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税务解决方案


在20世纪,出现了另外一种保持和传递家族财富的"解决方案":税收。看到私人手里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政府觉得拿走一些也很容易。在美国,直到1913年才出现了收入税。起初政府对此非常谨慎,最初征收时最高边际税率只有7%,仅仅针对50万美元(或者以今天价值折算为120万美元)收入的人群征收。

这只是对非常富有的一部分人征收的税。

对富人征税的政策确定下来之后,人们开始对此非常热衷。例如,在英国对富人的收税在20世纪60年代达到了超过其收入的90%。这促使了英国电影行业"百万富翁的飞离",例如,逃离到好莱坞去,到滚石去,到法国南部去。

这显示出世事的剧烈变化。今天就很少有人为了逃税跑到法国南部去了,因为法国很快也针对富人实施了相同的税收政策,税率甚至超过了英国。

世界各地对富人的征税税率几乎都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使得富人不再热衷于生产。因为随着税率的增加,富人选择躲避、退休或者逃离。资本离开了,人们停止了投资,收入下降了,税收也随之而下降。

自从那时起,税收就变得更加灵巧。拉弗曲线(Laffer curve)[1]显示,在一定的点位会达到税收税率的最优化,更高或者更低的税率都会降低收入。最高边际税率在大多数发达国家经济实体都下降了,政府机构认为它们找到了不会抑制政府收入的最高税率。

17世纪,法国经济学家、路易十四的财政大臣让·巴蒂斯特·柯尔培尔(Jean Baptiste Colbert)曾说过,收税就像拔鹅毛。目标就是:拔最多的鹅毛,听最少的鹅叫。

现在各国政府(尤其是在欧洲)都在努力采取"和谐"的税率,让富人不会轻易地逃离,这样就允许它们得到更多鹅毛。美国也采取了一些努力提高对富人征税的税率。这似乎被视为毫无疑问的好事情,一些最富有的人已经加入了这个行列。欧洲也正在制定类似的政策,法国的弗朗科伊斯·霍兰德(Francois Hollande)提出了75%的高税率。

有两点支持该政策:一是联邦政府需要用钱;二是这样体现公平。

至于第一点,大多数的人无可争辩,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政府都是负债累累。随着人口老龄化和经济走弱,政府将无力支付曾经承诺过的医疗、养老金、教育和社会福利,除非它们能够另外找到筹钱渠道。

对此论证的回应是双重的。首先,正如我们所言,税率可能已经达到了最优化水平。对富人再提高税率,有可能会适得其反,因为这些人群的资金能启动新的业务和创造工作机会。其次,如果联邦政府得到了更多的钱,世界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严格从物质意义来说,几乎是会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当资源使用得更明智和更优化时,就会创造出更好的境况(再次强调,我们谈论的只是物质的东西)。

如果资源的投资是为了创造出更多资源,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因为人们可以发现更多东西(包括食物)以供他们使用。但是如果投资不会带来更多产出,或者甚至减少产出,世界就会变得更糟。

为了相信将富人手里的钱转到政府是一件好事,你就必须相信政府对资金的使用比资金原来的主人更明智。如果不是的话,对富人所征收的税就会带来贫穷和灾难,而不是富裕和幸福。

似乎没有必要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了。我们认为政府是低劣的资本投资者。问题是很难得到证明的,因为政府是在价格体系之外进行运作。人们很难用他们的钱去"投票"决定,他们是否愿意派遣战斗机编队到伊拉克去或者是修建学校。他们不能选择哪些事情有价值,哪些事情没有。联邦政府为民众做出了选择,但是联邦政府的决定往往被证明是愚蠢的。

今天,打算把财富保留几代人的家族必须在列出顾虑事项清单之时将税收包含进去。但这又让我们回到了那个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