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第2章 家族如何建设


家族财富的真正秘密在于永久性,至少在变动的生活中尽可能保持永久性。永恒的关系……永恒的策略……永恒的文化……永恒的财富。

现代"家族"不会按照我们的目标发展。这就是说,家族的长期财富战略需求与多变性和灵活性是很难兼顾的——至少,通常做不到……

举例来说:我们知道有几对未婚夫妇,他们常年生活在一起并有了孩子。孩子长大以后离开了,父母亲也随即决定分开。正如我们所知道的,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情感上这都会产生伤害。

当然,今天的社会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家族"、各种生活方式的夫妻、各种群体的朋友、再婚的父母亲以及从不同婚姻中带来的子女。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有这样一种普遍的观念,就是人根本不需要结婚。人们可以找到各种朋友以填补配偶、亲戚和孩子所充当的各种角色。热播的电视节目展示着如果和朋友而不是和家人居住在一起将会多么有趣。

对生活方式选择的批判远远超过了本书的讨论范围,但是我们知道,创造和保持财富超过一代人之久最可能的办法还是在传统的家族模式中。朋友只是暂时性的、很随意的关系,性伴侣和友谊飘忽不定。

无论怎样,家族关系却可能是永恒的。

你可能会说,家族财富的真正秘密在于永久性,或者至少在变动的生活中尽可能保持永久性。许多事情都超出了我们的控制。比如说长生不老就是不可能的。我们无法控制世界政局或者天气。我们只能去适应它们,正如它们也是如此。但是我们知道我们所想要的:永恒的关系……永恒的策略……永恒的文化……永恒的财富。

永恒始于家族。家族财富的灭失在于家族的消亡。我们想要做的就是在我们所能控制的事务中尽可能地创造出永恒性——首先是家族本身,然后是家族的资金。

那么让我们回到那个古老的被称为"核心家族"或者"当代家族"的模式中吧。在这种方法中,你结婚了,然后做着自然会发生的事情,直到某件自然会发生的事情自然发生,希望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大多数人都做着大多数人会做的事情——很随意地建立家庭,他们去上学,他们遇到了某个人,他们选择了在某地生活,他们的家族从那里起源,他们选择了某个职业,他们的孩子们上了当地的学校,他们可能会去当地的教堂做礼拜,继而根深蒂固地融入了当地大众文化中。他们陷于当地社会文化的压力之下,一直做着其他人都会做的同样的事情。

传统习俗意义上的富人也是如此。他们加入了共和党。他们墨守成规,购买了合乎其身份特征的房子和车子,参加了特定的社会事件,对慈善机构做出了适当的捐赠。他们和其他富人一起来往,看起来他们都是成功人士。随着财富的增长,他们的消费也跟着升级。后来,他们成了更大财富的消耗者,超过了自身创造的财富。

真正继承财富的家族做事情的方式是截然不同的。他们创建自己的文化,且相对独立。他们长远规划着自己的生活,目标明确。他们的时间规划视野比常规家族要悠长广阔得多,可能是20年、50年,甚至是100年,或者更长……

他们通过使用家族成员的才能平衡着生命的自然循环,年轻人与老年人,创立了家族业务和家族财富。青春和精力是创建财富宝贵的因素,然而长者和智慧对保持财富是最为核心的法宝。

青年是能量、热情和创意的来源;长者是家族经验的来源。

家族中年龄大的成员可以充当长者的角色,他们能够:

●调停争端(找到最好的、最能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

●实施决定规则,但不是制定规则

●讲述家族发展的故事和历史

●继承典礼和仪式,发挥纪念和传承之作用

常规的现代家族没有积极地去平衡生活的每个阶段。相反,每一代人都是在各自为战。但是核心家族模式对于代际财富建立而言也并非是充分的。

核心家族模式是自我为中心的、孤立的和非永久性的。这些都是成功的代际家族相反的品质(该模式在意大利和西班牙很盛行,这两个地方传统的扩展式家族模式更加突出)。

在现代核心家族模式中,每一代人都趋向集中于自己。每一代人整体上财务都依赖于自己。因为财务支持和责任都局限于单一的一代,只有有限财产的小型家族趋向于向政府寻求帮助。毫不惊讶的是,这些小型家族也支持政府的转移计划,并想参与更多。

典型的现代家族花费了收入里的大部分。下一代人不得不重新开始。许多现代家族不得不举债以支撑一种他们实际无能力支付的生活方式。出于相同的原因,政府也陷入了债务之中。因此政府和现代家族是相互依赖的——都依赖于债务而生存。

现代的核心家族更加看重眼前。如果父母能获得体面收入,他们可以一直存钱,用于退休之后,或者用于孩子们的大学教育,剩下的就花费掉。这种家族中的父母亲常常是"SKI"[1]俱乐部里的成员,他们"花费掉了他们孩子应继承的财产",他们纵容自己,而不是为了下一代人而储备。这种短期的自我为中心的生活方式榨干了这些家族的经济来源,尽管他们的收入不菲。这就是美国储蓄率很低的原因,仅仅3.5%。每一代人都是自我为中心,满门心思只是想到自己的需求和欲望。

当一代人支持另外一代人时,也不过是暂时的。孩子们大学毕业以后,就可以无须再支持下去。年龄大一点的家族成员常常消耗孩子们的费用。这就导致了奇怪而病态的刺激。成年人迫不及待地等待着孩子们完成学业,以及老年人的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