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无利润,不收费!(点图参观: mamzxn.com)

中国·优先接受:中国银行E融汇,人民币500万起!

国际·优先接受:Swissquote·Dukascopy·Saxobank,20万美元起!

 

寄生虫 (2019)


这下完蛋了

没有免费的无线网路了

基婷

嗯?

楼上阿姨的网路锁密码了

密码?

你试过123456789吗?

不行

倒过来试试看

我试过了

靠 那就不能传讯息了?

不行

喂 金基泽

靠 别装睡了 想想办法吧

手机被停话 网路也断线

你有什么打算?

第21届全国链球锦标赛银牌 朴忠淑

-基宇 -是 爸爸

找无线网路 手要举高一点

每个角落都要仔细找

该死的灶马又来了

在这里!找到了!

真的有讯号吗?

真的 看到没?

咖啡王国2G

是附近新开的咖啡店吗?

我怎么连不到?

你爬上来这里

孩子们

可以用吗?

可以

快看一下讯息

披萨时代说会跟我联络

我看看

真的有披萨时代的讯息

你们看这个

像她这么快

我们一天就可以摺完

今天就能拿到钱

-原来要站着摺 -她好专业

不对 没有啊

-怎么了? -消毒?

现在还会这样喷药消毒?

大概吧

把窗户关上

别关 就当做把家里免费消毒

顺便把虫杀光

好主意 最近虫实在太多了

天啊 好臭

我刚刚不是说要关窗吗?

那现在要关吗?

快被熏死了

请问到底哪里有问题?

以这个为例 你看清楚了

压线歪七扭八

这边为什么有压痕?

这里为什么又凸出来?

根本是没摺完的半成品

四分之一的盒子都这样

每四个就有一个不合格

所以你要扣掉一成薪水?

以品质来说 这惩罚算轻了吧?

薪水又没多少 别太过分!

我说你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一个摺得乱七八糟的披萨盒

对品牌影响多大 你知道吗?

请不起摺披萨盒的人 还谈什么品牌?

你说什么?

老板

是因为那个人的关系吗?

哪个人?

原本打工的人 突然跑掉了对吧?

就在教会下单的重要关头

真是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

哪里打听到的?

那个人是我妹妹的朋友

他本来就有些怪 风评不太好

所以说啊 老板

一成的罚款没问题

不过…

不过?

你不想找新的工读生吗?

姐 我们需要人力

开除翘班的工读生 当作他的惩罚

明天我可以面试 几点方便?

不 等等

让我先想一下

那麻烦你先付披萨盒的钱

今天像这样围坐在一起

手机又能连上网路

就一起庆祝网路复活吧!

那家伙又来了 天还没黑就…

为什么不贴禁止小便的公告

早就跟你说过了!

没用 醉汉看到那种公告更想尿尿

至少吼吼他吧

不要啦

不要尿啦 靠

是敏赫哥吗?

叔叔 那里不是厕所

是敏赫没错

喂 臭小子

是你做错 还敢瞪我?

给我过来 小兔崽子

拜托你清醒一点!

你朋友挺有种的

大学生的气势就是不一样

确实跟哥哥不一样

不过他现在要来我们家吗?

有说好要来吗?

没有

大家好

敏赫你来啦

你怎么会来?

伯父好

-你好 -有什么事吗

我有传简讯给你 没看到吗?

抱歉打扰你们吃饭

不会啦 我们没在吃饭

-基婷最近好吗? -还不错 哥呢?

约外面就好 干嘛跑来家里

因为这个

为了拿给你 这个有点重

是吗?放这里就好

这是什么?

我说要去找基宇

爷爷就说一定要拿给你

这是山水盆景吗?

也可以当做是一种抽象石雕

原来您懂

我爸在军校时期就收集奇石了

现在家里的客厅 书房

到处都是石头

这个石头可以带来财运和考运

敏赫

这真的很有象征意义

的确 刚好现在很需要

没错

请务必转告爷爷我们的感谢

怎么不买点吃的过来

那叫什么…山水盆景?

你也收集那种石头吗?

多亏这石头我才有机会拜访你爸妈

他们看起来都很健康

很健康没错 只是没工作

基婷已经不去补习了吗?

不是不去 是没钱去

可爱吧?

她是你的家教学生?

朴多蕙 高二

你代替我去当英文家教

怎么突然这么说?

有钱人的家教 薪水很不错

她也很乖

我出国交换时 麻烦照顾一下

你在学校不是有很多朋友?

干嘛拜托我这种重考生?

哪有为什么?

我光用想的就讨厌

想到那些臭男生在多蕙身边打转

就觉得恶心

你喜欢她吗?

我是认真的

等她上大学 我想正式跟她交往

在那之前麻烦好好照顾她

如果是你 我就放心了

谢谢你信任我

不过要我假装是大学生吗?

基宇 仔细想想

当兵前两次 当兵后两次

你一共重考了4次对吧?

文法 单字 作文 会话

老实说你教英文…

比那些整天喝酒的大学生强10倍

-确实没错 -就是啊

不过他们能接受吗?我不是大学生

假装一下不就好了

没问题 你是我介绍的 而且…

那个贵妇太太该怎么说呢…

非常单纯

年轻 而且单纯

单纯?

什么意思?

说不上来 总之我挺喜欢的

答应我罗?

那就这样吧

听说你妹不是很有艺术天分?

修图技术也很强

在学证明

延世大学

技术这么好 竟然考不上美术系?

找死吗?

小姐 这里禁烟

好 把那个把给我

红色印章 大功告成

真可惜首尔大学没有“伪造文书”系

基婷一定考榜首

对吧?她真的很强

儿子要去面试 快说点好话

儿子

你是我的骄傲

爸爸

这不算伪造文书或犯罪

我明年就会考上这间名校

原来你都计划好了

我只是提前拿到在学证明而已

请问哪位?

多蕙妈妈?您好

我是敏赫介绍的…

是 请进

好的

你好

夫人 您好

我只是在这里工作的人 这边请

庭院好漂亮

里面也很漂亮

你知道建筑家南宫贤子老师吗?

他很有名

这原本是他的房子

全都由他亲自设计和监工

现在如你所见 是孩子的游乐园

这边请

先坐着等一下 我请太太过来

南韩企业攻占纽约

2017年新奥技术奖

太太

太太?

太太?

太太?

应征家教老师的人来了

不用给我看资料

反正是敏赫老师介绍的

你也知道敏赫老师无可挑剔

我和多蕙对他很满意

这跟多蕙的成绩无关

你懂我的意思吗

他真的很棒

说实话 本来打算明年学测前

都要一直请敏赫老师来家教的

不过他却突然去留学

虽然有点失礼 但我就直说了

如果你不是敏赫老师的等级

我们坐在这里就没有意义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

我可以观摩今天的第一堂课吗?

我想全程观察你怎么授课

您不介意吧?

你想改24题的答案吗?

多蕙 你写了后面的题目

然后又回到24题

对吧?

如果现在是学测 这是第一题的话

你从一开始就乱了阵脚

你看 脉搏也乱了

心跳不会说谎

所谓考试就是冲锋陷阵

只要乱了节奏就完蛋了

我不在意24题的正确答案是什么

你如何掌握整场考试的节奏

我在意的是这个

临场作战 靠的是气势

气势

知道了吗?

每个月付一次薪水

每周一三五 每次两小时 好吗?

至于钟点费…

本来想付和敏赫老师相同的薪水

考虑物价上涨 就调高时薪了

谢谢

现在正式介绍一下吧

他是多蕙的英文家教 凯文老师

是 凯文老师

上课时如果饿了 请随时告诉我

需要什么 请随时跟她说

她比我更熟悉这个房子…

多颂 不要这样!

真的很抱歉 吓到了吧?

没事

很可爱呢 他叫多颂吗?

对 是我们家最小的

多颂 快打招呼

凯文老师

这是印第安人的箭

我特别从美国网站买的

他从去年开始变成印第安控

印第安控?

他容易对某件事入迷吗?

他很无厘头又散漫

一刻都静不下来

所以去年让他加入幼童军

希望他能遵守规定 变得专注点

结果你看

他变得更奇怪了

幼童军团长好像是印第安控

似乎是受他影响…

幼童军精神源自美国的印第安人

这是好事

凯文老师以前是童军吗?

对 我很有当童军的天分

我们多颂也很有艺术天分 你看

他的画很抽象 感觉很强烈呢

对吧?很强烈吧

凯文老师果然感受得到

这画的是猩猩吧?

这是自画像

我就知道

以大人的眼光无法理解…

多颂艺术表达的天赋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

我们换过很多的美术老师

没人撑得过一个月

再加上多颂有点不受控制

-夫人 -是

我想到一个不错的人选

她的名字是…

洁西卡!对了 洁西卡…

她是我堂哥美术系上的学妹

她的韩文名叫什么呢?

总之 她原本就读

伊利诺州大学应用美术系

最近刚回到韩国

伊利诺… 然后呢?

听说她上课方式很特别

很能掌握孩子的状况

在美术圈算是少见的

不过她上课不只方式独特

还能一路辅导孩子考上美术系

真的吗?我很好奇

她是什么样的人呢?

你想见见她吗?

不过听说她很难约…

等等

“洁西卡独生女 伊利诺州芝加哥”

“系上学长金振慕 他是你堂哥”

你看多颂用食物在桌巾上

画了马赛克

不过其中还有重复的图案

辣椒酱是红色 米粒是… 总之

散发着巴斯奇亚式风格

他不过才9岁而已!

真令人期待

我相信这些洁西卡老师都观察到了

两位请慢聊 我去帮多蕙上课

洁西卡老师 下次见

是 谢谢你的引荐

那边可以看到多颂异于常人的才华

多蕙

我们要从38题开始吧?

那个 老师…

嗯?

你知道吗?多颂全是装的

什么意思?

全都是作秀

他故意装成天才 做事很无厘头

假装自己是艺术家

多颂吗?

不是有种人会这样吗?

走在路上突然站住

看着天空假装有灵感浮现

所以他走路会突然盯着天空10分钟?

你懂我的意思吧?

真是鸡皮疙瘩掉满地

还装得一副受不了正常生活的样子

看到我都想吐了

多颂原来会这样啊…

不过这和你解题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说说而已

好 既然这样

你刚刚把多颂形容得挺有趣的

我们拿来练习英文写作好了

不过“假装”这个单字要用两次以上

老师 那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今天来的洁西卡老师

真的是老师堂哥系上的学妹吗?

什么意思?

洁西卡是你女朋友吧?

怎么可能 我今天第一次见到她

洁西卡老师很漂亮吧?

你没兴趣吗?

你刚刚有看到她?

是挺漂亮的… 可以算是美女

我就知道…

你对她有兴趣

多蕙

如果把洁西卡老师比喻成玫瑰

那多蕙你就是…

-解题好了 -是

他无法乖乖坐着 请谅解

多颂

多颂 起来

多颂 快起来

竟然在屁股…

-多颂妈妈 麻烦您出去 -什么?

我不在家长面前授课

可是今天是第一天 你也看到他…

请下楼

朴多颂?

多颂

太太

请问要喝一点梅子汁吗?

什么?

加点蜂蜜 让您放松

那太好了

-那个… -是

这样好了

你准备两杯 送到多颂房间

你又不是家长 当然可以进去

也是

那我再告诉您里面的情况

早该这么做了

怎么了?

下楼了吗?

这么快就结束了?

多颂妈妈请过来这边坐一下

多颂你先上去

快点上去

这是多颂刚刚画的

我想和多颂妈妈单独谈谈

这一位是我们的…

不 麻烦离开

我刚刚有提过

我主修艺术心理学和艺术治疗吧?

请问多颂一年级时发生过什么事吗?

我就直说了…

为了判断是否可以教多颂

我必须知道这件事

不过这么突然不太方便…

怎么办呢?

没关系

通常画的右下方称为“思觉失调症区”

很常表现出精神方面的症状

思觉失调…

请看这里

多颂画了特别的形状吧?

哦?

那个也是 那也一样吧?

是 没有错

同样的区域 差不多的形状

现在看出来了吗?

每天吃饭都看着他的画

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请冷静下来 沉着一点

这些都是多颂心里的黑盒子

你愿意和我一起打开黑盒子吗?

我想打开 老师

那就需要每个一二四五

每次上课两小时

这不是单纯的家教 而是艺术治疗

当然

因为我的钟点费会比较高

您没问题吗?

是我该谢谢老师

孩子的爸好像回来了

老公 这位是多颂新来的美术老师

洁西卡老师 来自伊利诺州

洁西卡 这是东翊

-您好 -你好

多颂就拜托你了

已经上完课了吗?

对 刚上完

-尹司机 -是

-你有空吗? -是

那就送老师回去好了

也是 晚上一个人走不太好

是的

洁西卡老师

既然都送了 直接送你回家好吗?

-请问你住哪里? -不用了

送我到惠化地铁站就好

谢谢

就算很远也没关系

-反正我已经下班了… -我要在惠化站下车

好像快下雨了

别搭地铁 搭宾士好吗?

我和男友约在3号出口见面

爸你以前当代驾 常开宾士吗?

我在大峙洞代客泊车的时候比较常开

老爸也做过代客泊车啊

没错 在炸鸡店倒闭后

卖台湾古早味蛋糕之前

大概有6个月吧

不对 古早味蛋糕店倒闭后才泊车

我们要进行下个阶段了吗?

我已经在宾士里设好圈套了

那就开始进行

这里真的很有象征意义

爸 我们刚好在司机餐厅吃饭呢

就是啊 在司机餐厅

你们多吃一点

你抢什么功劳 明明是孩子请吃饭

儿子 多吃点

多吃一点

你昨天对那位贵妇做了什么?

什么?

她没在开玩笑的

一直说很感动 很震惊…

靠 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搜寻艺术治疗 把资料背出来

她就一直掉泪

真是疯婆子 害我不知所措

你回来啦?

吃过饭了吗?

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姨出门了吧?

对 她去遛狗

老婆

我在汽车座椅下找到这个

尹司机这个疯子

这是什么?

老公 对不起

我不知道尹司机是这种人

你给他的薪水不是挺好的吗?

难道这家伙不去开房间是为了省钱?

可能是变态吧

比起摩铁更喜欢在车上

脏死了 怎么可以在老板车子里

年轻人私下有性生活不是问题

为什么偏偏在我的车子里

要做在自己的前座就好

为什么要逾越界线?

就是啊

非得把精液滴在我的位置才爽吗?

就是说啊

你知道最诡异的是什么吗?

什么?

通常车震时

应该会掉头发或耳环什么的

没错

但怎么会掉内裤呢?

就是啊 怎么想都不可能

所以我怀疑那个女人的状态

你懂我的意思吗?

天啊!冰毒 可卡因

嘘!孩子会听到

那怎么办?

万一车子里查出白色粉末就糟糕了

老婆 冷静一点

放轻松

刚刚只是推测 合理怀疑而已

没有必要报警

那当然

更何况我这个大忙人质问他

“你干嘛在我车里打炮?”也很可笑

确实很可笑

所以说…

你找个藉口 低调地解雇他好吗?

好 知道了

不要提到内裤或车震的事

我们没必要降低格调 不是吗?

就是啊

不过他会不会上网投诉我们…

你就多付一点遣散费

结束了吗?今天多颂乖吗?

是 还不错

-上完课了吗? -对

老师 上次你来上课

尹司机送你回去那天

这么问有点怪

但那天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事 他非常亲切

我说到惠化地铁站就好

但他坚持想送我回家

那家伙这么晚竟然想去你家?

所以他知道老师家住哪?

没有 我在惠化站下车了

好险 太好了

洁西卡很棒

他怎么了吗?

总之 发生不太好的事被解雇了

什么事?

老师不用知道这些

好意外 他看起来很绅士也很酷

洁西卡 你太年轻单纯了

你见过的人太少了

虽然我们本来也觉得年轻司机不错

司机还是年长一点比较好吧?

的确是 开车技术好也更稳重

在我大伯家工作的司机就是那样

他叫金司机 人很温柔稳重

我小时候都叫他叔叔

你认识那样的人吗?

对 个性真的很好

不过我大伯最近调到芝加哥

金司机好像没工作了

我很有兴趣 可以安排见面吗?

真的吗?

我现在不太相信别人

不是熟人推荐 我无法信任

洁西卡老师从小认识的人

听起来就很放心

到家了…

真的要见他吗?

我非常认真

我觉得透过信任的人介绍最好

就像是什么呢?

信任锁链

不是这个 是这个

没错

还有这里

这个好像是触控的?

不是触控 要用转的才行

这真是的…

先生

您在里面的时间有点久呢

这辆车真不错

在这里 过来

他正在开会

请你坐在这里等他

您好 初次见面

这个和手机相容吗?

不行 因为需要更高阶的运算能力

这不算试乘 你不用那么紧张

一整天工作太闷了想透透气

是 我了解

整天面对人一定很累吧?

至少在车子里 请享受宁静

谢谢

你似乎对路很熟

38度线以南的大街小巷都没问题

毕竟我也开了30年的车

我很尊敬长年在同个领域工作的人

其实这个职业很单纯

我载着一家之主

一个公司老板

或只是一个孤独的男人

我每天早上和这个人一起上路

就像某种陪伴

我以这样的心情度过每一天

时间过的真快呢

你的转弯技术果然很纯熟

看起来简单 却是基本功

她看起来很随和 其实是老狐狸

有时候还把这房子当自己家

没错

在所有人当中 她住在那里最久

她是前屋主南宫贤子老师的帮佣

接着继续做多蕙家的帮佣

南宫贤子老师搬家时

把她介绍给朴社长夫妇

还说“她真的持家有方 请聘用她”

屋主换了 帮佣却没换

她死守着这份好工作

想除掉那种女人 我们要有所准备

没错 需要好好计划

我想吃水蜜桃 最喜欢水蜜桃了

怎么不叫阿姨准备?

我们家不能吃水蜜桃 那是禁忌

所以 根据多蕙的说法

阿姨对水蜜桃严重过敏

你们知道水蜜桃外表都是毛吧?

只要一靠近 全身就会起红疹

出现呼吸严重 气喘等严重症状

不是 家里没有水蜜桃

对 就是呀

通常出现这种症状

我就会立刻回房吃药

因为突然发作

一阵慌乱中不知道把药放哪里了

太太 请问后面这一位…

是我们家的阿姨

真的是她 怎么办呢?

我原本不太确定是不是她

我在客厅见过一两次而已

这在医院拍的吗?

我前两天去医院做健康检查

我自拍要传照片给我老婆

没想到拍到她在我后面

她正在讲电话吗?

我不是故意听她讲电话的…

不是故意听她讲电话的

可是因为听到一些内容

-不自觉就听下去… -卡

爸爸 你的情绪太高涨了

把它降到这里好吗?

不自觉… 就听下去了

用意有所指的方式

再次强调我不是故意偷听

阿姨的嗓门真的很大

没关系 你说说看

她说她罹患开放性肺结核

对着电话里的人一直吼

气到整个人有点失控

肺结核?不会吧…

我亲耳听到她说得了肺结核

现在还有人得肺结核吗?

现在还有人得肺结核吗?

爸爸

以前圣诞节不是会买防痨邮票吗?

听起来很像旧时代的事吧?

不过请您搜索看看

韩国目前是OECD国里肺结核第一位

我看阿姨一直装没事继续工作

家里还有多颂这样的小孩

家里还有多颂这样的小孩

肺结核病人却在厨房

煮饭 喷口水

不要再说了

爸爸:3分钟后到家

如果有机会用上这个就太棒了

社长太太

请到2楼三温暖室

别让阿姨知道

-请坐 -是

金司机

今天的事请不要告诉我先生好吗?

好的

肺结核病人在家里的事传到他耳朵里

我一定会被碎尸万段

太太 请不用担心

虽然很冒昧 但我还是想澄清

我和那位阿姨没有私人恩怨

我只是站在公共卫生的立场上

感觉告诉您比较好

不是想要打小报告

这你请不用担心

我不会跟阿姨提到肺结核的事

我会找别的藉口解雇她

简单且低调地解雇

经验告诉我 这么做最好

是 这样的话

那个 你洗手了吗?

金司机

你知道哪里的炖牛排骨好吃吗?

不要太远 这附近的就行

-吃完晚餐再回去吗? -没错

今天怎么特别想吃炖牛排骨呢?

原本的阿姨很会做炖牛排骨

那个前几天离职的人吗?

我老婆不告诉我她为什么不做了

再找人并不难

不过还是很可惜 她真的很不错

把家里打理得很好

而且做事很懂得拿捏分寸

我最讨厌逾越界线的人

缺点大概只有一个

吃太多

听说每天吃两人份的饭

但她相对也做很多事

那么要快点找新人打理家里了

真的很困扰

一个礼拜后 家里就会变成垃圾场

我的衣服会发出臭味

多颂妈妈本来就不太会做家事

不会打扫 做菜也很难吃

不过还是爱她吧?

那当然 我爱她

那就是爱吧

那要不要试试看这个…

“The Care”?这是什么?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间公司

该怎么说呢?他们是会员制

针对您这种VIP客人

派遣帮佣 看护或者我这种司机

是专门的人力派遣公司

光看名片就很高级

很有设计感

那金司机怎么知道这间公司的?

他们主动跟我联系

因为我也是资深司机

算是一种挖角?

但他们联络时 我已经约好和您面试

原来如此…

拒绝这种知名企业而选择我的恩惠

我永生难忘

去你的王八蛋

我直接把名片给我老婆就可以了?

是 希望能帮上忙

不用提到我的事情

您就说是亲自打听的公司…

我知道了

多亏你 我可以趁机表现一下

背面有联络电话

可以先打去谘询…

看前面

您好 我是“The Care”的顾问吕明善

喂 是“The Care”吗?

这孩子当诈骗集团一定赚大钱

声音很好听吧?像我

我听说你们是会员制

是 您现在还不是会员吧?

是 我该怎么加入呢?

要麻烦您准备一些资料

请问现在有纸笔吗?

户籍誊本 身份证复印件

为了确认收入的所得证明文件

土地证等等

-土地证吗? -是

哇!是水蜜桃

凯文老师也多吃一点

阿姨 以后请放在门口

-敲门就好 -是

上课中绝对不要进来

朴多颂

爸爸回来了

你在哪里?

爸爸

我的儿子

无线对讲机呢?

无线对讲机?

无线对讲机

你喜欢爸爸还是无线对讲机?

你还在上课 怎么可以跑出来?

你那么忙 什么时候买的?

小事一桩

嗯?

嗯?

怎么了?

他又怎么了?

多颂 够了

一样 他们有一样的味道

你在说什么?快回去 老师在等

洁西卡老师的味道也差不多

那我们该用不同的肥皂吗?

爸爸 洗衣粉也该用不同的吧

柔软精也是

要我分4次洗衣服是吗?

不是那个问题

这是半地下室房间的味道

要离开这里才能摆脱那个味道

总之这算是幸福的烦恼吧?

没错

一个警卫职缺

都有500个大学毕业生应征的时代

我们却全家都找到工作

爸爸说的没错

把我们4个的薪水加起来

他们每个月要付我们很多钱

为伟大的朴社长献上无尽感谢吧

还有敏赫

你有这么棒的朋友

多亏他我们才能…

靠 又来了

你死定了

金基宇 今天是男子汉喔

别太狠

用这个就好

清醒一点

清醒一点

简直快淹水了

现在天气晴完毕 少许云朵移动中

不过不是乌云 完毕

收到 完毕

现在你姐姐嘴巴嘟嘟

简直就像鸭子

朴多蕙的脸超臭 完毕

我不能留在家里念英文吗?

把凯文老师找过来

都要出发了 别闹脾气

开心一点好吗?

多蕙 这不是一般露营

就是说啊

你是姐姐 怎么能缺席弟弟的生日?

绝对不行

爸爸这么忙都空出时间了

不去你会后悔的 知道吗?

对了 你知道投影机吧?

放电影用的吗?

对 帮我打包户外用投影机

顺便帮我拿多颂的露营用雨衣

如果下雨他更开心

你记得吧?这是珠妮 贝里和噗噗

珠妮和贝里一定要吃这个

是 “自然平衡经典超级版”

没错 还有噗噗…

要吃日本鱼板

珠妮跑步时绳子放长一点

它喜欢四处跑跳才开心

这只狗就跟多颂一样

儿子

你为什么在外面躺着?

外面不热吗?

我躺在家里看天空

很享受

妈妈 要喝水吗?

有气泡水吧?

基婷 你要喝水吗?

真是心有灵犀 谢谢

竟然有各式各样的酒

爸爸 我帮你特调一杯

挺有格调的

外面下着雨 我们喝着威士忌

儿子 那本黄色的是什么?

这个吗?多蕙的日记

日记?

真可恶 你为什么偷看她的日记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彼此

发神经 你们在交往吗?

我是认真的 她也很喜欢我

不久之前…

没事

等她上大学 我想正式跟她交往

我是认真的

儿子啊

未来这里就会变成你老婆的娘家

没错

那我现在是在帮亲家洗碗吗?

没错 帮亲家公洗内裤

帮媳妇洗袜子

我挺喜欢她的 文文静静

人漂亮 似乎也没学坏

既然都说到这了

万一我真的跟多蕙结婚

我会找演员来代替爸妈

你看她

去年在多少婚礼上打工乔装宾客

我甚至拿到不认识的新娘的捧花

拿到捧花还加薪300元

难怪你的演技进步这么多

除了我们演技好之外

这一家人是真的很好骗吧?

尤其是太太

没错没错

太太人很单纯又善良

有钱却很善良

不是“有钱却很善良”

是“有钱所以善良” 懂吗?

如果我有这些钱的话

我也会很善良

超级善良

没错 你妈说的对

有钱人本来就很单纯 没烦恼

有钱人家的小孩连衣服都没有褶皱

钱就是熨斗 把一切都烫平了

所有褶皱都被烫得平平的

基宇

那个人叫尹司机 是吧?

原本帮这个家开车的人

对 尹司机

他应该在别的地方找到工作了吧?

对啦 应该吧

他年轻 长得又帅

应该找到更好的老板了吧?

靠 真是的

她又怎么了?

我们的问题最大条 先顾好自己吧

爸爸…

担心我们自己就好 可以吗?

不要管尹司机 关心我就好!

真会挑时间

基婷发飙 闪电发威

洁西卡 干杯

我刚刚上楼 你刚好在泡澡…

所以呢?

该怎么说呢?觉得很适合你

你跟这豪宅很搭 哪像我们

放屁

真的

爸 她刚刚…

躺在浴缸里看电视

就像在这里住了很久一样

那我问你 基婷

假如这个房子变成我们的

我们住在这里的话 你想住哪一间?

南宫贤子老师的这栋杰作

你最喜欢哪个地方?

靠 我不知道啦

你先让我住 我再来考虑

我们现在不就在这里了吗?

像这样在客厅大口喝酒

没错 我们住在这里

现在这是我们的家 很温馨吧?

温馨?你觉得温馨是吗?

好啊 假如朴社长突然回来了

你这个人呢

会立刻像蟑螂一样躲起来吧?

孩子们 你们知道家里

半夜只要开灯 蟑螂就会全部躲起来

听懂我的意思吧?

去你的 我真的听不下去了

-蟑螂? -对

不要这样

干嘛这样?

爸爸 不可以 你死定了

什么嘛…

吓到你们了吧?

爸爸真是的

基宇 你也被骗了吧?

不觉得很逼真吗?

如果来真的 你就死定了

什么?狗吃的?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来?

是谁?

她怎么会来?

是之前那个阿姨没错吧?

她来干嘛?

怎么一直按个不停

吵死人了

请问哪位?

你好 我是…

太太现在不在吧?

什么?

我在这里工作很久

荧幕上面有3只小狗的照片对吧?

珍妮 贝里和噗噗

请问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你是在我之后来的帮佣吧?

总之…

这么晚了真的很抱歉

没什么事

只是… 我突然被赶出来

忘了带走放在地下室的东西

可以让我进去吗?

怎么办?

这不在计划中

真的很对不起

请进

啊谢谢

你怎么走这边

马上马上 我马上就走

真的很善良呢 还让我进来

但是你是来做什么的

要一起下去看看吗

不了 我对别人的事不感兴趣

你帮我推一推这个吧

麻烦帮我拉一下 从那边

用力拉

用力

你没事吧

吓到您了吧

谢谢

谢谢您

老公

老公

老公

阿姨

我来看你了 老公

老婆 你来了

-说了我没事 -是 你没事

可是我好饿啊

嗯嗯

你这是饿了几天

老公 别吃这个

没关系没关系

她是一个好人 多亏了她把铁板拉着

我才进来的

真的帮我把那个拉着

怪不得

奇怪的是不管怎么说都没人相信呢

这些都是什么呀

难以置信这么荒唐吧

那个 就算是我也会很慌张的

那个作为同事 有点没脸见人呢对吧 忠淑姐

不是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其实是他们家的小儿子传简讯给我

和家人一起野营

我知道他们去露营才来的

我想和姐单独聊聊

聊一下

别担心 忠淑姐

我把家里的监视器都切断了

没人知道我来 姐 我干得不错吧?

我们又不熟 别叫我姐

姐 我叫雯光

他是我的老公吴勤世 打个招呼

真好吃 不过你的脸怎么了?

那个待会儿再聊 吃根香蕉

所以你在厨房工作室 偷拿东西

来养你老公?

才不是 他吃的全都是我用薪水买的

真是冤枉

不过你老公住在这里多久了?

我想想 应该4年了吧

4年3个月又17天…

对 现在是6月

4年前南宫贤子老师搬去巴黎

多颂他们家搬进来之前

我把老公带进来住

这个地下室本来是有钱人家

为了躲避北韩进攻避难处

或是讨债上门时躲藏的地方

不过南宫贤子老师

似乎对这个设计感到羞耻

并没有告诉他们这个地下室的存在

所以这里只有我知道

原来如此

那怎么办 我已经知道了

我只能打电话报警

姐 拜托

都是有困难的人 不要这样 姐

我没有困难

可是我们有啊!

我们没家 没钱 欠了一堆债

姐 拜托

像这样躲了4年 讨债的还不放弃

还在到处找他 威胁说要砍死他

你借高利贷吗?

都是我的错

我开了台湾古早味蛋糕店

结果古早味蛋糕店倒闭后

欠了一屁股债

请收下这个

这是什么?

这不多 只是鼻屎般的小钱

不过我每个月会拿给你

但请姐每两天

拿食物给他好吗?

不 一周一次就好

这里有冰箱 一周一次就好

你们太夸张了 竟敢… 我要报警

怎么了?

洁西卡?

金司机?

这是怎么回事?

爸爸 我的脚踝!

还好吗?对不起

爸 我的脚

你怎么可以叫我爸爸

我就觉得奇怪 尹司机怎么突然被解雇

-阿姨 我们聊一下 -你们是谁

全家都是诈骗集团吗?

那个 妹妹啊…

妹你个头 给我闭嘴 贱货

我要把影片传给太太

怎么样啊?

爸爸 我的脚

地下室应该没讯号吧?

-这里讯号好得很 -靠

阿姨 其实我们…

是这里的工作太…

闭嘴 我不想听 我豁出去了

大家一起去警局坐牢好了

我和你们拚个你死我活!

阿姨 你疯了吗?

朴社长夫妇看到这个影片

会有多震惊!

他们那么善良无辜

不能这样对他们

不要过来

不然我就按下传送

跟着我

阿姨 请冷静一点

不要推我

你好久没呼吸新鲜空气了

老婆 这简直就是飞弹按钮

老公 你在说什么呀?

他们怕你按下去 根本不敢动

简直就像北韩的飞弹按钮

敬爱的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志

今日目睹了诈骗集团一家人的影片

看着他们邪恶卑鄙的挑衅之举

忍不住惊愕和愤怒之情

老婆 好久没有听到这个了

因此我们伟大的领袖

在推动韩半岛非核化的过程中

决定把剩下最后一颗核弹

朝着这奸诈一家人的嘴巴发射

最终下达了这样的指示

你的北韩笑话果然无人能及

把他们令人作呕的五脏六腑

当做最后的核弹废弃场

终于将实现非核化及世界和平

伟大的领袖人金正恩同志…

还不给我好好听

把手举高!

去你的一家人

老公

老公

老婆

儿子

女儿

真该死

你们除了喝酒 还会做什么?

在蕴含南宫老师艺术灵魂的客厅里

一群蠢蛋

你们懂什么是艺术吗?

他们怎么可能会懂?

在阳光洒落的日子里

两个人沐浴在阳光下

就能感受到他的艺术气息

放手

做得好 快删掉

小心 不要按错了…

你好

阿姨 请问你会煮炸酱乌龙面吗?

炸酱乌龙面?

那是多颂最爱吃的

现在开始煮水 时间应该刚好

冰箱有沙朗 也煮一下

那么露营…

简直一团乱

溪水暴涨到露营区

大家都忙着收帐篷

多颂却吵着不想回家

总之 回家立刻端出炸酱乌龙面

你们快到了吗?

导航说8分钟后抵达

8分钟后抵达…

挂电话立刻煮水 加油

炸酱乌龙面是什么?

基宇 快一点

快点

炸酱泡面 乌龙泡面

爸 我搬不动

为什么要这样?

爸爸

快上去 上楼帮忙

喂 接着

回来啦

多颂 你看是炸酱乌龙面呢

多颂

多颂

太太

炸酱乌龙面给你吃好了

我吗?

不 叫多颂爸吃好了

里面还放了牛肉

-牛肉煎熟了吧? -七分熟

赚钱回来的朴社长 我爱你

朴社长现在才下班 从公司回来

赚钱回来的朴社长 我…

-你在干嘛? -闭嘴

老公 你要吃炸酱乌龙面吗?

怎么?多颂不吃吗?

我很累 想上楼睡觉

干嘛看我 我会不好意思

朴社长今天也供我吃供我住

我尊敬你

你每天都这样?

没错 我还会奉上一整句感谢的话

摩斯密码表

大叔这把年纪应该知道吧?

知道什么?

摩斯密码

那个感应灯总是乱闪

多颂是童军 一定看得懂

你也觉得奇怪吧?

我们为什么对那孩子没辙

他又不是皇太子

他是最小的孩子 可以理解

请你体谅

多颂有点问题

正在接受创伤和艺术治疗

因为发生了一件事

什么事?

请问大姐也相信鬼吗?

多颂一年级时 在家里看到鬼

当时家里开庆生派对

半夜大家都睡着了

多颂偷偷下来厨房开冰箱

把剩下的生日蛋糕拿出来

那个蛋糕的鲜奶油真的很好吃

他可能躺在床上念念不忘吧

然后他坐在地上吃蛋糕

突然一声尖叫 我赶紧跑下来

结果他已经…

翻白眼 全身抽搐 口吐白沫…

你的孩子小时候曾经抽搐过吗?

没有

如果15分钟内没处理就完蛋了

15分钟内一定要送到急诊室

你在这种地方也活得下去?

韩国那么多人住在地下

把半地下室也算进来 就更多了

未来有什么打算?你没计划吧?

我在这里过得很舒服

总觉得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婚礼好像也是在这里举行的

国民年金没我的份

老了至少能跟老婆恩爱过日子

所以请让我继续住在这里

总之

那时老公出差不在

我一个人真的很辛苦

从那之后多颂的生日

我们都会出门去庆祝

去年在娘家 今年去露营

不过孩子他爸觉得没关系

认为孩子都是这样长大的

还说住鬼屋 会赚大钱

不过 这几年事业确实很顺利

幸好还活着

你们先待在这里

珍妮 怎么了?

下面有什么吗?

到底是什么?

-妈 -嗯

-你很过分耶? -什么事?

我也喜欢吃炸酱乌龙面

怎么连问都不问我一声

那是因为

多颂不吃 妈就问爸爸

最后自己全部吃掉

要不要叫阿姨再煮一份?

谁吃不是重点

-别拿泡面小题大做 -为什么不问我?

别说了 快去睡觉

过来

基婷呢?

在下面!动作快!

1 2 3

多颂你在干嘛?

站住 多颂

他又来了 阿姨 请给我雨伞

喂 朴多颂!

臭小子 他到底在干嘛?

多颂 快进来 现在几点了?

老婆 雨伞在这

你到底像谁这么固执 雨这么大

凯文哥 多颂在雨天发神经

喂!紧急状况是频道3吗?

打开无线对讲机

给我 多颂真是的

不管他 累了就会自己回来

我想哥哥 为何现在不能在一起

我们的心在一起啊

朴多蕙!

别一直滑手机 快上去睡觉

阿姨回房睡吧 这里交给我们

这里是客厅 听得到吗?

收到 完毕

爸爸永远在这里待命 完毕

知道了 完毕

帐篷应该不会漏水吧?

那是美国制造 应该没问题

-我们干脆睡沙发吧 -什么?

从这里看得到帐篷

也是 这样比较放心

对吧?

我们看着多颂睡觉好了

这小子真是的

等等

这里怎么会有那个味道?

什么味道?

金司机的味道

-金司机? -对

我没感觉

真的吗?你一定也闻过

在车内隐隐散发的味道

该怎么说呢?

-老人味吗? -不是那种味道

那是什么

葡萄干放久的味道?

不是

你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有的吗

听起来都差不多

总体来说 每次他都几乎要越线了

但最后都不会越线 还不错

-这我承认 -我也是

不过到底还是越线了

不知道会不会变得善良一点

到底是什么味道?

不知道

总之难以形容

偶尔搭地铁时会闻到

我不知道 太久没搭地铁了

搭地铁的人有种特别的味道

这里面像不像车子后座

多颂突然出来怎么办?

没关系

我把手抽回来不就好了

不能这样

顺时针方向

那里 没错 我喜欢

上次那条廉价内裤还留着吗

什么?

尹司机女朋友掉在车上那条

你穿那个我一定会超级兴奋

真的吗?

那我要毒品

买毒品给我

吃这个就好

喜欢吗?

妈妈:两夫妻现在已经睡过去了 悄悄出来吧

快起来 集合

快点起来

怎么了 完毕

多颂 怎么了

我睡不着 完毕

那么别睡在外面了 进来吧 好吗?

回到你的柔软的床上睡吧 完毕

就是啊

我不想进去 完毕

嘿 朴多颂

要怎么回到地下室去?

你说什么?

地下室的那两个人

我已经把他们绑起来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嗯?

现在我们还能做什么 该怎么做?

我一直想知道...

这种状况下敏赫哥会怎么做?

敏赫哥在就不会发生这种状况

孩子们 我们已经平安的离开那里 对吧?

而且除了我们 谁也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知道吗?

爸爸自有打算

所以你们就别再多想了 好吗?

我们回家吧

回去洗个澡吧

你还在那里干什么?快走

-那边是怎么回事? -快抬起来…

怎么会这样?

你待在那 这里都是污水

我们家窗户有关吗?

大哥 帮我一下

基宇

基宇 把窗关上

你是不是触电了?

头好晕

等一下 别乱动

靠 头好晕

基婷 小心点

不要乱动

老公 我好像是脑震荡

我看不到你

老公 忠淑姐她…

真是的

她本来是好人

却踢了我一脚

跟着我说一次

忠淑

忠淑

基宇

你在那里做什么?

嗯?

救…命…

爸爸

什么事?

你刚刚说的计划是什么?

你在说什么?

刚刚不是说有计划吗?

你有什么打算?

关于地下室

你知道什么计划绝对不会失败吗?

没有计划

没计划

为什么?

人生永远无法跟着计划进行

你看这里

这些人难道都计划好

要一起在体育馆睡觉吗?

可是现在

包含我们 大家都一起睡在地板上

所以人不该有计划

没有计划就不会出错

一开始没有计划的话

发生什么事都无所谓

杀人也好 卖国也好

全都他妈的无所谓了 懂吗?

爸爸

很抱歉

什么事?

一切

所有一切

我来负责好了

那是什么意思?

你干嘛一直抱着石头?

这个吗?

是它一直黏着我

你该睡觉了

我说真的

它一直黏着我

洁西卡老师 抱歉礼拜天打给你

请问今天中午有空吗?

我们今天想在家开快闪庆生会

您要开生日派对吗?

如果老师出席 多颂一定会很开心

义大利面 焗烤面 鲑鱼排

请尽情享用

一点前到就可以了

今天来我会算一次上课

知道我的意思吧?待会见

-妈 -嗯?

快闪庆生会要不要找凯文老师?

好啊 当然

你打给老师吧

老公 你再睡一下 多休息

昨天也累了吧

开派对的话 要去采买一轮吧?

没错 葡萄酒专卖店

超市 面包店 花店

我已经打给金司机了

叫他快点过来

我说周末会付加班费

太完美了

大家请冷静… 现在会详细说明…

今天多颂开生日派对 想找哥哥来

姐 地下室里

有10张户外用的桌子

全拿出来摆在多颂的帐篷周围…

过来一下 我指给你看

以多颂的帐篷为中心

把桌子围绕着帐篷排放…

对了 鹤翼阵

你知道李舜臣将军的鹤翼阵吧?

闲山岛海战

把帐篷想成是日本军舰

把桌子排成鹤翼阵的队形

围成一个半圆形

帐篷附近放烤肉架 木炭等

东西都摆这儿就好

好啊 顺便带先生一起来

还有绝对不要买礼物过来

哪有什么服装规定…

既然是快闪 你穿运动裤也行

绝对不要买礼物

只要过来大吃大喝就好了

你知道我的厨艺吧

没错 大白天一起喝葡萄酒

你愿意高歌一曲是我的荣幸啊

不是有首歌这样唱…

阿姨 嘘 孩子还在睡觉

今天天空很蓝 空气也很好

多亏昨天把雨都下完了

没错

虽然露营泡汤 但可以开派对

算是因祸得福吧

就是啊 如果没下雨就没有派对了

真的不要买礼物过来喔

对了 你开小车

自己想办法挤进车库吧

请先上去

很好 再开进去一点

不要挡住宾士就好 再进去

你来啦… 好久不见

我说过不要买礼物的…

哥 你在想什么?

什么?

刚刚跟我接吻时 在想别的事情吧?

没有

哪没有 现在也在想别的事情

大家都很体面呢

都是临时过来的 却很从容

看起来好自然

多蕙

嗯?

我适合吗?

适合什么?

我适合这里吗?

怎么了?你要去哪?

我要下楼

陪我啦

我要下楼

别找那些无聊的人 陪我玩好吗?

不是找那些人 是去更下面

哥 这是什么?

都这把年纪了还做这种事

真的很丢脸

金司机 真的很不好意思

孩子的妈很坚持 我也没办法

不过任务很简单

待会洁西卡老师端着生日蛋糕出现

我们就跑出来突袭洁西卡老师

挥舞着这个印第安斧头

这时正义的印第安人多颂出场

用斧头反击 展开决斗

最终多颂拯救了蛋糕女神洁西卡

所有人拍手叫好

差不多就这样

很幼稚吧?

太太似乎特别喜欢惊喜活动

是啊 她很喜欢

不过今年生日她特别费心

您也很努力呢

也是 毕竟您爱她

金司机…

反正今天算加班

你就当作是工作好吗?

妈下去过了吗?

还没 不过…

应该跟他们谈谈吧?

找到对彼此都有利的方式

没错

昨天大家都太激动了

就是啊 不过爸爸说有计划…

-我先下去看看好了 -等等

把我准备好的食物拿下去

-他们一定饿了 -没错

先让他们吃点东西

好 下次一定要来

洁西卡 原来你在这里

-这个真的很好吃吧 -很美味吧?

我有事情要拜托老师

什么事?

该怎么解释呢…

这是让多颂克服创伤的蛋糕

所以务必要麻烦洁西卡老师

今天的重头戏

请问 你没事吗?

请问…

大叔!

凯文哥…

多颂 生日快乐

恭喜你

不准动!

忠淑

基婷

忠淑 你出来

快止血 按住流血的地方

多颂

老婆

放开 不要

好痛

快送急诊室

快开车!

金司机 别愣着

等救护车到就太迟了

爸爸 不要再压了

你压得我更痛

给我车钥匙

丢给我!把车钥匙丢给我!

还好吗?

不要碰!

朴社长 您好

你认识我?

我尊敬你

一肚子话都来不及说的时候

你有选任律师的权利…

一个长得完全不像刑警的家伙

他在笑吗?

请等一下

然后完全不像医生的医生也说话了

脑部手术后有可能发生这种状况

会没来由地一直笑

你有听到我说话吗?

听得到吗?

那我要重说一遍吗?

说什么?

米兰达警告

你有权保持沉默

你可以选任律师…

你看 他一直笑

听到那天基婷流了很多血

听到大家说我伪造文书 侵入民宅

蓄意杀人但算是正当防卫

运气很好被判缓刑宣告时

甚至终于见到基婷时

金基婷

我一直都笑着

不过 当我看过去的新闻报导

我没有笑

高级住宅区发生随机杀人事件

非常罕见

尤其挥刀的流浪汉当场死亡

警方很难掌握具体的行凶动机

杀害朴姓男子的金姓司机平时个性温和

警方正全力通缉逃亡的金姓司机

金姓司机从大门走下阶梯后

从住宅区的巷子消失了

警方在附近的监视器都找不到他的画面

也完全找不到目击者

根据目前的情况

金姓司机可以说是彻底的人间蒸发

其实妈妈和我也不知道爸爸在哪

刑警却大费功夫一直跟踪我们

等媒体不再大肆报导

刑警们也放弃跟踪后

我偶尔会爬到那座山上

在山上可以清楚看到那间房子

那天特别冷 可是不知为何

我却想继续看着那里

划 点 划 划 点 点…

划 点 划 划 点 点…

儿子

儿子

如果是你 我想应该能读到这封信

你是童军出身 所以我用这种方式写信

身体恢复的情况还好吗?

我猜你妈健康的不得了

我在这里也很好

虽然想到基婷就想哭

到现在我仍觉得那天很不可思议

好像在做梦…

却又不是

那天我离开时 突然领悟到了

我该去哪里

本来就是套凶宅

当然卖不出去了

朴社长 对不起

新屋主搬来前 我苦撑了一段时间

不过幸好房子没人住

那位叫什么?雯光?

我可以好好地替她送终

我替她办了时下最流行的树葬

我仁至义尽了

不过卖房子的家伙果然很聪明

竟然诱骗刚来韩国的人

终于把房子卖掉了

父母在外商公司 孩子读国际学校

一家子虽然很少回来

但因为有该死的帮佣24小时在家

害我半夜都得冒着生命危险去厨房

原来德国人不只吃香肠 喝啤酒

真是万幸啊

在这里一切都变得好模糊

今天至少能写封信给你

每晚像这样努力送出信

我想总有一天你会看到

我就写到这里

基宇 是你吗?

爸爸 我今天立下了计划

是最基本的计划

我要赚钱

赚很多钱

上大学 就业 结婚当然重要

但我想先赚钱

你一进去就会看到空间非常宽敞

其实我不随便带人参观这栋房子

等我有钱 要买下这套房子

等搬进去 我和妈妈会待在庭院

因为阳光真的很棒

爸爸只要

走上来就好了

在那天来临之前 请好好保重

就写到这



z.x.n@139.com 137 1158 0480 gosd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