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mamzxn.com * www.mwmbank.com * www.wmwbank.com

资产管理人 Z·X·N,接受外汇交易帐户托管!(拒资金代持)

中国银行E融汇,人民币500万起!Swissquote·Dukascopy·Saxobank,20万美元起!

 

绿皮书 (2018)


科帕卡巴纳俱乐部
纽约城 1962年
纽约人民 你们好 我是鲍比·莱德尔
我很高兴能来到这里
谢谢大家今晚来看我们的演出
今天是科帕俱乐部的周六狂欢夜
我们认为你们今晚会玩得很开心
我们会竭尽全力确保你们玩得开心
一如既往 我们要特别感谢朱尔斯·波德尔先生
朱尔斯·波德尔 是科帕卡巴纳夜店的运营者
让我们有玩乐的可能
开始吧
*我已经完全被那古老的黑魔法控制*
*就是你运用得如此娴熟的黑魔法*
*那冰冷的手指顺着我的脊柱上下探索*
*跟我们目光相接时你施展的巫术一样*
*令我着迷*
*跟我彼时内心感受到的微微刺痛感一样*
*随后电梯开始上升*
*亲爱的...*
你好啊 亲爱的
这是我的大衣
看到这顶帽子了吗
我希望你用生命来守护它
这是我母亲送我的礼物
遵命 劳斯库德先生
这是赏你的
谢谢您 先生
吉奥
-卡迈因 你还好吗 -很高兴见到你
谢谢 您完全不必如此的
来 我们走 去听音乐
我两年前在南费城见过那个叫鲍比·莱德尔的小子
当时他还是个无名之辈
现在他可出名了
把劳斯库德的帽子给我
但他叫我守...
我知道 我听到了
给我 行吗
*我应该远离你 但我能怎么办*
*我听到你的名字...*
放尊重点 嘴巴放干净点
闭嘴 是她卖弄风骚勾引我
硬汉 你能怎么样
托尼·利普
*你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爱人*
*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侣*
*每次我们亲吻时...*
你竟敢对我动手 混蛋
给自己留点面子 跟你朋友一起回家去吧
你无权命令我该去哪儿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非要进去
*那叫做爱情的古老黑魔法啊*
你去告诉朱尔斯·波德尔
如果找不回我的帽子 我就把这家夜店烧了
吉奥 它肯定会再出现的
我发誓它一定会再次出现的
是吗 你告诉那个犹太肥猪
如果拿不回帽子 我就把科帕俱乐部给烧了
科帕俱乐部 重新装修期间停业
我只能继续去开垃圾车谋生了
老天呐
妈的 他真是疯了
至少我们今晚挣到了钱
利普 我当时以为你要杀了那家伙
是啊
他死总比我死要好
那停业期间 你打算去做什么
我不知道 或许会去我叔叔的披萨店工作
-你呢 -我要喝两个月的酒
送我回家 利普
再见 卡迈因
不 你不该那样 不应该发生这种事
我不想当一个...
我的帽子
我听说它丢了 于是我就找了找
-我当时都想杀了那个小婊子 -不 不是她的错
是谁胆大包天 敢偷吉奥的帽子
别担心 我已经解决他了
很好 希望你把他好好打了一顿
给 收下吧 放进钱包里
不 谢谢了 能帮忙是我的荣幸 劳斯库德先生
别废话了 收下吧
从现在开始 别再叫我劳斯库德先生了
听到了吗
我是你的好兄弟吉奥
布朗克斯 纽约
白箭香烟
早安
晚安
一名击球手出局 下一位是罗杰·马里斯
加油啊 罗杰 击个好球
约翰尼 闭嘴 你会给他招来霉运
约翰尼 你还能吼得更大声点吗
-马里斯上场了 -是啊 我也被吵起来了
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们是来陪德洛丽丝的
不是吧
你别只顾着自己睡觉 让我女儿一个人
面对这些黑鬼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事先也不知道他们会派谁上门来啊
我不知道他们会派黑鬼过来
这应该是意大利人的工作 真可耻
谢谢你 夫人
投球了
出界 飞向观众席
一坏球 一好球
加油啊 罗杰 拜托了
-我送你们出去 -好的
看来还得我们重回赛场了 拜托
-非常感谢 -如果有问题 给我们打个电话
-两好球一坏球 -加油
球径直飞进右外场深处
赢了 赢了
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 加油 宝贝
别 托尼 快去穿衣服 我们要开饭了
好吧
没第七场了 不用打第七场了
主啊 感谢您的慷慨 阿门
阿门
如果谁听闻有适合托尼的工作岗位 告诉我们一声
-德洛 -怎么了
别这样
-发生什么事了 你被开除了吗 -不是
不是 科帕俱乐部要停业装修
所以他需要找一份为期几个月的短期工作
谁叫你把自己当大亨了 就知道乱花钱
够了 爸 地板发霉腐烂了 我们不得不换
他人脉这么广 很快就能找到新工作的
他之前在卫生部有份很好的工作
你不该揍那个领班的
他不该把我叫醒的
确实是你的作风
我跟你说
这将是你赚得最轻松的五十块
好吧 再看吧
瞧瞧 他们来了
你好 约翰尼
-托尼 -保罗 你还好吗
我很好 约翰尼跟我说
你曾一口气吃了48个白城堡汉堡
是芝士汉堡
-你来告诉他们 弗朗基 -我不信
你信不信关我什么事
戈曼
这里吃热狗的最高纪录是多少
18个 肥保罗的战绩
利普怎么没参加这个比赛
什么比赛 我当时只是饿了而已
赌局很简单 50美元
-比谁在一小时内吃的热狗最多 -带顶层调料的
你体重多少
-260磅 -你的左半边屁股都有260磅了
如果我撒谎 就让我岳母立刻死亡
-好吧 我应战 -很好
加速啊 利普 那个象崽迟到第19个了
加油 利普 加油
你真丢人
你让你儿子丢人了 他遥遥领先了
-尼基 你在做家庭作业吗 -是的
很好
-你去哪儿了 -戈曼那里
我在做晚餐
肥保罗跟我打赌50块
认为他能比我吃下更多的热狗
他吃了24个 那家伙简直是畜生
你是疯了吗
你输了50美元吗
德洛丽丝 拜托
我吃了26个
你真是太走运了
你知道吗
周一就得交房租了
你不接电话吗
什么事
利普 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是个医生 他在找一个司机
-你有兴趣吗 -有
他们明天下午会举行面试
地址是..
第七大道881号 下午2点15分
卡内基大厅
-不好意思 -我们现在还未开业
但你可以购买今晚的演出票
不 不是这么回事
我好像搞错地址了
这里有医生的办公室吗
医生办公室
谢利医生
你的地址没错
谢利医生住在楼上 在大厅上面
你们好
我是来应聘司机职位的 托尼·利普
没有叫托尼·利普的
不 名单上应该有才对
没有
我这倒是有个托尼·瓦...瓦莱...
瓦莱隆加 没错 就是我
-等候期间把这个填了 -什么
等候期间把这个填了
坐吧
瓦莱隆加先生 抱歉让你久等了
我是唐纳德·谢利医生
-叫我托尼吧 -好的 请坐
你这个地方真奢华啊
那些角是真货吗
是象牙 没错
那个呢
那是臼齿吗
-什么 -臼齿
鲨鱼牙齿吗
可能是虎牙吧
是别人送的礼物
我以为我是要来一个办公室呢
他们跟我说有个医生需要一位司机
他们就这么说的吗
-是的 -实际上 要比这复杂得多
你以前当过职业司机吗
搞卫生的 开垃圾车
并且我晚上会开车送我老板回家
但我什么车都会开
豪华轿车 拖车
铲雪车 什么都行
我明白了 你还有其他什么经验
我在很多娱乐场所都工作过
比如车轮酒吧 薄荷糖舞厅 科帕俱乐部
-什么岗位 -你什么意思
你在这些地方负责做什么
公关
首先 托尼
我不是医生 我是个音乐家
-歌曲那种吗 -是的
我即将开启一段音乐会巡演
大部分旅程都是南下
-大西洋城吗 -不是
最南部 我们先从中西部开始
然后一路向左
去肯塔基 北卡罗来纳
田纳西 穿越整个三角洲地区
预想一下 你觉得为黑人工作会不会有问题
当然不会
没问题 前几天我跟我妻子
还邀请几个黑人来家里
喝东西
我知道了 你结婚了
没错 有两个孩子
我不确定已婚男人是否适合这份工作
为什么 要带上女人吗
我是指 你要离家八周
中途没得休息 直到圣诞
你确定你能离开家人那么久吗
那要看你给我多少钱了
每周一百美元 包食宿
但我要先说清楚 我不只是请一个司机
我要一个能处理我行程的人
当我的私人助理 我需要一个侍者
一个能帮我洗衣 擦鞋的人
祝你好运 医生
托尼
我让我的唱片公司在城内打听 找合适的人选
你的名字多次出现
你给一些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你具有解决麻烦的天赋
所以我才打电话问你能否来任职
这样行不 跟你一起出行没问题
但我可不是什么管家
我不会给人干熨衣服 擦鞋的事
如果你需要一个载你穿梭于城市之间的人
需要一个确保途中不会出现问题的人...
相信我 你到南方腹地
肯定会有不少问题
所以如果你想雇我 一周付我125美元
要不你就雇刚走出去那个中国佬
看你能走多远
瓦莱隆加先生
谢谢你过来一趟
鲍比 你好啊
给我一杯瑞金淡啤
要冰的
托尼先生
奥吉问起你
-快点 我快渴死了 -闭嘴 我在聊天
-什么时候 -现在
他在他的包厢里
托尼·利普
在科帕酒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听说你把一个人的脸揍开花
你打的那个人 迈克·沙隆
他是"魔手"查理的手下
他就该识相一点
"魔手"叫我调查此事
我找波德尔谈过了 整件事...
都是因一个娘们而起 对吧
没错
俱乐部里绝对不该发生那种冲突
是他们过分了
所以我们把事情摆平了
你想挣点外快吗
科帕关闭期间 我能给你活儿干
我要做什么
各种工作
谢谢好意 但我打算好好陪家人
别傻了 你多赚点钱
给你那漂亮老婆买点好东西
不用了 我钱够用
当铺
给你五十块 新年之前给我六十就把表还你
利普 没出什么事吧
你闲得蛋疼吗 查理
别多管闲事
快告诉我
你去医生那儿面试得怎么样了
他不是真正的医生 他是弹钢琴的
我不懂 为什么他们说他是医生
我也不知道
他好像是钢琴演奏的医生之类的
有这种医生吗
估计有吧 他住在卡内基音乐厅楼上
你真该看看他家 小德
放满雕像和各式各样的高级东西
他还穿着华丽的衣服 坐在一个王座上
好像他是黑鬼的国王一样
他是黑人吗
那你跟他和平相处一周都做不到
钱给够了 我就可以

是这样的...
真的吗
好的 稍等
是谢利医生
弹钢琴那个 他想跟你通话
-我吗 -是的
什么 不要
过来 快接
跟他聊聊
你好
早安 医生 和你谈话很高兴
没错 那确实挺久的
是的
对 我很确定
感谢你的来电 再见
他说了什么
他问我介不介意
他带我丈夫离家两个月
他说会付你你要求的酬劳
那是一大笔钱
我们很需要
我可没法每天吃下二十六个热狗
我知道
我跟他说了 你可以去
好了 酬劳先给你一半
巡演结束后再给你剩下那一半
-我得按周领工资 -抱歉
这不是唱片公司的规矩
我们得确保你会完成工作
我为什么不会 我都接了 不是吗
那你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是这样的 瓦莱隆加先生
你的工作是准时将唐送到所有巡演地点
如果他错过演出
你就拿不到剩下的酬劳
他一场演出都不会错过的
很好 你还需要这个
这本就是我刚提到的书
有时你们住在同一家酒店
有时不是
舒心出行 《黑人司机的绿皮书》
-对 -别让我失望 走吧
-这就是那辆新车吗 -对 唱片公司租的
-不错吧 -很漂亮
你要离家三周
我妹妹有什么意见吗
是八周
我敢打赌 用不了一个月
你就会把那黑鬼打晕 开车回来
-孩子们 -跟爸爸道别
弗朗基 尼基 过来
-你们会乖乖的吧 -会
-听妈妈话 -好
好 亲我一下 我指望你了
-别跑太远 -好
-你去汽车协会拿地图了吗 -拿了 不
其实是唱片公司给我的地图
还有行程表和这玩意
《黑人司机的绿皮书》
上面列出黑人在南部可住宿的所有地方
算是黑人旅行指南
黑人旅行指南
对 如果你是黑人 出于某种原因要旅行
这还有专门的书吗
我想是吧
你带上熨斗了吗
我才不带熨斗 小德
那你要怎么熨裤子
我放在床垫下压平就行了
你一有机会
-就要给我写信 -我写不了信
-你当然可以 -我做不到
-花五分钟就够了 答应我 -这太丢人了
写信没用的
写信比打长途电话便宜多了 托尼
答应我你会写信给我
我答应你
给 今天就存进银行
是我一半酬劳
这几个三明治是给你和谢利医生的
谢谢
-小心点 -我会的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宝贝
你圣诞必须回家 不然就永远别回来了
晚到的人没床位
知道了 老爸
卡耐基音乐厅
你好 我是托尼
那个司机 给我根烟行吗
谢谢
你们是乐队成员吗
我是奥列格 大提琴手
我是贝斯手乔治
我们不叫乐队 叫三重奏
三重奏
好吧
-早上好 -早上好
谢谢 阿米特
祝您旅途愉快 先生
托尼 我们到目的地后
你第一件事
就是去检查我要弹的那台钢琴
按照合同规定 必须是斯坦威牌的
然后你要确保
我房里有一瓶卡迪萨克威士忌
每晚都要有
每天晚上吗
你要是需要有人帮你戒酒的话
不需要
请双手握方向盘 十点和两点方向
对了 医生
我在行程上看到
最后一场演出在12月23日
-对吗 -对 在伯明翰 圣诞演出
我们能不能第二天早点出发
这样来得及赶回家过平安夜
到时候看吧
谢谢
你能不能把烟熄灭
为什么
我在后面喘不上气了
你在说什么
烟都进了我的肺 大部分活都是我干的
谢谢你
一切还好吗
没事 挺好的
好的 那我们匹兹堡旅馆见
记得预约晚餐
吃完立刻排练
你在看什么
-你会说德语吗 -刚才是俄语
我之前当兵的时候被分配到德国
我能听懂你们说的一部分话
你要小心德国佬
他们都是蛇蝎心肠
肯尼迪当初就应该把他们全炸死
还有现在那群古巴暴民
难道他们不应该跟着我们吗
他们也有行程 只要能准时赶到演出现场
我就不担心 你也不必担心
我完全不担心
我告诉你 我担心的时候 你能看出来
-你绝对能看出来 -托尼 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当然
你居然说了这句话
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德洛丽丝 我老婆 她以前总这么说
也不是总这么说吧 但是有时候
我下班回来的时候她就会这样说
因为她陪了孩子们一整天
她就会说 托尼 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跟你刚才的语气一样
真的 太神奇了
怎么样
很咸
你有没有考虑过当美食评论家
没 没有啊
怎么了 很赚钱吗
我只是觉得
你描述食物的词汇很不可思议
很咸
太生动了 让人几乎能尝到
我只是说很咸
盐属于作弊行为
任何厨师都能把食物做咸 但是不加盐
还能做得很好吃 做出其他香味
这才叫本事
我们得尽快出发了
还想在晚饭前赶到匹兹堡
我以前当兵的时候
认识一个匹兹堡来的人
但是他称之为奶子堡
他说那里的女人奶子都很大
太荒谬了
为什么匹兹堡的女人
会比纽约的女人胸部大呢
很快我们就能一探究竟了
其实 你最开始雇用我的时候
我老婆买了一张你的唱片
关于孤儿的那个
孤儿
对 封面上有一群小孩坐在篝火边
那是奥菲斯[发音类似]Orpheus.

《地狱中的奥菲斯》 根据法国歌剧创作的
而且封面上也不是小孩
都是地狱里的恶魔
真的假的 那这些孩子以前肯定很淘气
-你要干什么 -我得尿一泡 医生
-在这里 现在吗 -你要我尿裤子里吗
宾夕法尼亚州 匹兹堡市
医生 下午好
这笔钱给你做我们的杂费开销用
如果你想买什么东西
不必问我 留好收据就行
如果钱不够了就告诉我
谢谢
还有一件事
音乐会前后 我们会参加许多活动
会接触到全国上下
一些很富有也很有修养的人们
我觉得你有时候的措辞
也许在三州地区很有魅力 但是在这里...
有待提高
你说的措辞 是什么意思
措辞这个词 还能有什么意思

你的语气 音调 还有词语的选择
我自己的麻烦就够多了 现在还要操心
别人对我说话方式有什么看法吗
我可以教你一些简单的技巧
这些技巧很有用 我可以帮你
我他妈不需要你帮忙
有人不喜欢我说话的方式 那就自己玩蛋去
你的粗口也是一个问题
妈了个巴子 你找我茬干什么
因为你可以做到更好 瓦莱隆加先生
这让我想到另一件事
作为特邀贵宾
我参加这些活动时会被介绍
他们也会介绍你
我个人认为
瓦莱隆加可能有点难发音
所以我觉得...
瓦莱可能更好些 托尼·瓦莱
简单又干练
不行
要是对瓦莱隆加有意见 可以叫我托尼· 利普
这些都是上流人士 托尼·利普可能有点...
太世俗了
那就叫我托尼·瓦莱隆加
这些高档人士
比我聪明那么多 他们那么有智慧
那么会说话
难道还叫不出我的名字吗
他们要是不喜欢
那就给老子憋着 我在外面等就好
这算是个办法
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晚上
我们有幸请到了一位优秀的美国艺术家
他在三岁时就第一次登台演出
在十八岁的时候 他受阿瑟·菲德勒邀请
与波士顿流行乐团进行了人生首场音乐会
他拥有心理学 音乐学
以及礼仪艺术学的博士学位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
他已经在白宫演出过两次
他是真正的大师
大师 这是意大利语
就是说他很厉害
女士们先生们 有请唐·谢利三重奏
-两个五 真走运 -他一直在赢
这是你们的骰子 我只是今晚手气好
老兄 你在作弊
托尼
老大在找你了
他不是我老大 我是给唱片公司干活的
我也是给唱片公司干活
别这样 给我们个机会把钱赢回来
抱歉了各位 使命在身
使命在身
兄弟 我的使命就是把钱赢回来
我一直在找你
抱歉 我之前在跟他们玩游戏
你下次需要钱的时候 直接问我就好
赢钱更有趣
如果你输了呢
骰子和牌 我不会输的 医生
我不会输
单膝跪在全是沙砾的路边
丢骰子来赚几个零钱 你就是赢家了吗
你为什么要奚落我 大家都这样啊
他们无法选择是进去还是出来
而你可以
拍拍膝盖吧 全是灰
俄亥俄州
亲爱的德洛丽丝 你好吗 我挺好的
我吃得很好 主要是吃汉堡
所以不必担心我吃得好不好
我今天晚上看到谢利医生弹钢琴了
他弹琴的感觉不像黑人
他弹得像利伯雷斯 甚至更好[美国钢琴家]He plays like Liberace but better.
他应该是个天才吧
我从后视镜里看他的时候
能看出来他一直在想事情
天才大概都是这样吧
但是这么聪明似乎也并不开心
我非常非常想你
-这是谁 -谁
广播里的
小理查德
真的吗 这是小理查德
对 你能弹出这种音乐吗 医生
不知道 听起来很复杂
可不是吗
你这个托尼·利普·嘴哥的称呼哪里来的
不是托尼·利普·嘴哥
就是托尼·利普 两个词
我小时候的绰号 因为我的朋友们说
我是布朗克斯区最能扯犊子的
-你为什么在笑 -什么意思
你的朋友 你最亲近的人
认为你是骗子 你难道不介意吗
谁说骗子了 我说的是扯犊子
-有什么区别 -我从来不说谎
我只是擅长说服人们
去做他们不想做的事
跟他们胡扯
你感觉很骄傲吗
它让我得到了这份工作
等等 你在胡说吧
你从没听说过恰比·却克吗
我当然听说过他 只是之前没有听过他的音乐
但我很喜欢 这音乐很棒
-他的声音很柔和 很细腻 -棒极了
现在大家跳舞都听他的音乐
看路 托尼
你知道这首歌吗
-不 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这首歌
艾瑞莎·弗兰克林
恰比·却克 小理查德 山姆·库克
拜托 医生 这些是著名的黑人歌手
-你想要什么吗 我去买包烟 -不 谢谢
屋内称重
谢谢你 奥列格
真棒 迈克 他编了什么瞎话
吃个苹果吧 医生
在出发前 我们得谈谈 托尼
-谈什么 - 奥列格把你干的事告诉我了
我干了什么
你从店里偷了一块玉石
-不 我没有 -他看到了你这么干
我没有偷石头
你把它捡起来 放进口袋了
我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
没有偷盒子里的
你为什么要捡地上的石头
我不知道
因为那不是偷窃 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你为什么想要一块普通的石头
为了拥有
-也许为了拥有幸运 -一块幸运石
-对 -给我看看
拿着它回去付钱
我跟你说过那个德国佬是个告密小人
用我没干过的事出卖我
快去付石头的钱 托尼 你会好受点
我感觉很好
我不会为我在泥土里发现的普通石头付钱
别开车 瓦莱隆加先生
把它放回去
-感觉好点了吗 -没有
托尼 你要是乐意 我很乐意给你买下它
不用了 你把乐子都搞没了
汉诺威市 印第安纳州
打扰一下 先生
-我是乐队的人 -你们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这不是我们要用的钢琴吧 -就是它
它不是斯坦威牌的
所以呢
谢利医生只弹斯坦威牌的钢琴
合同里写好的
-谢利医生是谁 -谢利医生...
谢利先生三重奏
他们今晚要进行演奏
-这很重要吗 -是的 对这个合同很重要
算了吧兄弟 不管准备什么
这些黑鬼都会照样弹
但这台钢琴太烂了
里面还有垃圾
-那就把它搬出去 -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
你还有两三个小时 找台干净的斯坦威钢琴来
-学校里没有斯坦威钢琴 -这不关我事
我敢肯定整个印第安纳州都没有两台斯坦威钢琴
那你最好动作麻利点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意大利佬
斯坦威
亲爱的德洛丽丝...今天早餐我吃了牛排和鸡蛋
这个乐队一直在豪华的夜总会演出
我和谢利医生相处得很好 但有时候
锡达拉皮兹市 爱荷华州
他会很悲伤 因此他总是买醉
我以前从不知道这个国家有多美
现在亲眼看到才知道
你不会相信大自然有多美
就像他们说的一样美
这边的交通情况
对我来说没什么问题
现在我正在一间餐厅吃意式肉丸面
这吃起来就像中式面条上的番茄酱一样
我们现在要南下... 到了南方后
我会再给你写一封信 我爱你
你的丈夫托尼 替我亲亲孩子们
欢迎来到肯塔基州
你有家人吗 医生
-算不上有 -算不上有吗
要么有 要么没有
说来话长 托尼
怎么 我们现在很赶时间吗
说说看吧
我有个弟弟
我们以前经常聚在一起...
但后来越来越难保持联系
这大概是做音乐家的诅咒吧
总是四处奔波
就像狂欢节工作者一样
或是罪犯
我的婚姻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你结婚了吗 -结过
她叫琼 是个好人
语法很糟糕 但很善良
-你会很喜欢她的 -琼吗
就像莱西的妈妈一样吗
不幸的是 我没能做好
一个丈夫和一个音乐会钢琴演奏家
我似乎不能兼顾这两个角色
前方一千六百米处 肯德基
肯德基
就在肯塔基州 你说巧不巧
肯德基 一美元 如此美味
肯德基 即刻享受或打包回家
好吧
你要吃什么吗
不用了 谢谢你 托尼
我觉得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肯德基
我猜这里的更新鲜 对吧
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有胃口的人
不 我买了一桶 你可以尝尝
我这辈子从没吃过炸鸡
你在胡说什么 你们黑人很喜欢
炸鸡 粗燕麦粉 五颜六色的蔬菜
我也很喜欢
我在军队的时候 黑人厨师总是做这些吃的
你对我的评价很狭隘 托尼
对吧 我很厉害
不 你不是厉害 是糟糕
我的意思是 别的黑人
喜欢听某种类型的音乐
不代表我就必须喜欢
也不代表我们都吃同一种食物
等等 你要是说所有
意大利人都喜欢吃披萨和意式肉丸面
-我不会感到被侮辱 -你没理解我的意思
你认定每一个黑人...
-你要吃吗 -不
给 吃点吧
-它的味道不好闻吗 -闻起来还行
我不想把油弄到毯子上
我会把油弄到毯子上 拜托 尝尝吧
要不了你的命 来 放轻松
-不要 -快拿着
-我要丢到后面去 -你敢
-那你最好拿着 -这怎么吃
你有盘子吗 或是餐具
见鬼了 用手吃啊
-你就应该这么吃 -我做不到
吃了它吧 快拿着 拿着
我得开车 握好方向盘
快拿着 拿着
这就对了
-我做不到 托尼 -赶紧吃了
天哪
怎么样 不好吃吗
就是...
太不卫生了
谁会在乎
放轻松 好好享受吧
我父亲过去常说
不管你做什么 都要全力以赴
工作时 努力工作 大笑时 尽情地笑
吃东西时 要像在吃最后一餐一样去享受
你还要吃吗 给 吃块鸡胸肉
很好吃
拿着 这就对了
这些骨头怎么处理
这样
我们就这样处理
这就对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 松鼠会吃掉它的
-把它捡起来 托尼 -大自然会处理好的
-快捡起来 -老天爷 ty
路易斯维尔 肯塔基州
仅限黑人入住
不可能是这里
《绿皮书》上说
如家一般的温暖舒适
这地方看着像一坨屎
就是这里没错
方形的那个就行
-就这一个吗 -谢谢
你...
你要是有任何需要
我就在街边的伊斯顿旅馆
谢谢你 托尼
弗洛伊德 我们准备好了
图利 我玩不了 肩膀不行
你和你那破肩膀
靓仔 你要一起玩吗
-你说什么 -来吧兄弟 我们三缺一
我...我还是不玩了
怎么 你太高太壮了吗
不 不 算了吧 算了吧
他就是怕弄脏他的管家制服
我就是...
我要去见一个朋友
谢谢你没帮上忙
-弗洛伊德 快来 -闭嘴 别打扰我
伊斯顿旅馆
《黑人司机的绿皮书》
和平度假
奎恩宾馆
杰拉尔德餐厅
为特定的人准备美味的晚餐
-谁啊 -起来 我是乔治 快起来
托尼快点 快开门
谢利医生有麻烦了
我去喝酒 走进一家酒吧
看到谢利医生正被一伙人揍
我不想抛下他 但我不知道怎么办
谁把他放出笼子的
还给他戴了领带
你这是扮成谁
放开他
看看这是谁来了 伙计们
把他交过来 我们走人 什么事都没有
我只是想喝杯酒 托尼
我告诉你了 我们这就走 没什么
快点 他哪也不去
我们正需要一个钢丝球来刷碗
听着 混蛋们 帮自己个忙 放他走
快点
客气点说
我刚客气说过了
这家伙要得到他应得的惩罚
而你...轮不到你说话
也许吧
但不管发生什么 我都要朝你的
大脑门中间射发子弹
他没有枪 雷
他满嘴胡话
万一他是认真的呢
反正我是认真的
我可不会让你们在我的地盘闹这一出
放这黑人走 让他走
快点
把他带走
我想让这些北方佬滚出我的地盘
-回家吧 -快点乔治 快走
我扶着你呢
回家
你疯了吗
抱歉 我不是故意让你为难的
等等 等等
你又要吐了
我没事
老实说 医生 我搞不懂你
你可以在这喝酒的 你有一整瓶酒
-我只需要点新鲜空气 -空气
你知道自己在哪吗
地理条件真的重要吗
-什么 -如果我在酒吧
在你住处附近 我们的...
对话会有所不同吗
从现在开始 少了我你哪也不许去
哪也别去
-明白了吗 -我明白
-你的房间在哪 -托尼
怎么了
你真有枪吗
当然没有
医生 房间在哪
-在那 -起来 在那边
我送你上床 医生
你明晚有个重要的演出 来吧
路易斯维尔 谢谢你们的热情款待
谢谢大家
谢谢大家
-别偷懒 练习发音 -我没有
-红凤凰 粉凤凰 红粉凤凰花凤凰 -红凤凰
红凤凰 粉... 花凤凰...
谁这么说话
花凤凰...
你必须迈出这一步 托尼
歌手会进行发声练习
排练之前 运动员会热身
运动员锻炼 他们不排练
该死
女士们 先生们
罗利 北卡罗来纳州
有请来自遥远北方的特别来宾
唐·谢利
陪同谢利先生的是三重奏的成员
奥列格·马拉科夫 乔治·戴尔 以及助理
托尼·瓦莱... 瓦莱朗吉亚
这是我亲爱的妻子玛格丽特
如果你们不介意
我要带小唐去介绍一圈
-那是什么 -辣椒奶酪三明治 先生
我尝尝
抱歉 不是我的菜
这周早些时候我们求助
谢利先生晚餐会想吃什么
所以厨师们
准备了特别的餐点招待贵宾
先生们
自制炸鸡
来吧 端上来 趁热端上来
谢谢
休息片刻我们再回来
-打扰下 唐 演出很成功 -谢谢
你在找便桶吗 我来帮你
就在那棵松树前面
我不想用那间
别犯傻 唐 里面没看上去那么糟
看来你亲身体验过了
从没有人抱怨过
我可以回旅馆 用那里的厕所
但至少要花半个小时
我们不介意等
干嘛不停在路边 你去树林里解决
动物才在树林里小便
但如果回你的旅馆
至少要花上二十分钟
所以我们快去吧 这样早点回去完成演出
看吧 这就是你和我的不同
-我对去树林里小便完全没问题 -我知道
你冲我发火干嘛 又不是我定的规矩
不是 那是谁
你的意思是就因为我是白人
他们也是白人
你刚才说的话是彻头彻尾的偏见
彻头彻尾
我跟第二大道上熟食店的犹太人的共同点
都比跟那帮混蛋乡巴佬多
-注意看路 -你一不喜欢听我说的话
-就说这句 -注意看路
我不明白
他怎么还能和颜悦色 跟他们握手
要是他们让我去室外上厕所
老子就尿他们厅里的地板上
别那样
我们还有还多演奏会要去
所以呢
你知道我们有合同义务把它们履行完吧
当然了
你不演出 我们就拿不到钱
你想说什么
这种难堪的场面还会出现
-控制好自己 -别冲我说教 你个混账
谢利医生本可以待在北方
在公园大道的宴会演出 接受奉承
拿着三倍的酬劳
但他却选择南下
为什么
你到底在做什么
写信
看上去更像是结构松散的勒索信
我能看看吗
亲爱的 德洛丽丝
没拼对 不是那个"鹿"
我正在和城里的高官要员见面
用高级词汇的那些人
但你知道我的 我混得过去
我很擅长扯淡
应该双写T
写这封信的同时 我在吃薯片
开始有些口渴了
我洗了袜子 晾在电视上
我应该"戴"熨斗的
你知道这很可悲吧
告诉我你想说什么
-我很想她之类的 -可不是吗
但用一些别出心裁的方式表达出来
也别用脏话
比如... 写下来
-亲爱的德洛丽丝 -不是吧
亲-爱-的 德洛丽丝
当我想到你
我就想起爱荷华州美丽的平原
什么飞机
平原 我们见到的成片的土地
那些确实不错 平原
这儿的人都这么称呼大片的土地
托尼 别加注释
-啥玩意 -照我说的写就行
-行了 -我们之间的距离
让我魂牵梦绕
我们之间...
没有你 我的时间和经历都毫无意义
与你相爱是我做过的最轻松的事
与你相爱...
太他妈浪漫了
是我做过的最轻松的事
对我来说 你最重要
我活着的每一天 都将它铭记于心
遇见你的那天我就爱上了你 今天我也爱你
余生我也都会一样爱你
-我用加上附言 亲亲孩子们吗 -附言
对 就像结尾
那就像在肖斯塔科维奇第七交响曲结尾摇响牛铃一样
所以...是好的吧
简直完美 托尼
梅肯 佐治亚州
大家都在谈论1954年的威利·梅斯
但他在马球球场都算不上最出色的接球手
最棒的是乔·迪马吉奥 在1936年
世职棒第二场 最后一记接杀 500英尺
你喜欢吗 医生
-这套西装很帅气 -不错
这家伙和你很像
是吗
体型上很像
他看起来大约42码
要不穿上身试试看
怎么 你每晚都要在舞台上穿燕尾服吗
你可以混着穿穿
穿上看看吧 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马上回来
-你好 -先生 您需要什么吗
嗯 我们想试试橱窗展示的那套帅气灰色西装
-有42码的吗 -当然
-就是这个 -试衣间在后面 先生
谢谢 我马上就好
别着急 医生 我给你找找合适的领带
抱歉 你不能试那件衣服
什么
如果你先买下来
我们很高兴根据你的需求来改尺寸
明白了

是我
青年会 梅肯
长官 我接到了有关谢利医生的电话
跟我来
他有朋友在
谢谢
老天爷 给他一条毛巾
-你是律师 -不
你该叫律师过来 我们要把这个同性恋关起来
为什么
经理抓到他和另一个人...
能把他的手铐给取下来吗
让他穿上裤子 我们再谈这件事
我们当然可以 但我们不会这么做
听着 我们明早就离开了
你再也见不到我们了
总会有办法解决这个事的
要不你让他走
我给点东西你们表示感谢
-你在贿赂我们 -不 才不是 就是个礼物
-表达感谢 -哪种感谢
就像 向警察机关捐款 捐给你们
随你们开口
你们喜欢西装吗
我今天穿过你们美丽的小镇
看到一个卖西装的服装店
高级西装
要不我作为感谢 捐给你们一人一套西装
你们好好打扮下 带上妻子共进晚餐
像你们工作这么卖力 这都是应得的
他们不应该那样对我
而你还给他们钱
我被雇佣来保证让你按时参加演出
我怎么做跟你没关系
-我希望你没贿赂他们 -我做了该做的
这事要是传出去了 你的职业生涯就完了
好了 托尼
我不需要你
那套虚假的利他主义 也别来关心我的职业生涯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当时只是在为自己考虑
因为你知道如果我错过一场演出
你的收入也会受到损失
我当然不想让你错过演出
你这个白眼狼
你觉得我这么做只为了我自己
今晚我帮了你大忙 表现出一点感激好吗
况且 我都跟你说了 没我陪着哪都别去
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陪我去干那种事
孟菲斯 田纳西州
需要我在演出前去弄点化妆品什么的吗
不 我没事
-你确定吗 瘀伤还挺明显的 -我说了没事
好的
托尼·利普
多米尼克 麦格斯 你们在这儿做什么
布鲁克林派我们来的 处理一些事情
那个黑鬼是谁
我给他工作
怎么了 是打赌输了吗
你到底在做什么
你要工作就来找我 我给你找
况且这周我正需要你帮忙
你可以大赚一笔
一大笔钱
我早就开始赚钱了
我可不信
这里不适合谈论这些
我在这里工作
八点整酒吧见
明白
好的 过会儿见
忘了那个家伙
抱歉医生 他们是我纽约的朋友
-把谢利医生的行李拿好 -好的
给他的房间打电话了 他一会儿就下来
-医生 -你要去哪
去楼下 喝几杯
和你朋友 多米尼克
在你接受他的提议之前
我们得谈谈
托尼
我认为你做得很出色
所以
我想正式给你
巡回演出经理的职位
有了这个头衔...
就有更多的责任
但薪水也更多
不不不 谢了
我们说好了的
一周125美元 加上花销
我们说好的 对吧
我哪儿也不去 医生 就是下去告诉他们
托尼
昨晚的事我很抱歉
别挂在心上
我这辈子都在纽约的夜总会工作
我知道...
这个世界很复杂
你从哪学会弹钢琴的
我妈教的
你妈妈 真的吗
她用一架旧的小钢琴教我
从我学会走路就开始教
环游在佛罗里达走廊地区
在教区和礼堂搞个小演出
幸运的是有个人看到了我演奏
他安排我在列宁格勒音乐学院学习
我是那里接收的第一个黑人
所以就是在那里 他们教会了你弹奏的曲子
其实 我是被训练去弹古典音乐
勃拉姆斯 弗朗兹·李斯特 贝多芬 肖邦
当时我就想弹奏那些
但我的唱片公司说服了我
然后我去转行从事流行音乐
他们坚持认为 观众绝不会接受
古典音乐舞台上有一个黑人钢琴家
想让我变成另一个普通的黑人艺人
你知道那个
弹奏的时候 在钢琴上
放着一杯威士忌 然后还抱怨
因为他没有像亚瑟·鲁宾斯坦一样受人尊重
亚瑟·鲁宾斯坦可不会
把一杯威士忌放在钢琴上
我说不好
我觉得你要是坚持
往古典音乐方向发展 那会是一个大错
错误
演奏我训练了一辈子的音乐会是错误
训练 你把自己当什么了 海豹吗
大家都爱听你的演奏
每个人都能弹得像
贝多芬或者肖"帮"或者任何一个你刚刚说的大人物
但你的音乐 你弹奏出来的
只有你能做到
谢谢你 托尼
但是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弹肖邦的曲子
不能像我那样弹
树木脱下了多叶的外衣
颜色也褪成灰色和棕色
我看见成千上万颗树
被大雪覆盖 犹如童话之境
他描写得好传神
不得不承认 利普的信
-还不赖 -毕竟是家族天赋
据说我们的曾曾曾祖父
帮助达芬奇完成西斯廷教堂
你说的是米开朗基罗吧

米开朗基罗和写信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想说 我们是艺术世家
我会数着每一个小时
每一分钟 每一秒 直到你在我臂弯里
爱你 托尼
附言 亲亲孩子们
-约翰 -怎么了
我也想要一封信
好啊 你做饭我就给你
小石城 阿肯色州
注意看路
托尼
各位 我们用路易斯安那州最热烈的方式欢迎
唐·谢利先生和唐·谢利三重奏
巴吞鲁日 路易斯安那州
图珀洛 密西西比州
杰克逊 密西西比州
妈的 什么鬼天气
那家伙在做什么
狗娘养的
驾照和通行文件
很高兴见到你
我们开离了主路 现在迷路了
-下车 -我干什么了
下车
你为什么在这路上
我跟你说了 我们不得不绕道走 结果迷路了
你为什么载着他
他是我老板
他晚上不允许在这儿 这是日落城
美国南方重建时期 强制实行种族隔离的地区
什么意思
让他下车 检查他的身份证
别这样 现在正下大雨 长官
我可以直接从窗户拿到
让他下车
赶紧的 下车 下车
你有身份证吗
怎么读这个姓氏
瓦莱隆加
这是什么鬼名字
是意大利语
明白了 所以你才为他开车
你自己也是半个黑鬼
手举起来 快点
打扰一下
打扰一下 警官们
我明白为什么我的助理被捕
但我又是犯了什么事呢
你们看上去都是讲道理的人
能放我出来
好让我们进一步讨论下现在的情况吗
别费口舌了 小子
你一时半会哪儿都别想去
-你们不能无端关押我 -我还真有原因
你就不配晚上经过这里
我想找我的律师谈话 我要打电话
这是在公然违反我的权利
其实
他确实有这些权利
那就给这黑人打电话 你满意了吧
你居然还有律师 打吧
我妈常对我说
你真是傻出新境界了
看看他们
好好看看你打的那位警官 看看他
他在那儿不知道有多惬意
和同事聊着天
喝着热咖啡 而你在哪
和无辜的我一起关在这里
但最后遭殃的人是我
是我会错过明天的伯明翰演出
你要是没去成
我也会损失一大笔钱好吗
你闹的那点脾气 值得吗
靠暴力你永远都赢不了 托尼
只有保持了自尊你才能赢
自尊总能获胜
但今晚因为你 我们输得一塌糊涂
我要是你就不会碰床垫 医生
不 先生
不 我不是 先生
是的 他就在这里 好的
-遵命 -给我
我是普拉特警长 你哪位
糊弄谁呢
是 先生
我能听见 州长先生
没有先生 我很抱歉
我当然能认出您的声音
先生
您是说我们关起来的那小子打给了谁
然后他打给了你
不 先生 但有位警官遭到袭击...
不 州长先生 我不想
国民警卫队的人来这 先生
是 州长先生 我马上就办
祝您和夫人晚安
-放了他们 -什么
-赶紧把他们放了 -那个意大利佬打了我
你还想留在这干活吗 那老子说什么
你就按老子说的做
现在老子要你把他们给放了
你打电话给谁了
鲍比·肯尼迪居然救了我们一命
天啊 这简直太棒了
棒什么棒
一点都不棒 这是丢人现眼
你开什么玩笑 我们差点就要完蛋了
我刚刚让美国的司法部长
-左右为难 -那又怎样
他赚钱就是干这个的
难不成他还有什么使命
他和他哥哥正在试图改变这个国家
那就是他的使命
现在他觉得我成了那种
会在边远沼泽地旁的监狱里打电话
请他解决袭警罪的人
谁会做这种事
垃圾才会做这种事
你不应该打那位警官
我不喜欢他当时对你的态度
让你那样淋雨
拜托 你是因为他对你的称呼才动的手
我一辈子都得忍受那种挖苦
你连一个晚上都忍受不了吗
就因为我不是黑人
我就不能因为他说的话生气了吗
-老天 我比你更像黑人 -你说什么
你一点都不了解你们种族
吃什么 怎么说话 怎么生活
你都不知道小理查德是谁
认识小理查德就说明你比我更像黑人了
托尼 你要是能听听自己说的这些话
-就会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了 -放屁
我是谁我清清楚楚
我就是一辈子都生活在
布朗克斯同一个街区的那个家伙
我和我父母兄弟住在一起
现在还加上了老婆孩子
这就是我
我还是那个
每天都要努力打拼才能供养家庭的混蛋
而你呢 这位大人物 住在城堡之上
环游世界为有钱人演奏音乐
我住在街头 而你却坐在宝座上
没错 我的世界要比你的更像黑人
靠边停车
-什么 -靠边停车
-我才不停 -快停车 托尼
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
医生
医生 你到底想干什么
医生 快回车上去
我是住在城堡里没错 托尼
孤身一人
那些白人富翁花钱让我给他们弹钢琴
是想让自己显得有文化
但只要我一下台
我又变回了那个他们不屑一顾的黑鬼
因为那才是他们真正的文化
而我只能独自承受这种轻蔑
因为我不被自己人所接受
因为我跟他们也不是一类人
如果我不够黑人 也不够白人
或者是不够男人
那请你告诉我 托尼
我是到底是什么人
我困了

我看到下个旅馆就停
然后偷偷放你进我房间
不 不 我拒绝
住在不欢迎我的旅馆里
那好吧
《黑人司机的绿皮书》
托尼 你一定要走到哪抽到哪吗
我不知道你不喜欢这样
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你只要把话说出来就行 医生
你应该知道你人会比信先到家吧
我知道
我想着一路带回家 省点邮票钱
好吧
给我吧 托尼 我帮你改
无意冒犯 医生 我觉得我现在会写了
亲爱的德洛丽丝 有时你让我想起一栋房子
房里布置着美丽的灯
住在里面的人都很开心幸福
很好 托尼 你确实会了
是吗
谢谢
医生 谢谢你教我写信
-你真的很会写 -我很荣幸 托尼
等你回家了
要不也给你的兄弟写封信
他要是想联系我 他知道我住哪
要是我就不愿意等
这世上到处都是
害怕主动迈出第一步的孤独之人
我明天再写吧
其实医生 这一路上我一直有件事没想通
"奶子堡"太让我失望了
我根本没发现有什么区别 你说呢
晚安 托尼
阿拉巴马州 伯明翰
圣诞音乐会就在今晚 唐·谢利三重奏
-早上好 欢迎 -欢迎 请进
欢迎您 谢利先生
我是这儿的主管 格雷厄姆·金德尔
见到您很荣幸
谢谢 金德尔先生
这位是托尼·瓦莱隆加先生
-很高兴见到你 托尼 -你好
把车停在这就行
这可是我们的贵宾专区
-这边请 先生们 -好
-路上还行吧 -好极了
很好 很好
如你们所想
我们的圣诞晚会是一年来最盛大的晚会
我们很高兴能邀请您来 谢利先生
如果您有任何需要 一定要告诉我
-谢谢 -我们到了
离演出还有一小时 有什么疑问吗
餐厅在哪
托尼 你就沿着走廊往里走
然后右转 穿过大堂就是
-好运 演出顺利 -谢谢
他说还有一小时 饿坏了吧 医生
你先去 我们到那见
这桌还有人吗
坐吧
-要鸡尾酒吗 先生们 -我不用了
来三杯伏特加
最后一场演出
冷战结束 也该停战了
-谢利医生在更衣室吗 -是啊
清洁间还差不多
老实说 我想不通他怎么遭得住这种对待
六年前 在1956年
纳·京·科尔受邀到
伯明翰的市政大礼堂演出
科尔先生是首位受邀的黑人
在这座城里的白人场所演出
但他刚开始表演 就有一群人非难他
说他在表演白人的音乐
然后把他拉下了台
狠揍了一顿
我的天啊
你之前问过我
为什么谢利医生要做这些演出
我告诉你
那是因为天才还远远不够
要想改变人心 需要的是勇气
谢谢
谢谢
-晚上好 -需要帮忙吗
-我理解 但是... -怎么了
这位先生说我不能在这里用餐
不 你不知道
他是今晚的演奏者 重头戏
很抱歉 但这是餐厅的规矩
-一切都还好吗 -不 不好
这个家伙说谢利医生不能在这里用餐
我向您道歉 但这是餐厅悠久的传统
俱乐部规矩 我相信您一定理解
不 我不理解
我很抱歉
等等 你是说他乐队里的陪衬
和专程到此听他演奏的人们
他们能在这里用餐
但演出者 今晚荣誉嘉宾却不能
恐怕是这样
但他总得吃饭 总得吃晚餐
这样吧
不如我们送些食物到他的更衣室
约翰 把菜单给这位先生
不 我拒绝在储藏室用餐
好吧 如果您愿意
这条路上有一家很不错的餐馆
橙鸟酒吧 他们肯定愿意接待您
医生 借一步说话
稍等
也许那地方更好呢
这里的餐包硬得像石头一样
我们就去那吃饭 速去速回
这是最后一场演出了
咱们善始善终 熬过今晚
就能回家 并远离这群混蛋
这是菜单 今晚的鱼非常新鲜
除非让我在这里用餐 否则今晚就没有演出
我能和你谈谈吗
维兰纽瓦先生 麻烦你和谢利先生讲讲理
让你理解我们不是针对他个人
这只是这里的办事方法
好吧 但他不是这里的人
你就让他别这么固执
我这里有四百位客人等着看今晚的演出
谢利医生希望在这里用餐
为什么你不能破一次例呢
我跟你讲个故事
你听说过波士顿凯尔特人篮球俱乐部吗
-听说过 -那些男孩两年前
巡回比赛时来过这里
看在他们是联赛世界冠军的份儿上
我们很兴奋能让他们在这里用餐
我们热烈地欢迎了他们
你知道那天晚上他们是在哪张桌子上吃的晚餐吗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但反正不是我们的桌子 废话少说
开个价吧
一百元够不够你说服那小子演出
你觉得能买通我
无意冒犯 先生
但你如果不能被买通 也坐不到现在的位置
别这样 托尼
没关系
如果你希望
我就照常演出
好吧
我们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什么意思 离开这里
你觉得自己在干什么
唐 别这样 你签了合同
我知道你是那种遵守信用的人
康妮 比尔 一切都好起来 没关系
你还有场演出呢 先生
赶紧回来 现在就回来 该死的 现在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雇黑人的原因
你们根本靠不住
听见了吗
我特地为你从亚特兰大运来一架斯坦威钢琴
托尼
你饿吗
这不是废话吗
橙鸟酒吧 蓝调演出
-你是警察 -我看起来像爱尔兰人吗
你想来点什么 宝贝
-两杯威士忌 不加水 -马上来
来两份你们的特色菜 是什么都行
两份橙鸟套餐
我欣赏你在那的做法 医生
你维护了自己的权利
就像你的总统好友说的
约翰·肯尼迪就职演讲 正确版本为"问你能为国家做点什么"
"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
问你能为你自己做点什么"
你懂的
亲爱的
你穿得这么体面是要干什么
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不能以貌取人
他不过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钢琴家罢了
是吗 你弹得好吗
别害羞 医生 告诉她你是谁
不用说 去弹吧
老兄
这才是活跃气氛的正确方式
那会儿真是好日子啊 我每个月免费弹奏一回
-你真是不可思议 -托尼
我打赌如果我们现在出发 能赶得上
-赶上什么 -平安夜 回纽约
千万别在酒吧里晃悠一大笔现金
我就知道你有枪
雪越来越大了 医生
是的
真可惜我们没有
能保护我们一路平安的东西
我想到了 不如你把
你的幸运石头放在前板上吧 托尼
拜托 托尼 我们需要动用所有资源
谢谢 我已经感觉安全多了
你是个混蛋 你知道吗
该死
天杀的警察
-你们在这干什么 -我们想开车去纽约
-有什么问题吗 警官 -是的
我发现你们的车往左倾斜
看上去后胎爆胎了
接着开 接着开
好了 注意安全先生们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谢谢警官
天气预报提醒各位这个平安夜
由于强暴风雪侵袭东部沿海城市
宾夕法尼亚州东部 新泽西州北部
和纽约的五个行政区将经历最为严峻的天气
建议出行的各位不要选择收费公路
好了 就到这吧 我不开了
下一个汽车旅馆我们就住下
开到你不能开为止 托尼
我都睁不开眼了
脑子要被催眠了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
我们尝试过了 医生
你打算怎么办
好了 餐具都摆好了 女士们先生们
不准在屋里跑
托尼 托尼 醒醒
-你还好吗 -到你家了 进屋吧
晚安
等等 一起进来吧 见见我家人
圣诞快乐 托尼
圣诞快乐
瞧瞧是谁 大文豪回来了

你们好吗
我赶上了
托尼 上帝祝福你
-你饿了吗 -饿疯了
还有剩什么吗
-欢迎回家 谢利医生 -谢谢 阿米特
我已经帮您铺好床了 先生 现在需要打开行李吗
不用麻烦了 回去陪家人吧
谢谢您 先生
-圣诞快乐 先生 -圣诞快乐
-拜托 你从没那样亲过我 -为什么你不那样亲我
行了 放松
托尼 你还好吗 今晚有点安静啊
嗯 没事 只是累了
长途跋涉
那个东西搞定了吗
-谢了 -不客气 一共七十五块
七十五 查理说是六十块
我是免费劳工吗
托尼 跟我们说说你的旅行 你都走了两个月
是啊 他人怎么样 那个黑鬼 他惹你生气了吗
别这么喊他

托尼 你真该看看上周小弗朗基
爬到电视机上的样子 我拍了照 太可爱了
他在电视上特别好笑
你疯了吗 小德
那后面那么多管子 他可能触电
又不是面包机 电视机怎么会触电
我又没说面包机 我说的是电视机
-查理 -利普 约翰尼邀请了我
-那好 请进吧 -你还记得玛丽吗
你好 玛丽
查理 你真的来了 我只是随口一说
还带了你妻子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真没想到啊
很高兴见到你
各位 这是当铺的查理
医生
欢迎
-各位 -别说了 别说了
这位是唐纳德·谢利医生
圣诞快乐
赶紧的 腾个地方 给这位先生拿盘吃的
-你好 -你肯定是德洛丽丝
-欢迎 -圣诞快乐
谢谢你和我分享你的丈夫
谢谢你帮他写信



z.x.n@139.com 137 1158 0480 gosdar