房子,或丑陋或漂亮。其价值,从纳税乃至市场的角度看,观点可能是一样的。漂亮的房屋花费了更多精力来维护,甚至是几代人。

凭借微薄的收入,我们在1994年买下了Ouzilly的别墅。主人将房子卖给我们是因为他们无法承担将其维持下去的费用。我们发现自己也只能勉强支付。单词"chateau"的准确含义是"钱坑"。许多人认为它是财富破坏者,而不是财富创建者。大多数人认为这是剥夺未来后代享有财富的方法,而不是为他们储存财富。

但生活是有趣的,让人好奇的,充满讽刺的。以前的房主买别墅别无他法,就用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革命手稿支付。地方贵族为保命逃离了法国,那里的别墅就成了革命者的战利品。

到20世纪70年代,别墅附近的土地已经被连续的几代人瓜分了。剩下的土地大约300英亩,不足以支撑这座房子和家族,不得不出售。

卖主告诉我们夏天的天气总是很好,"七月和八月从不下雨"。至于屋顶,他声称,"从不漏水"。七月的一天,就在我们买下该别墅不久,就发现他撒了两次谎。

当然,维修西弗吉尼亚小房子的屋顶要比维修法国的别墅安全和容易得多。法国当地的这种板岩(ardoise)非常昂贵。但是修完之后,我们得到什么呢?我们会有干燥的别墅,屋顶也能够在五代人之内保持完好。虽然这耗资不菲,但是我们的儿女和子孙会感激我们,因为我们给了他们持久的财产。

在整个法国,有大量"别墅时代"的遗迹。一些是资产,一些不是。如果房主没有修葺别墅的屋顶,这些别墅都是负债;如果房主维护好了屋顶,这些别墅就是他们的资产,能够延续若干代人,只要法国政府没有对他们课税太重。

关于花园也可以做出同样广泛的评论——少用一些"如果""并且""但是"。在整个欧洲也是这样的情况,你会发现花园的种植是为增加后代人的财富,而不是种植者的财富。例如,在我们这,我们就种植了美国梧桐(枫树),形成了林荫道。可叹的是,这些树木生长得很慢,但是它们的主人却老得很快。当本书作者的孙子达到他们现在的年龄时,这些树才会实现完全的利益回报。

然而,当前这一代人,这一代种树的人,会和更换石板屋顶的人一样毫无争议的贫穷,但是那些收获成果的人就相当富有了。时间施展出了它的魔力。未来一代人就可以有尊严地享受着这些经历了一代人生命时光成长起来的树。

再次回到那个话题,除非你能在那里待上更长的时间,更加准确地说,你打算让你的子孙后代都在那里待上更长的时间……或者也许今后能在那里停留的人会感激你所带来的福祉。

另外一个有效创造和保持财富的族群是犹太人。历史上许多犹太人的身份不仅仅是农民,他们也是生意人、商人、医生、教师和借贷者。通常情况下,虽然不是在所有的情况下,他们被否定了对土地的拥有权利。他们不能种树,不能种植任何东西,通常,他们没有"保存粮食种子"的必要。你也许会想,他们是世界上最浪费的挥霍者吧,或者是地球上"只为了今天而活"的群体吧?但他们不是。他们对自己的财富很小心地看管着,而且很有远见。这是为什么呢?

能想到的一个方面是,犹太人也极端地以他们自己的历史为中心。反过来看,历史也是一种未来。历史给了他们相同的聚焦点,就是集中于做准备的需要。

犹太人的历史是一部漫长的灾难史,一个接着一个。这些灾难多次险些让犹太人遭遇灭顶之灾,所幸他们九死一生地逃离。逃离需要花费大量的钱。因此,犹太人比世界上任何种族的人都更加着眼于未来。他们不得不做准备。在任何时候,政府或者暴徒的沉重打击都有可能从天而降。他们不能种树,但是他们可以积累财富,通常是以黄金和钻石的形式。犹太人今天成了世界上最会赚钱的人,这绝不是巧合。

事实上,如果具有犹太人的理念,我们就可能将我们的假设拓宽成一种一般理论。

逆境让一个民族学会珍视准备。财富在转让形式上是可准备的。

本书的第1章解决了许多反对的意见:为什么你会觉得厌烦?我们能不能假设供应渠道会让超市的货架堆满,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计划不会结束吗?储存粮食的欲望(或者财富),对于后代人而言,难道不是无用的和过时的吗?此外,如果现在就大把花钱不是有趣得多吗?

假如你已经跨越了这些问题的答案,下面各个章节将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我们(本书作者)并非是这类问题的专家,我们也只是在学习探索之中。但是我们很乐意将我们独立思考的成果和我们学习到的东西传递给你。无论正确与否(或者无论是否有用),一切取决于你自己的判断。

但是其中的要点是值得记住的:本书所要讲的不是关于要获得什么东西,而是关于要放弃一些东西。本书是写给播种者、盖屋顶者、修建者、储存者的。本书也是写给愿意做出牺牲的人,甚至是相对令人愉快地做出牺牲,这样能让其他人从中受益,虽然可能是永远不会见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