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不要经受巨大的损失


寻找市场的门路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家族财富必须经过一个又一个牛市才能保存下来,我们希望得到可以持续几个世代的金钱。记住,留在同一个地方是不够的,因为世界在变化。试着留在同一个地方,你就会落后。你需要扩大资产,以与世界保持同样的步伐以弥补不可避免的挫折。你禁不起爬到山顶然后再爬下来的打击,你必须有所成就。

你也禁不起投机。如果你有100万美元,你判断棉花市场价格上涨的概率为50%,那么你可以把所有金钱都投至棉花市场,你可能会赚很多,也或者会赔得一干二净。

一个投机者或者赌徒可能会很高兴地进行这次投机,我们不能。我们知道,创造家族财富(即使很少)也是一个长期困难的历程,我们经不起失败。我们的目标是成功,不是赢一把。我们要遵守第一规则才能赢,那就是:不要经受巨大的损失。

你不能经受巨大的损失是因为,你无法从中复原。作为家族财富的守护者或者创造者,你必须保证不能将农场作为任何事物的赌注。你还要保证目明耳聪,发现市场的门路。驾河船的赌徒只着眼于赌桌,[1]等待下一个得分点的出现,而你必须将脑袋探出窗户,看看船往哪里开。

"保守"投资的问题在于,它常常不是投资。市场用不合常规的魔法将所有的事物都倒了过来。所以,大部分投资者认为的最有风险的投资,其实是最安全的。所以,本应该是最安全的投资却带着最大的风险。风险并不是由波动性来衡量的,只有通过找出市场的门路,才能理解整个大局,才能看到真正的风险。

正确的地点在哪里?正确的时机呢?

我们将贝塔整个词的含义扩展到最大。例如,假设你正处于泰坦尼克号上,当发现轮船在晃动时,你在赌桌上赢了一大笔;又或者你处于1910年的俄国,当时俄国的经济在腾飞,在美国和德国之后,俄国就是正确的地方。通过某些衡量方法来看,俄国似乎会超越它的所有竞争对手。

那么你应该怎么办呢?寻找俄国最好的债券,寻找俄国发展最快的公司,还是寻找俄国最好的股票交易?又或者向泰坦尼克号上的侍者再要一瓶香槟?

假如你住在1937年的德国。最终该国似乎重新振作起来,大萧条、恶性通货膨胀、全国性罢工等现象都已成为过去。

你应该做什么呢?在柏林购入财产,在德累斯顿建个工厂?

但那都是古老的历史了。让我们看看2000年的阿根廷。不再有通货膨胀,阿根廷比索和美元挂钩,除了有太多债务之外,整个国家都繁荣起来。应该怎么做呢?追寻阿尔法,试着寻找业绩最好的阿根廷股票?

现在我们来到了2012年的美国。你需要问自己一个相同的问题。你应该追寻阿尔法,还是完全不同的事物?你应该买入债券或股票吗?你应该对现金和黄金进行交易吗?你应该待在美国吗?你只要找到市场的门路,就可以回答这些问题。

在1917年的圣彼得堡徘徊,试图找到最好的投资机会是毫无意义的,是时候抬起头来了。看看周围,注意倾听,走出来。仅需要几个月,俄国革命就让俄国的政权易主。忘了你的金钱,能够脱身你就已经够幸运了。

同样,20世纪30年代末期的德国也是活跃的、有趣的,当时德国有着世界上最优秀的学者、哲学家、科学家、音乐家和作家。不论你是寻找啤酒还是卷心饼,德国都是首选之地。但这不是寻找最好的长期投资的最佳地点,特别是当你是犹太人或属于任何其他一种"不受欢迎"的群体时。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基本上德国所有主要城市都遭炮弹洗劫,该国大约1/3的地盘都被苏联人占有。直到40年后,东德和西德才再次合并。

你更倾向于哪一种呢?

问题在于,有时停止追逐阿尔法——下一个交易,下一支股票,下一次胜利,然后退一步看看大局。这不仅影响你的生活,还影响你的子孙的生活。贝塔是个大问题,比仅仅考虑是否要从股票转入债券要严重得多。这是个基本问题,但很少有投资者愿意问这个问题。

[1]游船主题的弹子机由威廉姆斯(Williams)公司生产,在游戏的过程中,会有如同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的新奥尔良风格的男性声音唱歌。——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