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这种方案是如何运行的


这种方案的关键是要认识到这是一个家族解决方案,而不是个人解决方案。而且这种方案不是说要我们与我们的国家断绝联系。相反,在使自己的财产不受国家税收系统支配的同时,它可以使家族成员保持与美国的关系(或其他国家)。

这种做法是否适用于你,完全取决于你的个人情况和目标。

这一想法概括起来是指:主要因素是一个家族成员必须不是美国公民,这个家族成员(最好是年轻人)在移居国外期间应该有一些增值资产。这就意味着,"出境税"将达到最低限度。

不受美国系统控制的家族成员必须建立非美国的坚实结构,这些结构将成为这个家族的非美国资产的持有人或控制者。听起来很简单,当然事实并非如此。这种方案是如何运行的(或者是否会为你工作),取决于你的具体情况。下面提供了一个理想化的例子来解释这种方案是如何运行的。

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典当行的那个人。假设这个家族拥有一整排的典当行,每年税后收益是100万美元,典当行的总净额为1000万美元。这对夫妻很富裕,我们假设他们挥金如土,每年生活费就花掉100万美元。

但是,这个家族想要保护其财富来源,而且还想在家族中延续其典当行生意。通常情况下(我们将课税扣除额和其他因此而引发的税务忽略),将资产过继给其子女的计税成本是550万美元,为了支付这些税款,其子女很可能会变卖典当行或抵押经营。

为了避免这种问题,这个年轻人移居国外了。他没有支付出境税,因为他没有增值资产。然后,他建立了一个离岸结构——通常是一种信托、一个公司、一份新的遗嘱和一个银行/投资账户。这种结构以公平的市场价值从其父母处买下典当行。他花费了1000万美元,每年支付100万美元,总共支付10年(加上利息)。支付的款额仍然来自业务收入,获益人仍是其父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业务和盈利性资本资产都会被转移到海外实体机构中,因为在那里不需缴纳美国税款。

请记住,我们不是在谈论美国的不动产,或者是企业的业务收入。以上两者都需缴纳美国税金,因为这两者都在美国的支配范围内。美国国税局的税收不会减少,你的家人也不会因为避税措施而获得任何收益。

但是,企业作为一种资本资产,现在可能不在美国征税范围之内。这种资产可以转移(通过信托机构)给下一代,而不用承担任何税务责任,其税后收益也将成为非美国所有者的财产。

既然这个家族现在有了一种超越于美国税收制度的财务结构,现在他就可以按自己的方式来规划自己的资产,以减少税务的支出。这个家族还可以将其资产代代相传,每传递给下一代都不用向征税人缴纳税款。

按照这样的方式,这个家族就可以获得100万美元的税后收益,再加上利息和资本收益,要是管理得当,就无需向美国国税局缴纳税款,而这些资产也会不断地增长。

但是,请别急着下定论!难道上述例子中的父母就不必为业务增值支付资本利得税了吗?嗯,也许吧。

这取决于其财产的基准法律。在任何情况下,资本利得税的税率相对要低得多,仅占收益增值的15%,还不到转移资产价值的55%。

读者会发现,这个想法和多年前雄心勃勃的移民的想法大致一样。通常情况下,亚洲年轻男子会来美国做他的研究。他会先在美国立足,之后他的家人会利用这一优势。移民家庭不会举家搬至美国,他只是将美国作为一个临时基地,以避免本国带来的灾难。同时在国外,他还能获得更多的机会。

这一策略是这样构想的:让一个家人留在美国,资产分别放在国内和国外,这样家族资产就会有更大的灵活性。在理想的情况下,外籍家庭成员也会在国外建立一个立足点,也许某天整个家族都会想要移居国外。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通常情况下,家族会将美国的资产和收入耗尽,而让存放在海外的资产不断地增长。原因很简单:按照美国的税收机制,你要为积累的财富缴纳复杂且昂贵的遗产税和赠与税。而在国外,假设你选择好了资产的管辖权,你的财富就可以转移给下一代,程序很简单,也不用纳税。年复一年,收入或资本收益税最终可能为零。

从广义上讲,相比我们上述所列举的例子,还有一种更好的安排,这种安排会涉及不受美国税法支配的资产。试想一下,假设这是一家互联网企业,而不是典当行,然后这家企业会被一家外国实体收购并移出美国,可能会给所有者带来更多的利益。

或者试想一下,这个家族的资产是一种投资组合。资产很容易被移出美国,麻烦的是,"国外的"家人不能合理地对其进行收购。我们还没有谈过这个问题。但是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可以通过多种法律途径将财富从美国税收机构转至非美国税收机构中,如赠与物、酬金、薪金,不胜枚举。例如,税法规定配偶之间每年可以转移10万美元的资产,而无须纳税,那就可以从美国国籍的一方转至非美国国籍的一方。

但是,首先你要了解一下移居国外的系统是如何运作的。请记住,我们并不是在推荐这种做法,显然这种方法并不适合所有人。地产规划律师将这种方案称为"核选项",因为它会变得非常麻烦,但我们也认为它很有效。

此外,这种方案还适用于其他两个"动机",我们认为这两个"动机"也很重要。

这种方案中,将家人视为"局外人",政治、权力、官僚主义是资产财富的敌人。你会很容易靠近这些敌人,因为自然而然地你会想用金钱来购买政治力量,以保护你的财富。但是实际上这是一个陷阱,你最好与之保持一定的距离。这种内部或外部策略可以使家人与政治制度保持距离。

家族可以自由选择最适合资产保存的地方、法律、货币和税收制度,而不会被一个小小的政治单位挟持。家庭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最合适的机构。

概括来说,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发达国家并不是家庭财富的最佳选择地,美国尤其如此。发达国家的成本很高,它们的政治和经济制度看上去都不合时宜,甚至可以说已经退化了。

美国可能会走向死胡同。除了这个先进的福利国家带来的负担外,美国还面临着突出的老龄化负担。这个国家正走向破产(也许后果更严重),其"军工复合体"需要做出进一步的调整,以满足转移至该国的财富。简而言之,一些国家既有黄金期也有衰败期。美国现在就处于这样的衰败期,要是你孤注一掷,将所有的资产放在美国,并不能说这是一种好的选择。

总结一下本章所说的内容。你需要准备好坚实结构:你需要有一个家庭财富的所有者,通常是信托机构;所有者需要有一个投资/银行账户,通常是在一个有你可以信任的银行和货币的国家;还需要有一份遗嘱和资产规划以及合理的税务策略,将这些结构与你的家族财富和财务目标联系起来。

要想将这几种坚实结构安排妥当并不是一件易事。我们的建议是:尽早开始,才能做到有条不紊;当迫不得已时再采取"核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