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第10章 家族大本营


家族大本营帮助一个家族形成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资源、自己的历史。家族大本营还是隐居、复原和思考的好地方。大本营应该是平静、安宁的,为你提供庇护的地方。

2011年2月11日的头条新闻便是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宣布离职。美国支持穆巴拉克长达30年,如今突然弃之不顾。

穆巴拉克于周五离职,周六军队控制了政府,周日将军们解散了议会。

革命进行得并不顺利。法国革命期间身处英国是个不错的选择,俄国革命期间可身处除俄国之外的任何地方。甚至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世界上除美国之外的任何地方都是绝佳的选择。然后,当美国人终于脱离英国获得自由,他们几乎立即开始倾轧彼此。英国殖民地时期,税率只有3%,而如今仅联邦税率一项就比以往的11倍还要高。而有英国人对美国人的一次不公,就有美国人对待美国人的100次不公。

然而革命还是发生了。

你现在应该身处何地呢?我们不知道。但我们建议,你应该在某个地方拥有一个避难所——一个隐蔽处,一个隐居小屋,一个家族大本营。

很多事故都可能发生。地震、瘟疫、火山爆发、战争、破产、恶性通货膨胀,甚至还有我们无法排除的外星生物侵袭。

这些事情是难以预料的。甚至像埃及革命这样显而易见的事情也几乎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我们向美国中央情报局支付几千亿美元,只为在这类事件上得到提前知会,但就像一份日报讽刺的说法一样,中央情报局的预测能力"不怎么样"。1

然而,我们依然站在中央情报局这一边,就像我们支持醉汉或弱智者一样。中央情报局的工作能力至少能与证券交易委员会或美国铁路公司水准相媲美,我们对此毫不怀疑。中央情报局办事至少与邮局一样有效率,和运输安全管理局一样为生活所必需,和国会众议院道德委员会一样有效。

我们不会写文批评中央情报局。相反,我们只会说,坏事总会发生。

什么样的坏事呢?你可以预测的以及你预测不到的坏事。

坏事的问题在于,它常常以别的面目出现,不以真实面目示人。例如,一场"和平的革命"可能会造成大规模流血冲突,但没人会事先给你提示。

真正的麻烦总会突然来临。例如,如果知道美元会于6月3日骤然下跌,你会将资金换成欧元;如果爱尔兰总理突然来电向你透露消息——"嘿,我们下周四将会违约",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你会卖空欧元,大赚一笔;或者如果你窃听了一封秘密电报——"10月13日下午4点对华盛顿进行核袭击",你会尽快离开华盛顿。

但"黑天鹅"出现前不会鸣叫,它们总是突然出现。

我们花费很多的时间预测灾难。例如,我们预测到国际货币制度会出现崩溃。它的崩溃不可避免但又无法预测,我们无法预测崩溃发生的时间和方式。

同样,通货膨胀率在持续上涨,政府债券市场持续出现大规模抛售。这类事件会引发大规模金融危机,可能会导致暴乱、革命和其他一些糟糕局面。

该类金融灾难很可能对经济造成严重破坏,好比罗马帝国的灭亡一样。在混乱中,贸易网络会分崩离析,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可重建;国内生产总值会出现负增长,几十年处于赤字状态;发达地区会倒退回几代人之前;新兴市场可能激增。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呢?

还会有根本无法预测的灾难。举个例子,我们的一位老朋友马克·费伯最近在时事通讯中读到了一篇威廉S.莱维特(William S.Leavitt)所写的有关"网络安全"的文章:"不论我们是否许可,我们的生活均由技术和电脑系统所控制。我们的电子表格、核系统、水供给、财政机构、燃料系统、通信系统以及我们的政府都由技术系统所控制,而技术系统很可能遭到袭击或破坏。"2

很明显,网络攻击者资金充足,富有经验,一直积极参与网络战。如今,他们的火力还未压过美国政府领导下的治安力量。但设想一下,当美国政府资金短缺时,又会发生什么呢?这些攻击者还需要多久就能在技术上领先?有上亿美元资金,还有数以百万计的拥有高超计算机技术的专业人士,"黑天鹅"的出现似乎仅仅是时间问题。

对预算不足的恐怖分子而言,网络战争中一个很吸引人的地方在于,花费较少的资金就可以持续进行严重的威胁。不需要战舰,不需要价值几十亿美元的战斗机,不需要核威慑力量。实际上,依靠适当的软件天才团队,让一国被自己的核武器摧毁也不是不可能。

换句话说,当坏事发生时,是无法对其进行限制的。坏事总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发生,而且很可能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当坏事发生时,你最好待在别处,最好有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