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彼之属地


这时,家族大本营就派上用场了。首先,你必须能够到达那里。当我们十多年前遇到"千年虫"时,我们身处巴黎。也许法国的官员们懂得怎么维持秩序,也许他们也不懂。我们在油箱里加满油,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只需要一油箱的油,我们就可以到达乡间住宅。我们认为应该等待街上绝望的人群离开,然后我们就可以开车出城,到乡间去。一到乡间,我们的食品室里就有库存的食物,谷仓里有堆成垛的柴火。田中有牛,舍里有鸡。

在大本营里,你应该可以几乎完全依靠当地资源生存。这并不是说你的家里必须要有一切必需品,但你有资本和朋友及邻居交换,以得所需。例如,你可能需要和当地农民以物易物,获得一头牛或者蔬菜;你可能需要临时制作工具和机械设备,免不了要自己动手去做。随身携带一些金币或银币吧,或许能派上用场。

当然,你的生活水平肯定会下降,至少按货币计算是这样的。但这会很有趣,有些人渴望更简单更"真实"的生活,有些人在自给自足的小社区生活中获得真正的满足。至于我们,砍柴种菜才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刻。你有笔记本电脑还有硬驱动作伴,我们有扳手和锤子。在高级餐厅或在户外吃红醋栗是一种享受,但我们更愿意坐在院子里开心地吃火鸡三明治。

文明瓦解?那就来吧!

从20世纪初开始,很多人就开始饿着肚子入眠,数以千万计的人死于饥荒。

很明显,对抗饥荒的首要武器是财富。在一定价格区间内,食物一般总是有的。一般情况下,食物总会归最高价竞买人所有。所以金钱是安全感的衡量依据,总是如此。

但当情况变糟时,有钱人也常常会变成替罪羊。在过去的20年里,联邦政府让美国的富人变得比以前更加富有,但99%人口的收入和财富几乎没有增加。如果食品供应短缺,暴乱的人群和"富人"作对也很正常,因为富人故意囤积食品。

饥荒是法国大革命发生的重要原因。暴乱的人群在杜伊勒里宫前聚集,抗议食物高价。通货膨胀和恶劣的天气将一片面包的价格无限抬高,和普通工人一整日工资相同。

据说,路易十六的妻子玛丽·安托瓦内特曾问道:

"他们都在抱怨些什么呢?"

"他们没有面包吃。"有人回答道。

"嗯,那就让他们吃蛋糕好了。"她诙谐地答道。这句话也给了她致命性的一击。

她在法国大革命中丢了脑袋。此外还有几千人也丢了性命。

暴乱者需要替罪羊,饥饿的暴动者选择替罪羊时总是粗心大意。

"这是法国和英国贵族的巨大差异之一。"我们的一位女族长伊丽莎白告诉我们说:

法国贵族受到鼓励搬去了凡尔赛,并在中央政府的运作中占有了一席之地。他们可能在诺曼底或阿基坦拥有大片庄园,但真正的社会和政治运动发生在巴黎附近。所以他们与权力的来源,与土地和家族大本营失去了联系。当革命发生时,他们没有得到当地人民的支持,农民与之反目。很多贵族失去了庄园,也丢了性命。

另一方面,英国贵族精心守护地方权利和特权,重视土地。他们从未与普通民众隔离开来,也从未过分依赖伦敦的圣·詹姆士法庭。正因如此,他们组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更加分散管理的政府,更加注重人权,并限制中央权力。也许这就是英国从未出现人民起义的原因。

学到教训了吗?如果你想保住脑袋,就脚踏实地,紧紧依靠着你的根、你的基地、你的家族大本营。你需要根,需要安全感,需要避难所,需要有一个你的家人觉得安全的地方。正如我们的老朋友盖瑞·诺斯所言,你需要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如今,很少有家庭可以自给自足地生存下去。在发达国家,甚至连自给自足的农民都很少了。如果复杂的生产和分配系统阻断,几乎没有人能支撑几天。更何况这种系统很可能会遭到破坏。

战争、革命、互联网故障、现实故障、破产、恶性通货膨胀,这么多问题都可能出现,所以很难相信天下太平,什么问题也不会出现。

考虑到这些,你就应该有一个家族可以藏身并生存下来的地方。那个地方在哪里呢?最好的地方就是农场——不要离你平常居住的地方太远,容易抵达,有足够的水源和食物,让你可以支撑几个月。最好的选择是老式的食品储藏室里面装满罐装食品,鸡舍里有鸡,猪圈里还有一两头猪。

在马里兰州,你的编辑们还没有完全按他们自己提出的建议照做。比如,他们在马里兰州有个乡间住所,但他们没有牲畜,也从没有除柴火和酒之外的东西。仅仅靠喝波尔多酒,你能活多久?我们不知道,但在出现经济崩溃的时候自然就知道真正的答案了。

这听起来像不像杞人忧天?像得了妄想症?像不像个蠢货?

也许吧。但我们习惯性地认为一切都会井然有序地进行。以往从未出过问题,至少在我们活着的时候不会。但并非所有的事情都会有条不紊。记住,除了为数众多的白天鹅,也会有那么一些黑天鹅。黑天鹅很可能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厄运,而且只需要一只黑天鹅,就可以消灭你。

这里有一种思维方法:一个你自己的隐居处就像一张保单。也许你并不需要它,但当你需要它的时候,你会完全离不开它。

当然,如果小行星撞击地球,或者黄石火山爆发,那么即使是你自家的农场也毫无用武之地。但如果遇到其他灾难,家族大本营带来的不同可能就是生死的差别。

"你只看到了消极的一面。"伊丽莎白补充说。以积极的眼光看待这件事,你会发现,家族大本营会给你一个更加丰盈的家庭生活。你需要一个能带给你认同感、团结和稳定的地方。世代更迭,但大本营是永恒的。大本营还带给你永恒感:

家族大本营帮助一个家族形成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资源……自己的历史。大本营是在假期将家庭成员聚集在一起的好地方,还可以帮助他们学习如何相处。不论你去哪里,住在哪里,大本营会深深印在你的脑海里。大本营是你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居住的地方,是家庭成员肖像和书信的储存地,是你常常想念的地方,是你埋藏黄金的地方。

家族大本营或避难所还是隐居、复原和思考的好地方。这个地方应该已经完全属于你了,你不需要为它担忧,它应该是你完全觉得安全、开心的地方。举个例子,如果你丢了工作,就可以回到这里,慢慢思考下一步的行动。或者如果你想写一本书,或开发一种新的电脑软件,或者仅仅想思考一下自己的生活,家族大本营是很好的选择。大本营应该是平静、安宁的,为你提供庇护。

我们在欧洲居住了15年后,2010年,我们重新修复了马里兰州的家族农场。那地方一片狼藉:疯长的树木和灌木丛,倒了的篱笆,长满了野草的农田,遮板断裂腐烂的房子,可以漏光的谷仓房顶。

从那时起,几乎每个周末我们都在修缮这个农场。有时只有爱德华(依然和我们一同生活的最后一个孩子)可以来帮忙,有的周末其他孩子也会过来,偶尔女儿们也来帮我们。有时(比如感恩节那个周末)我们全家都在室外——伐除,修剪,挖掘,耙地,钉钉子。

能把孩子们找来帮忙是很棒的。这里不再平静,不再安宁,这里充斥着电锯声和老柴油拖拉机声,还有锤子声、锯子声、修剪枝条的声音,大家满头大汗,干得筋疲力尽。

家族成员共同努力也许是建立一个家庭并守住家族财富的最好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