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20万美元起!

优先接受:瑞士*Swissquote,中国*中行E融汇!



水形物语 (2017)


如果让我告诉你们
如果要说的话
该怎么样和你们说呢
我在想
先说时间
时间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一位公正的王子治下的末年
还是说说地点呢
一个海边小城
远离尘嚣
还是说
讲讲关于她的事情
那位不会说话的公主
或许 我还是应该警告你们
关于事实的真相
关于爱与得失的故事
还有试图将那一切毁掉的怪物
赫达克大人
你有心事 跟我说说
我有罪 我得罪了众神
我罪孽深重 赫达克大人
这得由我来裁决
我质疑了献祭仪式
每日一思
时间只是一条流淌着我们过往的河
我不想要上楼去
为什么 每个人都要上楼去 劳埃德小姐
他们都要去睡觉
是警笛吵醒你了吗 有地方着火了
巧克力工厂
你闻到了吗
我的天
烤糊了的可可
祸福相依 不可分离
要吃点东西吗
噢 我亲爱的孩子
你不提醒我我就要饿死了
我就是这种废寝忘食的人
快瞧这个
波姜戈的楼梯舞
特别难 卡格尼也会跳
风格不同 但是一样好看
真好看
我也想跳 好啊
准备好了吗 好了
来吧
你学的很快嘛
小心哦 这是最后一阶
《路得记》
以及《狂欢节》
爱丽莎
下次你付房租的时候
我想让你看看这部圣经电影
我送你两张票
把你的邻居盖尔斯带上 他是个好孩子
圣经和喜剧电影
多谢
现在都没人来电影院了
我可以送你免费的爆米花和饮料
不对
我的天 应该是两个S
拜托 狂欢节应该有两个S
两个S
奥卡姆航空研究中心
所有新人员请注意
第12部门已恢复为A级安全状态
爱丽莎 快点 我都到了
你得学会准时
嘿 怎么搞的 不要插队啊混蛋
少管闲事 姐姐 我帮她占位子的
如果我被人投诉 我就找你和哑巴的麻烦
你试试 悠兰达 有本事你试试
我的脚疼死了
今天我走之前
我给布鲁斯特做了面包卷热狗
他全都吃干净了
一句谢谢 真好吃 都没有
一声不吭
那家伙和死人一样安静
可如果把放屁当做才华
亲爱的 他就是莎士比亚
然后我回家 给他做早饭
鸡蛋 培根 烤面包片
我给他抹黄油 爱丽莎 两面都要抹
跟个孩子一样
结果连一句谢谢都没和我说
你这样受过教育的人肯定会表示感激
但是我那位布鲁斯特
他也就过去长得还算帅气
但也不复当年了
这是什么鬼 不
你们这些家伙就不能把垃圾扔进垃圾桶吗
这东西就是干这个用的
难以相信是吧 原来摆这里是装垃圾的呀
好了好了 对不起 塞尔达
我搞不懂他们在干什么
大概他们的工作就是扔垃圾
塞尔达 别闲聊了 谢谢
好的 先生
你也没必要嘲讽我们吧
抱歉 弗莱明先生
请大家注意下
今天我们T4将迎来一个新团队和实验品
这是来自我们加尔维斯敦姐妹设施的
罗伯特•霍夫斯泰勒博士
我不是在危言耸听 夸大其词
可这次来的也许是我们这里曾经处理过的
最为敏感的实验品
路上还顺利吧
还好 谁是这里的安保负责人
稍等一下
保安 谁是保安
先生 欢迎来到T4
我是弗莱明 安保负责人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或顾虑
尽管找我
你明白吗 从现在起我是负责人
让她们出去
帮我把这个管子搬到压缩机去
挪到这里 挪到这里
挪到这里来 那里 把管子装上
我们需要立即加压
从这里到那里 爱丽莎
快走
老天 这地方到底在搞什么
你看到那东西了吗
是 我戴着假发呢 看上去怎么样
小心车
还有这不叫假发 这叫遮秃罩 法语
那是永久的惩罚
塔坦路斯永远无法摆脱死亡
树枝上的果子他永远够不到
他弯腰喝水时 溪水每次都会褪去
所以我们才会这么形容
看那些想要却得不到的派
多谢惠顾 你们记得再来哦
没错 早餐吃派 你就信我的
嘿伙计们 欢迎光临迪克西•道格餐厅
你以前来过吧 对不对 是的
事实上我来过不少次呢
喜欢酸柠檬派
没错 两个带走
就这样吧 可以的
算是我的一个小嗜好吧
肯定不健康 但是爱好哪有健康的
不 这个派很健康的 酸柠檬
你不会就是迪克西•道格本人吧
当然不是
这个派全国到处都有开
他们管这个叫连锁 懂吧
他们提供各种装饰 标志 还有吉祥物派男
我可不习惯那么说话 我是渥太华来的
不是吧
我完全没看出来
真的是超棒派
那个矮个子小伙 他是意大利人吗
我猜是
非常聪明
你们记得要再来哦
记得要再来
你觉得他真这样希望吗
他认出来我了 你听到了吧
这个派真难吃
别吐出来
下次去的时候我们换个口味就是
晚点再吃 先放起来
东部标准时 早6点 晨曦初露
电视周刊
北风飒飒吹拂着
一群黑鬼已从前后将行进中的警察包围
亲爱的 快换掉那个频道
我可不想看那些东西
我可不想看那些东西
美丽的宝贝
这个好多了
瞧瞧贝蒂
老天 能年轻漂亮多好啊
如果我能回到18岁
我那时什么都不懂 我要给自己一点建议
你会跟自己说什么
我会说 注意牙齿卫生
还有多睡姑娘
不 这个建议很实用
我的漂亮宝贝
我的漂亮宝贝
你快看这个
看啊
我们国家的那些精英
尿的满地都是
就连屋顶上都有尿渍
到底怎么尿上去的
他们得需要多大的目标才尿的准
他们一定尿过不少次吧
我那位布鲁斯特
从来没人说过他聪明
但就算他也有七成把握尿进去
抱歉 先生
不 没关系
请继续
你们似乎很喜欢聊天
女性话题
不要介意我
爱丽莎
可以看 不要碰
那个可爱的家伙是阿拉巴马人打招呼用的
浇注手握柄
低电流 高电压赶牛电棒
我叫史崔克兰德 负责安保
弗莱明负责安保吧

一个男人是如厕前洗手还是之后洗手
可以说明很多事情
如果前后都洗
说明他性格软弱
女士们
和你们聊天很愉快
矮个子人都难相处
我从来没见过矮个子人能一直和和气气的
从来没有
都是些恶毒的小人
也许是因为低处氧气稀薄之类的
救命 他失血太多了 救命
快走
是苏联人入侵了吗 我不觉得
如果真的是苏联人
杜恩的肉饼就能把他们干掉 亲爱的
两声枪响 你听到了吧
好吧 三声 还有尖叫
我的天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你们俩 跟我来
现在吗 弗莱明先生
我们能不能先把饭吃完
马上
我的老天爷
我们遇到麻烦了 我们遇到麻烦了
你们有整整20分钟
来把这间实验室清理干净 就这样
二十分钟
这么多血迹 这里到底怎么了
我可以清理尿
我能清理屎
但是血
我最受不了血迹
亲爱的 帮我扫一下
早点做完早点离开这里
那是土豆条吗
是手指头
两根手指头
好吧
把它们拿开
你在这里等着 我去叫弗莱明先生
那些人体碎片在哪
人体碎片
我相信你说的 亲爱的
但是你确定它是活的吗
我确定
因为我以前在嘉年华帐篷里见过人鱼
是一只猴子缝上尾巴假扮的
我看着像真的
我确定
好吧 我道歉
我要赶截稿期
你知道吗 玉米片曾经被用来预防自慰
但是没用
爱丽丝•费依开始了
她曾是超级明星 超火的
有一天 她受不了那些中伤和胡扯
就这么退出演艺圈
还不错吧 作为垃圾来说
这不是垃圾
听着 你吃饭睡觉休息
等我拿到钱了
没有你我是如此悲伤
我们就有派吃了
我就算了
不 不是我们
我要派 你想要什么都行
祝我好运
祝你好运
我只能这样告诉你
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
想念你
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
关心你
绿色 他们想要绿色的凝胶
他们告诉我是红的 新概念了
绿色 是未来的颜色
他们要让家庭看起来更快乐
更快乐 更快乐
这父亲看起来就像是刚发现传教士体位
盖尔斯
他们到底要为了什么而快乐呢
客户想要照片 是我说服他们用这个
太可惜了 这是好作品
不错吧 对不对
我觉得是我的最佳作品之一
你最近还好吗 还喝酒吗
不了 一滴不沾
离开克莱因和桑德斯之后有找其他工作吗
你是说被你开除之后吗
我们现在不要谈这个
我想回来工作 伯尼
再说吧 先把这个做好
我觉得我们的进展很不错 干得好
鸡蛋
爱丽莎
你在那里干什么
打扫
听着 亲爱的
那位尿尿不需要手碰的先生想要见我俩
塞尔达•D•富勒
你们俩认识多久了 塞尔达
大概10年了 先生
没有兄弟姐妹吗 塞尔达
没有 先生
这不常见吧 对于你们这种人来说
我妈妈很早就死了
生我之后
那个D代表什么
迪莱拉
圣经里来的
迪莱拉 她背叛了萨姆森
骗他入睡 剪了他的头发
菲利世人折磨他 羞辱他
烧了他的眼睛
大概我妈妈没有仔细读
还有你
爱丽莎•埃斯波西托
是不是孤儿的意思
帕特南的苦难女士孤儿院
他们在河边捡到的她
在水里
就是你找到了我的手指
谢谢
三个小时手术
他们重建了第一指节
缝合了肌腱
不知道能不能长好了
手指上有芥末酱 放在纸袋子里
我们当时没别的东西可用 先生
我回答您是因为她不能说话
不能说话 聋子吗
哑巴
她的意思是 她能听到
你脖子上的疤痕
他们留下的吧 把你的声带取掉 对吧
她说自她很小时就那样了
谁会对婴儿做这种事
这个世界太邪恶了
你也同意吧 迪莱拉
那个 我就直说吧
你们打扫完实验室 就离开
里面关着的那东西是个畜生
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吧 塞尔达
恶心的东西
没错 我最清楚不过
就是我把这个肮脏的家伙
从南美洲的河里揪到这里的
而且我俩一路上的相处可不怎么愉快
那个
你们也许觉得那东西和人类相似
都是两腿站立 对吧
但是我们是根据上帝的样子被创造出来的
你们不会认为上帝长那个样子 对吧
我可不清楚 先生 上帝长什么样
和人一样 塞尔达 上帝和人一样 比如我
甚至是你
也许更像我一些 我猜
就这样
霍伊特将军 多谢您给我回电 先生
感觉好些了没 是的 好多了
多亏了止痛药
把门关上 你断了两根手指 是不是
没错 两根手指
但是我还有大拇指 食指 中指
听上去你还算不错
是的 先生 很期待您的访问
那东西得决定如何处置
鸡蛋
各种果味的派在等着你
巴尔的摩市中心新开了三家
未来已经到来
休息一下吧
南瓜 香蕉
九点半来接我
是 21点30接您 先生
超棒的派
我回来了
我给你做了蛋卷
嘿爸爸 你猜怎么 没有煎饼
我翻了半个箱子也没找到煎锅
我给你做了奶酪西兰花蛋卷 你猜呀
你感觉如何 疼吗
有一点 吃药管用 猜啊
什么
我们今天在新学校埋了个时间胶囊
我想问你
你觉得未来我们都会有喷气背包吗
会有的 孩子
校车到了
这是美国
爸爸再见
快吃你的蛋卷 然后好好洗手
吃完上楼来 亲爱的
我喜欢这里 孩子们喜欢草坪
而且华盛顿离这里也就半小时 对不对
还不是在巴尔的摩 伊莱恩
没人喜欢巴尔的摩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买一辆新车
你需要新车 是吗
来一辆凯迪拉克如何
理查德
噢 理查德
亲爱的
你的手流血了
安静 别说话
别说话 我想你别说话
安静
安静
莱文森博士请至航空部
莱文森博士请至航空部
音乐
音乐
伟大的本尼•古德曼
音乐
你没事吧

抓到你了 没抓到
麻雀在窗台上筑巢
什么
麻雀在窗台上筑巢
老鹰吃掉了麻雀
什么
暗语
老鹰吃掉了麻雀
走吧
鲍勃
你怎么样
我像个傻瓜一样坐在混凝土块上
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等了一个小时
每次不都是来这个破餐厅吗
我也许会改变主意
可你没有
告诉我们
鲍勃
迪米特里
同志
不是鲍勃
这是什么
迪米特里
解剖笔记
还有
研究这个东西的
实验室的结构图
正是我们解救实验品
所需的一切
我会向指挥部汇报的
我们必须尽快动手
米哈尔科夫
这个生物
我认为它也许有能力
和人交流
交流
是的 和我们交流
我有理由相信
它有智慧
它会回应
它会回应
语言
音乐
你能否把这些
也转达一下
我会的
现在
吃东西吧 迪米特里
他们管这个叫做
海鲜
牛排
海陆双汇
龙虾是在这里现煮的
它们还惨叫来着
但是真的是
好嫩
好香甜
爱丽莎 快点 赶紧的
我真是服了你 姑娘
你又来这套 塞尔达
你省省吧 悠兰达
巴尔的摩市洗衣中心
嘿 塞尔达 想抽烟吗
那东西对身体不好 杜恩
是 但是抽着爽啊
那可不
来嘛 爱丽莎 就一支
来吧
不要担心摄像头
我们休息时会把它往上调
这里是盲区
你做肉饼不能不放
葡萄干可以增加风味
第5部门 必须在两小时内准备好能源测试
弗莱明 我得忙点事情 你去接将军吧
想我了吧
我去吃个糖而已
你最怕这玩意
我还以为你该习惯了呢
又来了 发出那个难听的叫声
那是你的哭声吗 是不是
你疼吗
还是在生气
没准你还想再咬我一次
来啊
我看不出
你这是在求我吗
对我来说 你的叫声就是最难听的噪音
呼叫沃尔特斯上尉
沃尔特斯上尉请去接待来访
爱丽莎
爱丽莎
霍伊特将军
欢迎您
一切就绪 很高兴您能来
很高兴见到你 孩子 多谢
我的老天爷 就是这个东西吗
比我想象中大多了
长得真丑
亚马逊原住民把它当做神来崇拜
现在看起来可一点都不神气了 是吧
他们是原始人 先生
他们会把贡品扔到水里
鲜花 水果之类的
还试图用弓箭阻止石油钻井
结果可不怎么好看
他流血了
怎么回事
这是个畜生 霍夫斯泰勒 我在驯服他而已
氧气渗透及二氧化碳交换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这个生物 先生
它能够在两种不同的呼吸机制间随意转换
弹涂鱼也可以 不行
听着
你们想把人送上太空
那个人就必须忍受人体无法承受的环境
而它能提供对抗苏联人的优势
它能在水外呼吸多久
事实就是 先生 我们对这个东西一无所知
至少知道
苏联人想要它
那些混蛋玩意
他们送狗上天时候我们还在笑话他们
结果他们接着就把人送了上去
一个毛子
绕着地球飞 鬼知道他在干什么
现在轮到谁笑了
赫鲁晓夫笑了
让他送一只狗上天 他笑了
让他送共产党上天 他又笑了
紧接着他就把导弹部署在古巴了
我们一点教训都不长
先生 我们得把他放回水里
这些个科学家 他们就像艺术家
总和他们的小玩具产生感情
这里 瞧见了吗
就中间这边
这东西有一层厚厚的软骨结构
可以分离主副两个肺
我这么解释对吧 鲍勃
没错 但是我们可以
它还让X光片难以看清
理论上说 是的先生 可是
我认为 想要取得对苏联人的优势
我们需要解剖这个东西

把它拆解开 看看里面的构造 不
不 那就不是我们的初衷了
先生 他晕过去了
把他放到水池里
给他加压
霍伊特将军
你不能 在任何情况下 杀了这个生物
你数数我肩膀上的星星 孩子 五颗星
意味着我想做什么都由我自己决定
你想要说明自己的观点 我洗耳恭听
但是最终的决定权在我
那就把这东西打开 能研究多少算多少
就这样结了
好好奖励一下你自己 史崔克兰德
你成功了
多谢 先生
抓紧时间把工作完成吧
没问题 先生
救他出来
你在说什么啊
不行 绝对不行
为什么
因为这犯法 为什么
我们讨论这个事情也许已经犯法了
他很孤单
他很孤单
噢 他很孤单 噢
你以后是不是每次去中餐馆吃饭
都要把鱼缸里的鱼也救走
那他孤不孤单又如何 我们都孤单
你见过最孤单的东西
你刚才管他叫东西
你管他叫东西 他不是人 他是个怪胎
重复我的手语
我能看得懂
你根本没用心听
重复 重复 重复
冷静点 我的天 冷静
重复我的手语
好吧 我来重复你的手语
我是什么
我张开嘴 和他一样
我发不出声音 和他一样
那我是什么
我的一切
所有我所经历的事情
把我带到了这里 他的面前
你现在又把他叫人了 现在又是人了
你居然打我
爱丽莎 放开我 我看着呢
你从来不会打我
当他看着我的时候 他看我的样子
他不会觉得我缺少什么
或者认为
我是不健全的
他看到我
就是我本来的样子
我的一切
他很开心
每次见到我
每一天
现在我可以
要么救他
要么任他死去
好了 我走了
我必须得走了
爱丽莎 请停下 听我说 请听我说
我必须得走了
爱丽莎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这是我东山再起的机会
我很抱歉 但我必须要走了
我的天
等我回来之后 不要再跟我提这件事情
爱丽莎 这是
好吧
我们是什么 你和我又是什么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吗 我们什么也不是
我们无能为力
我很抱歉 但是这实在是
那东西都不是人类 我的天
什么
如果我们
袖手旁观
我们也不是人
盖尔斯
我等了好久 我知道 很抱歉
没事
我们不进去吗
你还是把画寄来比较好

我想亲自展示给你和团队看
我认为这是我最棒的作品
这绿色多么可爱
现在时机不好 也许下次吧
好吧 当然
没问题
什么时候比较合适 伯尼
你画的

哇哦
你很厉害啊
显然画的不如照片
但是画的不错 对吧
我可画不出这么好的东西
给 送你的
给我的
我们这里没多少你这样的客人
你看起来很有教养 我喜欢和你聊天
其实 这也是
我来这里的唯一原因
和你说话
还有这里的派很不错 对吧

虽然不是酸柠檬 但这个也不差
要知道 我一个人工作
我最好的朋友不怎么健谈
我工作内容之一就是和客人沟通
就好像做酒保
你给客人上派 你听他们和你抱怨
了解他们
我想进一步了解你
你这是做什么 老头
我们坐下来吧
嘿 不行
不能坐柜台 只能外带
你们不能坐这里
你们想点东西就点了带走
可是柜台没人坐啊
有人预定了 你们不能坐
记得再来哦
你不应该和他们那样说话
你也应该走了
还有别再回来了 这是家庭餐厅
我一无所有
你是唯一愿意和我说话的人
不管那东西是什么
你需要他
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希望尽失 如春天般离去
赶紧走吧
莫斯科不会支持你的计划
为什么
太冒险了
时机不成熟
什么
我们只有两个选择 迪米特里
第一
你想办法推迟解剖
推迟至少一周
可明天就要开始了
那就
只有
第二个办法了
以色列制炸弹
把它放在保险丝盒附近
能给你争取5到10分钟时间的黑暗
没有摄像头 没有防护门
然后
你给它注射这个
注射
杀掉它
销毁它
你还好吗
我来到这个国家
尽我所能学习知识
我不但是爱国者
同时也是科学家
我们还能从它身上学到那么多东西
我们不需要学习
我们只需要
美国人不能学习
凯迪拉克帝威 最棒的车型
V8引擎 排量390 干净清爽
我就随便看看
我就随便说说
调频收音机 空调
机械窗 机械刹车 机械方向盘 可调座椅
还有各种奢华内饰可选 143种选择
还有这个
长着轮子的泰姬陵
我不太喜欢绿色
这不是绿色 这是青色
青色看着和绿色一样 可是有区别
这是限量款 12层漆
手工打磨 细部镀铬
美国每五个成功人士中四位开凯迪拉克
这是真的吗
这是未来
而您看起来就像是要到那里去
去哪 未来
你是属于未来的 这辆车非你莫属
巴尔的摩市洗衣中心

先生 您这辆车真漂亮
我该怎么说呢 你开着一定感觉很棒吧
多么漂亮的绿色
那是青色
青色
明天 我要做个超棒的肉饼
我给你多放点葡萄干
所以 早上五点 我开车来到卸货区
那会正要换班 我有
我有多长时间来着
5分钟 我会记住的
早上五点 五分钟 五五 五分钟
你要挪开摄像头
我要和你对一下表 电影里都这么干
老天 真为你感到骄傲
你真是无所畏惧
你害怕吗 非常害怕吗
不要告诉我 我已经吓坏了
我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了
迈克尔•帕克 我觉得不错 好名字
比较阳刚
是 51岁
54
你不用这样吧
57岁
如果我把假发戴上 我就能行
我可以穿这身
或者穿
托尔 走开 下去下去
或者穿这身
这身 看着就像工人
但是这身看起来
配上奶糖色的领带
就比较随意 但是很有品位
你喜欢这身 我同意
我觉得准备得差不多了
史崔克兰德先生
萨利 帮我把埃斯波西托小姐叫来
清理一下
知道吗 我一直想不明白
你看起来也不算漂亮
但是你猜怎么着
我一直都在想你
你说你是哑巴 你是完全发不出声音呢
还是能发出一点声音
有些哑巴可以咿咿呀呀的 虽然不好听
我只想你知道
我不介意那些伤疤
我也不介意你不能说话
当我仔细想着你的样子
我喜欢
非常喜欢
让我很有欲望
我猜我可以让你发出点声音来
亲爱的 你没事吧
快点走 我想早点回家
我的脚疼死了
我们需要推迟解剖
进我办公室之前要敲门
事情紧急
出去 敲门 我让你进来再说
这是规矩 你要守规矩
进来
帮我把门关一下 谢谢
正向思维的力量
看到没 这样就对了 现在说吧
我需要更多时间
不要因为你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就非要争个高下
我不想争高下 我是不想让这样一个精妙
而又美丽的生物被毁掉
这个东西死了
你研究 我离开
我要定居
我的家人要定居
住在一个真正的好地方
这个生物有智慧
能使用语言
能理解情绪
苏联人 韩国人都可以
我们还不是要杀了他们
底线是 这里不是动物园
而且我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待着
你想吗
鲍勃
你想吗
我也不想
那你还在等什么
你看到爱丽莎了吗
快走吧 塞尔达
是不是你移动了卸货区的摄像头
你打算带他去那边吗 走服务通道
非常聪明
你是为谁干活的
爱丽莎•埃斯波西托
他的水必须控制在5%到8%的盐度之间
家常用的盐就行
每三天往水里放一包这个
他必须摄入足够的蛋白
五分钟后
我在卸货区等你们
灯随时会灭掉
要有准备
史崔克兰德先生
距离解剖还有12小时
我需要你在这里签字
这个突然的秘密决定
首次在苏联境外部署战略武器
停在这里
对局势的不正当改变
迈克尔•帕克 是你吗
我本人
你疯了吗
别这么做 爱丽莎 不要
那是什么 那辆车
我的天 我不确定 先生 洗衣车
可是并没有在时间表上
最后 我殷切希望赫鲁晓夫主席停止行动
并终止一切对于和平世界的威胁
先生
在卸货区等我
先生 你需要我做什么
带人支援我
请从车上下来 先生
我的天 我可不是这块料
从车里下来 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我的天 请别开枪 出来
我的天 请别开枪
你还在等什么 我们没有时间了
快下来
必须快点走 抓紧
我们要下地狱的 快走 推
推啊
我发誓 我不是有意的
我和这些机械就是合不来
怎么
她在卸货区等你 快走
这个人是谁 他刚才杀了一个人
我的天
可以了吗
他真好看
是我撞的吗
我真的不擅长这种事情
动起来 动起来
快点 不

盐 你在说什么盐
爱丽莎
那个
以色列制炸弹
能闻到镁的味道
苏联人讨厌犹太人
但是没少用他们的家伙
他们怎么进来的
仿造身份证 车牌 等等
他们还挪动了卸货区的摄像头
你先别告诉任何人
我们还有24小时时间
不 我报告了
你报告了
一出事我就
史崔克兰德先生
怎么了 萨利
霍伊特将军打电话给您
那东西是我们的太空狗 史崔克兰德
你清楚的
先生 我会把他找回来的
我现在不能思想消极 先生
你感觉还好吗
我有信心 把它找回来
你能做到 你也必须做到
为了我 孩子 为了我
运河通海
十月到十一月间
周三 10号 下雨/码头
那就是你打算放了他的日子吗
10号
如果不下雨的话呢
运河会怎样
会下雨的
好吧
那是什么
让我看看 是给我的吗
很高兴和你做朋友
很好 保持这样的心态
就装作你一无所知的样子
老天保佑 不要审问我
我不擅长说谎
除了面对布鲁斯特
婚姻需要各种谎言来维持
所有人员 准备出示你的身份证和通行卡
老天 怎么回事
所有人员请注意
准备出示你的身份证和通行卡
你真是会给我们惹麻烦
在我看来 是一队训练有素的士兵 先生
我在想 可能是特种部队之类的
红军特种部队
应该是
而且他们训练有素
资金充足 是个精英团队
做事高效 无情且精准
不到五分钟就完成了整个入侵过程
我保守估计 这是一队特种兵
人数不下十人
我主人送来了这件裙子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吗
你有没有同伴
你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情吗 知道吗
因为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
我对着镜子 只能看到
我这双老眼
长在我这张老脸上
我有时觉得 我要么生的太早
要么生的太晚
也许我们都是时间的碎片
安全措施已提到最高等级
准备好出示你的身份证和通行卡
注意 安全措施已提到最高等级
先生 我把她们找来了
塞尔达 爱丽莎 很好
我看看
看起来你们在事情发生之前就离开了
不过
如果你们了解什么情况
你们有义务
向我汇报任何细节 不管多么琐碎
琐碎意思是不重要
我没注意到任何不寻常的事情
也没有什么琐碎的事情
我只觉得脚疼
你呢
她没看到任何事情
霍夫斯泰勒 霍夫斯泰勒博士呢
你有没有看到他进出实验室
他就在那里工作吧 不是吗
我意思是不寻常的事情
有没有和往常不同的
琐碎的事情
没有 先生
我到底在干什么 和打杂的找线索
一群只会铲屎
抹尿的家伙
你们俩走吧
好了 你们没问题了 回去工作吧 快走
你在跟我说什么




她在说什么



我没看懂
她在说什么
她在对您说谢谢
下一位
命令她们把平台翻过来
我昨晚和前一晚都没看到你
很抱歉 艾德
但我现在整天都待在办公室里
卡罗觉得我应该晚上陪陪她
如果你晚上陪她 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
导弹专家将马送上太空船
现在只剩下一件事情要做
自告奋勇
不不不
嘿 查理 你在干什么 跟我开玩笑吗
我想早点回家
布鲁斯特最近脾气不好
我的天
你在这里做什么 躲在女更衣室的角落里
他们也许在跟踪我 这里没有摄像头
当然没有了
如果你赶上我们换衣服怎么办
我需要知道他的情况
他很好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放了他
很快 当雨水填满运河 水流向大海
如果需要我的话
早点放了他
她说什么
她说你是个好人 霍夫斯泰勒博士
我的名字叫迪米特里
很荣幸认识你们
嘿傻子 有电话找你
急事
别担心我 我很好
你受伤了
相信我 我没事
你流血了
他吃了潘多拉 但是不怪他
野性难驯 我们不能要求他太多
爱丽莎 去找他吧
快去 快去
去啊
算你走运
我尽力保持清醒了
但是我毕竟不年轻了
他没事吧
你要去哪
别走
好吧 别别
别和小猫玩了 不要
不要和小猫玩了
我不生气
我的天
是你干的 但是没关系
我觉得这样不卫生吧
好了
有意思的家伙
所有人员 准备出示你的身份证和通行卡
你要见我
调查进展如何了
我们有了可信的线索
真的
那真是太好了
你在加维斯敦加入了我们
你之前在哪里工作 霍夫斯泰勒 博士
什么 霍夫斯泰勒博士
规矩
威斯康辛 麦迪逊 对了
你放弃了终身职位 是吧
为了加入我们 放弃了
那我猜你准备好要离开我们了
除非你找不到那个生物
那你认为我们能找到吗
你刚说你有线索了
确实
马伦 这是不对的
在遇到你之前我一切都很好
也许我最好不要再见到你
你还有什么要对他说的吗
只有祝他安康
就这样
就这样
我不要参与庆祝
你笑什么 亲爱的
别再笑了
出什么事了
不会吧
怎么
怎么做的
难道他有
永远不能相信男人
哪怕他下面看起来是平的
请进
你的引渡文件
很快就准备好了
首先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 请问
你们想不想吃
奶油蛋糕
请来点
实验品
在你注射之后
你怎么处理的尸体
我比较好奇
我进行了解剖
毫无意义
就如列宁同志说的
上周的鱼毫无价值
列宁
他说的
列宁
蛋糕好吃
你有牛奶吗
也许
也许
也许
是你记错了吧
等我们电话
不会拖太久的
你找我
嗨 梅纳德 我刚报名参加了人类学研究
我们要在南美洲亚马逊丛林上课
南美洲 厉害了 多比
你必须起个大早
要走好远呢
不 梅纳德 我们都要去那边 我们都去
你不想一起去吗
这是芭菲果冻
你们一定喜欢
爸爸 我们能不能看柏南扎牛仔
柏南扎太暴力了
你知道我今天在想什么吗
给孩子养一只狗

和我
一起
亲爱的 我们走吧 来吧
我们离开这
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电影院进水了
我有四个观众 我可接受不了退票
也许是水管问题 我会处理的
如果你不处理我就不租了 我会修好的
爱丽莎
哦 天啊
爱丽莎
我居然在擦我的头发
这是我的头发
看我的胳膊 伤口没了
就好像从没受伤一样 你看啊
你说他被当做神一样崇拜
那他是神吗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神
他吃了我的猫 我不知道
但是我们还得让他多待一段时间
多待一段时间
你好
引渡
准备好了
老地方
48小时以后
48小时
48小时
你的水 先生
还有先生 霍伊特将军
告诉他我不在 告诉他我会给他回电话
不要接通
不 先生 他在你的办公室里
到了这一步 我们唯一在意的就是实验品
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 先生
那可不行
我知道 先生
你认识我多久了 先生
十三年了 自从釜山战争
是的
一个守信的人
他忠诚 办事牢靠 一生都是
他有用 他期待
他期待能得到赏识
然后他失败了
仅仅一次
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算是个失败的人吗
什么时候才能证明一个人是个好人
是个得体的人
得体
得体就不该办错事
那是一种得体
另外一种所谓得体
我不在乎
那只是我们卖的情怀
我们用不着才要贩卖
你有三十六小时
整件事都要了结
包括你
我们的宇宙中将会留下你的剪影
而你则会被抛弃到
另一个宇宙
一个装垃圾的宇宙
文明不会记得你
你从未出生过
从未存在过
你会被彻底抹去
所以去挽回真正的得体吧 孩子
把这团烂摊子收拾掉
三十六小时
三十六小时 得 该死 完成它
你向来可以办到 你可以的
对吧 对吧
周三 10号 下雨/码头
我能听到你了
每日一思 生活就是我们计划的废墟
你知道我爱你 亲爱的
鸡蛋
你的声音就像是音乐
当我闭上眼睛 你是如此接近

永远
不知道
我整天都在思念你
当你问我是否寂寞
我只会说
你永远不知道
我有多么
爱你
你永远不知道
我有多么关心你
就算我努力
我仍然无法掩饰
我对你的爱
你应该知道
因为我已经告诉你
你走了
我的心也跟着你走了
我呼唤你的名字 每次祈祷都是
如果能有其他办法
证明我对你的爱
我发誓我不知道
你永远不知道
如果你现在不知道
爱丽莎
怎么了 亲爱的
这可不妙
我要给霍夫斯泰勒博士打电话
我们今晚就得放他走
我会回来帮你的
他要出门了
该死
先生 你不介意我说一句
你气色看上去很差
闭嘴
你能闻到吗
应该是你的指头
它们都黑了
他在那里
该死的鸟屎博士
没必要说得这么难听吧 先生
从车里出去
我要开走
这是我的车
滚出去
从我自己的车里
我说话结巴吗
这雨下的太厉害了
今天不说暗语了吗
不不 同志
不要
不 求你了
史崔克兰德 谢天谢地
你刚才说的是俄语 鲍勃
你叫什么名字
霍夫斯泰勒
不不 不要撒谎
你没必要撒谎
你肚子中了一枪
你死定了
我需要特种兵的名字军衔还有地址
特种兵
偷走实验品的那群人
这个糖很便宜 但是我喜欢
我还是个小孩时就爱吃
也许有些人喜欢更花哨一些的糖果
奶糖还是什么花哨的玩意
但我不是 鲍勃
我就喜欢这样的
如果我乐意 我可能一口吃掉
不过大多数时候
我喜欢慢慢品味
我要多吃一会
名字 军衔还有地址
名字 军衔 快说
没有名字
没有军衔
他们就是打扫卫生的
好吧 布鲁斯特 我要给你做饭了
然后我要出门帮朋友办点事情
办什么事情
帮一个朋友
塞尔达 有人敲门
你可以帮我应门啊 布鲁斯特
你就坐在离门口几米不到的地方
我的背疼 你快点开门
你背疼 每次都是背疼
史崔克兰德先生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这个人是谁 塞尔达
它在哪
你在说什么 你们把它弄到哪去了
你在说什么 塞尔达
实验室里的东西
它在哪
听着 伙计 你坐下
我很抱歉 先生
如果我知道什么 我一定会告诉你
那个关于萨姆森的故事
我还没有告诉你结局
就在菲利世人折磨他 弄瞎他以后
萨姆森问上帝要回了自己的力量
就在最后 他被释放了
而上帝恢复了他的力量
最后一次
而他握着
神庙的柱子
用他有力的双臂
碾碎了他们
他把整座神庙砸在了菲利世人头顶
他死了
但是他把每个菲利世人都杀掉了
这就是他的遗志
你知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吗
迪莱拉
它告诉我们
如果你知道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你最好快点说
不然我早晚
会把你这座小庙
砸到你头上
那个女孩把它偷出了实验室
不管那是什么
那个哑巴女孩干的
我听见我老婆在电话里谈到此事
多谢你的协助 富勒先生
你做了什么
塞尔达
我必须警告她
他去追她了
你不许打电话
你为什么要担心她
她犯法了
闭嘴 布鲁斯特
你多少年都不说话
现在你就不能闭嘴吗
该死 布鲁斯特
你不会明白的
再怎么也无法理解的
喂 盖尔斯 是你吗
是 好 让爱丽莎听电话
是塞尔达
爱丽莎亲爱的 你听到了就出个声音
那就好
他去找你了
你必须离开 你们必须带他走
怎么 爱丽莎
嘿 当心 学学怎么开车吧
该死
我们必须走了
你在哪
你到底在哪
周三 10号 下雨/码头

和我
我们俩
不 没有我
没有我
我从不失败
我会成功
爱丽莎
爱丽莎

该死
你真的是神
看 地上躺着个人
看着他
你 打电话叫辆救护车
如果要讲她的故事 我该说什么呢
说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我相信是的
他们彼此相爱 始终不渝
我相信是的
但是当我想起她
想起爱丽莎
我唯一想到的是一首诗
几百年前被一个坠入爱河的人低声传唱
无法感受你的形状
我发现你无处不在
你的存在将我的双眼填满爱恋
让我的心保持谦逊
因为你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