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穿越忧郁的森林!

网站将于2019年10月10日永远关闭!



国家的敌人?


只要我们有足够的钱,我们就会建造一座农舍,刻上维吉尔(Virgil)的话:"Hic dontus,haec patri est."

翻译过来大意是:这是我们的家,这是我们的国家。但是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说第二个"这"时必须加重语气,这样就解释通了。

"这是我们的家。"是称述事实。

"这是我们的国家。"实际上是不忠。

是要对国家宣誓效忠,而不是家族。国务部长不仅要满足人们的物质需求,而且要满足他们的心理和情感需求。例如,在战争年代,公民要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国家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如果他被号召需要为了战争放弃自己的生命或财产,公民随时做好准备,满足于这种牺牲是高尚的。

和平年代,国家选举是最大的竞赛,其中个人的成功或失败联结着候选人。他的政党获胜,选民也赢了。他觉着不仅他自己会得到他想到的,他的竞争对手也能得到。

例如,创立全民医疗保健体系时,支持它的人必定欢呼雀跃,即使他们没有为这项运动付出任何贡献,甚至不知道它是否或如何能改善全民的医疗保健。但是他们确信这对人对己甚至是对于反对它的人都有好处。

历史学家会注意到现代更像罗马帝国时代,而不像罗马共和国时代。在我们的引用中,维吉尔仍然大谈特谈共和国的好处(一部分是为了取悦奥古斯都),在那个年代,家族比罗马中央政府更重要。罗马共和国由维护其荣誉、保护和促进其家族利益、建立和保存家族财富的家族统治了几百年。

后来,帝国时代,人们很难持有家族财富——因为帝王想要财富。但是这个说来话长。

我们当前的目的,就是要记住任何想拥有家族财富的人,他们的目标是部分地保护其自身不受国家影响。家族保持其资源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们不想依靠国家的施舍。我们已经见过一些国有退休金体制陷入困境。特别是英国的医疗保健系统也经常存在管理不善、资金匮乏和组织问题。这对于依靠国家维持生计的人来说,如杰斐逊(Jefferson)所说:"我们应该很快想要面包。"

但那还不是最坏的。历史证明,国家不仅不是可靠的帮手,甚至会成为一个家族最糟糕的敌人。

例如,法国革命演变为恐怖统治时,法国贵族实际上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1793年,马克西米连·罗伯斯皮尔(Maximilien Robespierre)控制了公共治安委员会,他将16594人送上了断头台。难道是因为他们有罪吗?不是,而是生不逢时。

我们不用追溯太久远的历史去寻找例子,跳入脑海的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德国和东欧犹太人事件。政府不仅成了剥夺犹太人财富的寄生虫,甚至成了他们永久的敌人,将他们捆绑起来,把全家人(数百万家庭)送往劳力和死亡集中营。

20世纪早期和中期是凶残政府的全盛时期,纳粹忙着残杀犹太人、吉普赛人、各种宗教的教徒、同性恋者、智障者、瘸子、民主党人以及其他群体。

我们从其中学到的另一个教训是,如果你的家族管理良好、比较富裕,你的日子就会好过些。上述的例子中,拥有家族财富的人一般不会受到国家的控制——他们比没有家族财富的人活得更好些。

总而言之,经营良好的家族比国家更加强大,更加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