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海外账户


让我们再来讲述一下我们的经验。我们卖力工作了30年,好不容易攒了点儿钱,我们决定找一家私人银行来存钱。我们去了伦敦,那时去伦敦很方便。在那里,我们找到了几家业界领先的银行,并和它们的"私人客户"部门管理人员进行了商谈。每家银行都有一些穿着考究、善于辞令的商学院毕业生。每个人都跟我们谈到现代投资组合管理理论、投资回报率的"有效边界"等。那时,我们就知道这些话都是浮夸而又让人费解的辞令。最终,我们找到了一家务实的投资公司。这家投资公司的分析师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我们不谋而合。该公司甚至还对家族理财室的当事人做了专门研究,其投资方案很符合我们的心意,对我们来说,真的很完美。只是有一个问题。

在帕尔马尔街附近,坐在镶橡木板的会议室中,我们看到银行家一脸苦恼的样子。我们谈话很投机,让我高兴的是我们还是志同道合的伙伴,至少在经济问题上确是如此。但是,当告诉他我们想要存多少钱时,问题就出现了。

"很抱歉,先生。"这个英国人说话很得体,"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还是跟你说了吧,你的资金不足以吸引我们,我们只接收2亿美元以上的存款。"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感到很震惊。怎么会有那么多拥有2亿美元财产的客户供这家公司来管理呢。

后来,我们去了另一个国家,并找到了一个愿意接收我们这笔微不足道的存款的公司。但是,大多数美国人还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外资银行不想接收美国客户。为什么呢?因为美国有太多繁文缛节的规定,客户和银行都为此感到头痛不已,各个银行通常都不愿意同美国客户进行业务往来。

这个问题很棘手,但不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障碍。我们将告诉你我们是如何在一分钟内解决这个问题的。简单来说,就是要开立一个国外账户,诸如加拿大、丹麦、英国,账户所在国不应为避税港。你的大部分收益都会来自于重要银行的"离岸"账户,如汇丰银行和巴克莱银行,这样做就不会出现上述问题。

你一定听说过这样一句谚语:向权力讲真话。在面对权力的重压时,你可能宁愿说谎。虽然向权威撒谎也不是什么罪过,但是会带来许多麻烦。所有银行都受国际规则的约束,按照国际规则的要求,它们需要"了解客户"。每当开立账户时,我们都要提交居住证明,更不用说护照和其他身份证明了。为了在避税港开立账户,你也许可以伪造一整套独立非美国身份证明,但是要是被发现了,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可能会失去所有那些你不顾一切地想要保护的钱。

不仅如此,当你决定采取一些疯狂的举动时,你就注定会以疯狂、艰难的生活告终。我们有一个朋友,他变卖了他的企业,赚了一些钱,之后就去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以减少其征税额。他最终在列支敦士登建立了一个基金会。起初,该计划似乎进行得很完美,看上去他好像节省了不少钱。

但是,后来逐渐证明这种节税策略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我们不知道他具体都做了些什么,但是很显然,这个主意是由某个精明的律师或税务规划师想出的。从表面上来看,这种行为是"合法的",法律也允许这么做,但是税务代码存在大量的灰色地带,他将自己置于这样一种灰色地带,这种情况很危险。美国国税局扬言要宣布他的节税策略是无效且非法的。从理论上讲,他的行为算得上犯罪了,应该被送进监狱。

为保险起见,这个朋友逃到欧洲。我们还是不知道他的行为是否合法。但是,他与美国国税局之间隔着一条大西洋,他就感觉安全多了。麻烦的是,这条大西洋同时也阻隔了他妻子和她的家人。巴黎的生活很有趣,但只是暂时的。夫妻俩很快就觉得和他们的孩子之间也切断了联系,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我多么希望我从未试图逃避税款,真的不值得。"他跟我们说。

这个朋友又咨询了更多的律师。这些律师拜访了美国国税局。他们提出了一个假设的情况:"假设我们有这样一个客户……"

最终,他们成功地和收税人达成了和解。这个朋友放弃了他的基金会和节税计划,他偿付了之前没有支付的那些应付税款,还支付了适量的罚款和不菲的律师费。这样整件事情才算完全告终。

还有许多税务策略可供选择。想要找到一个国税局未曾注意到的漏洞就像一场军备竞赛,要在国税局发现漏洞之前加以利用。只要发现了一个漏洞,你还会发现更多的漏洞。最后,当你掌握了这些漏洞后,你的整个策略也会循环下去。

而且,通常情况下,你的策略越复杂,效果则越不明显。而律师和会计师会从中赚取不少钱,你则越来越贫穷、沮丧、紧张。很多人,也许甚至是大多数人,都承担不起这种风险和这些费用,整个家族也会因此而精疲力竭。

税收计划是如此,信托也是如此。你可以计划一些事情,这些计划听起来不错。然而情况发生变化时,你会发现你受制于你所设计的系统,你不可能改变它——这并不是一件易事。

论及信托,一个关键因素是放弃对财产的支配权。如果你放弃了对财产的支配权,严格地说,该财产可能就不属于你了。如果该财产不属于你,你也无需再担心因该财产而产生的税收,至少这种想法是这样的。

如果你不放弃对财产的支配权,税务机关一般会认为你仍然是该财产的合法所有者。你将因此而受益,也要因此承担相应的税务。

但是,要放弃财产的支配权,人们可能会感到害怕。你工作了一辈子才积攒了这么多财产,然后仅仅通过签署一份文件,你对这部分财产就不再享有决定权,某个甚至你都不认识的人现在拥有了法律上的"所有权",我们将这个人称为受托人。要是受托人在你背后放暗箭呢?你如何控制受托人?如果受托人带着你的钱潜逃呢?

对很多人来说,信托这个词很可怕,要是你不想采取这个方案,我们也不会责备你。但是,如果你想长期保存你的财产,这个方案还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还有一种不同的方案,就是家族信托。在这种方案中,家族对其财富来源将会享有更大程度的支配权,虽然该股份最终是由受托人支配的,至少家族可以直接支配其企业业务。

当然,要想保管好委托财产,还有很多方法可选。有的信托会赋予你收回委托财产的权利,还有其他信托会让你从这些资产中获得收益。通常情况下,受托人按照指示会为你提供财产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