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让"市场先生"告诉你门路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一个很容易说出口的谎言便是"这里面没有门路"。据说市场行情完全随机,根本无法预测。试图后退一步,寻找市场的方向,或看看大局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因为根本没有大局的存在。正如彼得·林奇所说,如果你每年花13分钟思考大局,你就浪费了10分钟。

林奇很走运。他选股时,股市正处于历史上有名的繁荣期。如果他是在股价纷纷下跌时选股,观点可能会有所不同。

但林奇和选股都很热门,所以人们停下来寻找门路,其实他们并不感兴趣。但这就像他们坐在火车上打牌,所有人玩得都很开心,所以无暇顾及火车轨道上正发生的事情。那么为什么要破坏这种狂欢呢?如果你在20世纪80年代加入狂欢,那么你应该毫不费力地开心享受20年。在这20年里,投资者两耳不闻窗外事就可轻松赚钱。年复一年,股票市场依然是牛市。从你35岁开始投资,到55岁时,你应该一直赚钱。直到1999年,你坚定地相信,这辆"火车"结实、安全,通往繁华之地。

这时如果肯往窗外看一看,就一定有所收获,特别是如果你买入了技术股,做好准备领退休金。

众所周知,人们很容易相信有效市场假说,假说让金融业的基金经理、财富顾问、私人客户顾问"模仿"基于过往数据的投资策略。例如,如果你相信原油价格上下浮动并非因为任何潜在的原因,那么你就可以用价格波动来代替风险这个词汇。你可以注意观察原油的价格在过去造成了什么影响。然后,你假设(做一个大的假设)价格会像往常一样继续上下波动。

假设学术界只有过往20年的数字记录。那么他们只能利用这些记录。举个例子,假设他们发现原油价格从9美元升至35美元,他们会认为存在一个可能的"风险"范围,每端分别为最高值和最低值,然后他们可以运用所有的数学方法确定中间不同行情出现的可能性。

石油峰值,美元贬值,新兴市场的崛起,世界末日,这又会造成什么影响呢?价格波动本身就该是随机的,就像彩票数字一样,寻找深层的规律是毫无意义的。

杰弗里·斯奈德(Jeffrey Snider)解释为什么将波动性与真正的风险混为一谈是非常错误的:

传统思想认为,如果标准差很高,显示市场或股票行情波动,那么损失金钱的可能性也很大;相反,如果波动程度很低,则认为风险很小。

我们可以将市场的两个不同阶段进行对比,看看风险/波动性的衡量标准是否足够多。将标准普尔500指数作为第一阶段的市场代理,一年中每周收益的标准差为54指数点,波动率指数(一种衡量股票期权中潜在波动性的方法)为16.67。

第二阶段,市场的波动性更大:一年中每周收益的标准差为234指数点,波动率指数则更高,为49.68。

通过传统方法对风险进行衡量,发现第一阶段的风险比第二阶段小得多。问题在于,第一阶段为2007年10月8日,第二阶段为2009年3月9日。

传统的风险衡量方法是后顾式的,所以假设未来与过去相同。如果用最普遍的数据表达,问题就更加严重了。这种衡量方式假设不久的将来和刚刚过去的时间相同,在这两个时间段内,不久的将来和刚刚过去的时间一点都不相同。4

有种观点仅仅将风险作为一种过去行情的数学表达,这种说法让现代财富经理告诉他的客户,他能够根据投资的历史波动性和收益通过混合和匹配不同的投资方式对收益进行预测。举个例子,如果日本工业股票在原油价格上升时不断下跌,你应该通过匹配二者来消除风险。将股票、债券、外国股票和其他进行正确的匹配,投资者就可以预测出稳定的收益率,这是由听起来非常可靠的标准差和数据可能性保证的。换句话说,年轻的商学院毕业生让这句话听起来就像钱已经进了钱包。

当然,钱并没有进入钱包,专业人士只是在猜测。不仅如此,这是最糟糕的猜测,因为这些专业人士假装在做非常科学的工作。

1980~2000年这20年是非常特别的,市场历史中最好的几年就在这20年中,这发生在保罗·沃尔克压制了通货膨胀并拯救美元货币制度之前。当时股票上涨,债券上涨,苏联解体,石油价格很低,信贷价格下跌,很自然地,市场反映出了所有的"好消息"(尽管如此,《巴伦周刊》依然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为"金钱悖论",告诉我们到截至2008年的20年里,普通股票基金投资者每年仅获1.9%的收益5)。

尤其是信贷价格的下跌,意味着即使进行了较差的投资,也能在利率较低时进行重新融资。自从融资成本变得更低,投资"事故率"也在跟着下降,错误暂时得到掩盖之后。渐渐地,人们开始希望不要发生任何事故,当然在政府债务里就更不要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