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美国依赖廉价石油


廉价石油可能已经挡住了美国的成功之路。当然廉价石油确定了当代美国的状态。居于郊区的人依赖汽车和卡车(这以石油为燃料);拉斯维加斯、菲尼克斯、迈阿密以及其他遭受酷热天气困扰的地区之所以会有人定居,都是因为燃油发电机产生的电能让建筑物处于低温;人们之所以能够去偏远的郊区活动,只是因为不必花太大力气就可以回到镇上。

直到1974年,美国都一直是世界上领先的石油输出国。但如今,美国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一样,以同样的价格购买石油,而且价格至今还在上涨。美国消费者与世界上其他地区的消费者,包括新兴市场中的消费者进行竞争。50年前,中国人、俄罗斯人、印度尼西亚人、拉丁美洲人和非洲人几乎不使用石油,但现在其中的几十亿人都在市场上为石油投标,汽油的价格已从8年前的区区25美元每桶上升至今天的100美元每桶。而且,虽然价格可能降低,但不太可能降低到一定程度并一直保持低价,让美国重新具有竞争优势了。

石油价格可以剧烈浮动,但石油供给是缓慢的。要制造一桶石油并将其带至市场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而且这还需要许多资本和信心。

此外你还会发现,石油价格比业内专家预测的价格要高得多。在石油方面,就像在其他方面一样,人们其实一无所知。如图5-1所示,如果以100美元每桶出售,大量的石油供给都有利可图,但100美元每桶的价格比专家预测的要高多了。

图 5-1 10亿桶中可用油量

资料来源:斯普劳特资产管理公司。

所以人们不在100美元每桶的时候进行投资,而在30美元每桶的时候投资,结果石油供给仅仅缓慢增长。即使价格如此之高,主要石油公司的产量却在降低。大公司无法从成熟的油田中增加产量,也没有新产品出产。

你听说过"石油峰值"吧?这是假设可用石油过多,在达到一定程度后,我们从地下开采的石油会越来越少。我们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但要想增加石油产量,一定会越来越困难,成本越来越高。凯文·班伯勒(Kevin Bambrough)在斯普劳特资产管理公司题为"油田减产,无法避免"的报告中写道:

美国电子工业联合会研究发现,1%的产量最大的油田(798座)出产的石油占全球产量的50%还要多。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些油田中,20座超大油田的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25%。这些超大油田都是在几十年前发现的。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现并投入生产的均为小油田,产量递减率要更高。当新发现的小油田的产量代替了大油田、较老的大油田老化后,我们可以预见的是,递减率会从如今的6.7%(或每年每天470万桶)继续上升。6

从图5-1中可以看到,还有大量石油可用,但油价也更高,还需要很多年的投资才能将其上线。很明显,除非人们非常确定价格能升至很高,否则没人愿意进行投资,但只有最终将产品投入市场时,才能知道投资是否合理。班伯勒先生的结论是,75美元每桶的石油只是用来保证当前生产水平的。

但当前的生产水平依然不够高。当发达国家的能源使用情况下降时,新兴国家却无法获得足够的能源。原因不言自明。新兴国家里有几亿人口还不拥有现代生活中使用的高耗能产品,他们正努力获得这些产品。

图5-2显示了中国的情况。此外还有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巴西、印度、土耳其和其他一些高速发展的新兴国家。我们并不需要相信其中的一个国家会成为20世纪的美国,但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它们会成为未来的石油能耗大国。当今,在美国,石油的人均使用量是中国的10倍。但趋势很明显:就像你预测的那样,新兴国家的石油使用量正迅速上升。

图 5-2 中国VS.美国

资料来源:斯普劳特资产管理公司。

当然,新兴国家中另一种正迅速增长的数字是个人收入。这是个关键点。在美国,普通工人在1974年达到了每小时个人收入的最高值。你可以说,他在今天的社会公益服务中可以得到更多,比如免费的奶酪和药品,但当他驱车到加油站时,这种免费物品对他的安慰就小之又小了。在图5-3中,你可以看到,在过去的10年里,汽油的工资开支呈上升趋势。中国用户发现,汽油作为其工资开支的一部分(因为工资得到了根本性上涨)而下降了很多。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的工资上升了281%。

图 5-3 根据可支配收入进行划分(中国VS.美国)

资料来源:斯普劳特资产管理公司。

尽管中国工资上涨如此之快,也依然远远低于美国,普通工人在中国领取的工资大约是美国的1/10,所以中国工资上涨的空间还很大。这意味着汽油的购买力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这就是我们追逐的"贝塔"趋势之一。新兴国家中的人们一定会赚更多的钱,他们一定会消耗更多的石油,石油价格按实际值计算,一定会上涨。

你打赌石油价格一定会上涨吗?也许吧。

我们的观点是,随着新兴市场中人们赚得越来越多,生产力持续发展,他们一定会消耗更多的石油。为获得更多的石油,他们必须和美国人竞争。

这是对美国的双重打击。那里不再是廉价石油的来源,美国人的收入也无法与能源价格的上涨势均力敌。于是,第三重打击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